第1047章 渣男是个野心家 - 神医弃女

第1047章 渣男是个野心家

经混元老祖一解释,叶凌月才知,在神界,虽是诸神林立,但是阶层登基也很是明确。 每一名神尊,大至领地范围,小至手下主神的数量,再到所统帅的神兵数量,都是有了严格界定的。 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持几大神帝的地位和权力。 十万的神兵,在神界,已经相当于一个神尊可以拥有的最大兵力了。 “这么说来,那北境神尊就是天罡殿的建立者?他私下囤兵,还种植天罡竹想要炼制神箭,此人的野心很是不小啊。” 叶凌月听罢,若有所思了起来。 天罡殿,也许还仅仅只是那北境神尊手下的一个据点而已。 也许,在其他大陆,还拥有很多类似于天罡殿的存在。 此人,太可怕了。 他不惜暗中培植个人兵力,一心要对付的人,只怕也会身处险境。 只可惜,她和神界并无光葛,唯一认识的神界中人,除了混元老祖外,也就只有早前一见如故的神医云笙夫妇了。 叶凌月想着,若是有机会,再见到云笙夫妇,必定要提醒他们一句,要小心北境神尊这号人物。 “至于北境神尊要用天罡竹对付什么人,小的就实在不知道了。毕竟小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殿主,平日想见神尊本人一面都极难。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神尊大人想要对付的一定是实力地位和他相近的人,因为我听其他天罡殿主说起过,这些年,神尊大人一直在寻找方仙级别的厉害方士。” 为了讨好叶凌月,天魁殿主已经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抖出来了。 “你的这些消息,也许对别人很有用,但是对我而言,并无多大用处。所以,很抱歉……”叶凌月冷着脸,手中长剑如灵蛇般,直刺向天魁殿主。 “慢着慢着!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收下我的信仰之火。只要控制了我的信仰之火,我就会成为你的傀儡。” 天魁殿主眼看叶凌月杀心不减,惊慌之下,疾声呼喝着。 “信仰之火,究竟是什么东西?” 叶凌月凝视着天魁殿主,她用鬼门十三针的第五针,封闭了天魁殿主的筋络元力,天魁殿主身上的元力可谓是荡然无存,可他体内的那一抹信仰之火,依旧是散发出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信仰之火,是神界修炼精神力的一种特殊功法。它比精神力更加高明些,一旦修炼出信仰之火,就可以将自己的信徒的力量归为己用。信仰不断,信仰之火不灭。”天魁殿主似是真的有心归顺,他忙吐出了自己的信仰之火。 叶凌月看了眼那一簇和自己的灰火很有些相似的信仰之火。 当真只要控制了信仰之火,就能控制住天魁殿主。 叶凌月思量了片刻。 天魁殿主虽然老奸巨猾,可若是有了此人,她在天魁殿就有了内应,到时候若是其他天罡殿主有什么异动,或者是北境的人又有什么野心,她就可以早点知悉。 此人,留着还有些用处。 叶凌月如此想着,九龙吟不知不觉就放了下来。 指尖一拢,朝着那一簇信仰之火抓去。 当天魁殿主的信仰之火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时。 信仰之火忽然火光大盛,钻入了叶凌月的身体,只见那信仰之力就如蝌蚪似的游动了起来,从叶凌月的手,一直往额头的方向移去。 只要是信仰之火的标志落到了叶凌月的额头,叶凌月就会成为天魁殿主的傀儡。 “哈哈,愚昧的家伙,成为我的信徒吧。” 天魁殿主一见,狂喜不已。 只要他控制了叶凌月,就能拥有这方神奇的世外天地,叶凌月的一切,包括地煞狱,包括仆从,全都会成为他的! “那就只有这些手段?天魁殿主,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在这时,叶凌月的周身一下子冒出了一片苍白是火焰,她整个人犹如从火焰里走出来吧。 那一簇信仰之火,遇到了那苍白色的火焰时,似很是恐惧。 叶凌月摊开了手来。 信仰之火正慢慢被一团灰色的小火吞没。 随着信仰之火被彻底吞噬,天魁殿主的面色扭曲了起来,失神喃喃自语着。 “不会的,你竟可以吞噬我的信仰之火,不,那绝对不可能!” 天魁殿主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那那一簇信仰之火被叶凌月的灰火完全吞噬,天魁殿主已经跪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他整个人犹如泥塑般,眼神呆滞不动,看上去犹如痴傻了般。 反观叶凌月,她手中的灰火在吞噬了天魁殿主的信仰之火后,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苍白色的火的焰心,多了一点米粒大小的金色种子。 天魁殿主的额头,也随之出现了一点金芒。 “恭喜主人,您吞噬了天魁殿主的信仰之火后,竟生出了信仰之种。拥有了信仰之种后,你可以使用信仰之力,并能培植自己的信徒。” 混元老祖见状,连忙恭喜叶凌月,他还告诉叶凌月,由于叶凌月吞噬了天魁殿主的信仰之火的缘故,原本属于天魁殿主的信徒的天魁殿的天罡战士们已经都成了叶凌月的信徒。 这也就意味着,叶凌月如今除了可以动用天地之力外,在遇到强敌时,还可以使用数百名天罡战士乃至天魁殿主的信仰之力。 叶凌月听罢,带着天魁殿主离开鸿蒙天。 正如混元老祖所说,早前还在混战的天罡战士们个个都如被施了定身咒似的一动不动。 看到了叶凌月时,他们全都恭敬地跪了下来。 看到了地煞大君主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降服了实力强大的天魁殿主和天罡战士们,地煞狱的地煞君王和那些地煞兵们全都发出了如雷般的欢呼声。 地煞狱和天罡殿的第一次正面对决,最终以地煞狱完胜,天魁殿主和天魁殿整体沦陷,拉下了帷幕。 而这发生的一切,在叶凌月和天魁殿主的保密下,并没有传播开,其他天罡殿主和遥远的北境神尊奚九夜,对此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