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和神兽谈条件 - 神医弃女

第105章 和神兽谈条件

“小小人族,竟敢和我们谈条件。”火凤冷嗤了一声,言语间,有些恼怒。 火凤一发火,他身旁的那些红色的火焰,就陡然扩开了几分,叶凌月只觉得,周身像是沐浴在火海中那样,皮肤有种被烤焦的味道。 “火凤,让她说说看。”冰凰看上去比火凤好脾气很多,她那双冰蓝色的眼中,带着几分期盼。 “冰凰,你太……”火凤心知爱妻是为了小凤凰蛋的一线生机,可是他总觉得,眼前这个人族,是不可以信任的。 “第一个条件,我要带走小凤凰蛋,因为治疗它,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从凤凰蛋方才的反应看,叶凌月可以肯定,鼎息可以帮助小凤凰蛋,但是能治疗到哪一步,她暂时不知。 这个条件,冰凰和火凤倒是没有反对。 因为火凰已经下定了决心,抛弃这颗残废的凤凰蛋,只是冰凤一直不肯。 夫妻俩最终的争论,只会伤了感情,那把它暂时交给叶凌月治疗,倒是夫妻俩都能接受的折衷的条件。 “第二个条件,若是我孵化了小凤凰,它必须在此后的一百年时间里,效忠于我。”叶凌月话音方落,火凤已经是横眉冷竖,宽大的衣袖间一拂。 顿时火焰滚滚,烈焰化成了一头烈焰火凤,冲着叶凌月俯冲而去,随时都要吞噬了叶凌月。 “不知死活的人族,胆敢妄想奴役我凤凰一族。” 就在火凤汹汹而来时,冰凰的手指间,迸出了数道冰凰寒息,与火凤的火凤烈焰撞在了一起。 那头烈焰火凰瞬间被冰冻成一坨,砸落在地。 “冰凰,你疯了,难道你要让我们的子嗣,受一名人族的奴役!”火凤脾气火爆的很,他不满地瞪着爱妻。 “火凤,我们凤凰一族,足有一千年的天寿,一百年,不过是转瞬即逝。可若是不找到救治我们孩子的法子,别说是一百年,它根本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冰凰说到了这里,声音已经哽咽了。 这三颗凤凰蛋,都是冰凰辛辛苦苦产下来的。 她不愿意,放弃任何一颗。 可是她也明白,这样的凤凰蛋,即便是带回了凤凰族,面对的也只有被族人遗弃的下场。 冰凰又何尝愿意,让自己的子嗣,受人族差遣。 可是用一百年,换一次生存的机会,还是值得的。 火凤拧紧眉头,目光在叶凌月还有那一颗凤凰蛋间来回转移着。 最终,火凤还是没能抗拒的了,爱妻那祈求的眼神。 “我的孩子,就交给你了。若是将来,它孵化出来了,请告诉它,它的父母会一直在凤凰族等它。”冰凰的眼中,含着泪水,她轻轻吻了那颗凤凰蛋一下,将它递给了叶凌月。 叶凌月接过凤凰蛋时,心觉得沉甸甸的,她知道,这不仅仅是一颗凤凰蛋,还有冰凰的信任。 两个女人,虽然修为和年龄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此时,心意是相通的。 火凤见冰凰心意已绝,也不好阻挠,只能是上前去查看另外两颗凤凰蛋有没有受伤。 就是这一番查看,却是旁生枝节。 “混账,冰凰你上当了,那个女人是个骗子。她和金角大蟒是一伙的,老大和老二说方才,她也想抢凤凰蛋,是她将老三丢给金角大蟒的。”原来,三颗凤凰蛋中,火红色的蛋和冰蓝色的蛋,都是早几天生下来的。 它们临近孵化,已经懵懵懂懂有了神识。 叶凌月和金角大蟒来偷蛋的情形,它们全都听到了。 两颗凤凰蛋都理所当然地以为,叶凌月也是坏人。 真是比窦娥还冤啊,那两个不长眼的小凤凰,这是典型的栽赃嫁祸啊。 叶凌月才刚接过凤凰蛋,一听到两颗小凤凰蛋的控诉,本还神情温和的冰凰面色骤变,她那双美丽的眼中,涌动着愤怒。 是这个女人,害得老三成了这副模样! 她居然还愚蠢的将老三,交给对方。 “把老三还回来。”冰凰周身,顿时兴起了漫天的风雪,她冰蓝色的身影,在暴风雪中,就如复仇女神一样。 她的脑中,只充斥着一个念头,是这个人族的女人,害了老三。 无数犹如刀刃一般的六瓣雪花,暴雨般,刺向了叶凌月。 “吱哟!!”小吱哟还试图解释。 可是怒火滔天的冰凰和火凤哪里能听进去。 “走。”叶凌月一挥手,那几把血纹匕呼啸着。 只听得叮叮咚咚的响声,那些雪花刀刃被血纹匕击的粉碎。 可是身后,又是一阵热浪袭来。 一头烈焰火凤追击而来。 面对冰火两重的夹击,叶凌月腹背受敌,她情急之下,一下自己将凤凰蛋高高举过了头顶。 “谁敢再动手,我立刻就将这颗蛋,砸个稀巴烂!”叶凌月一身狼狈,连烧黑了,头发上也满是冰霜,冰凰和火凤的蛮不讲理,让她发狠了。 比狠是吧,大不了一拍两散。 叶凌月僵直着身子,冰凰和火凤怒眼瞪着它。 两边谁都不敢先动,彼此僵持着。 就在叶凌月和凤凰夫妻谈判时,不死木的外围,那一层白雾依旧没有散去。 安敏霞在里面转悠了一个晚上,根本就找不到凤凰巢和凤凰蛋的下落。 “来人啊,给我放火烧,我就不信,烧光了整个云梦沼,还破不了这个见鬼的迷宫。”安敏霞大小姐脾气发作,怒咆着。 可是四周静悄悄的,她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安敏霞迟疑着,转过了身去,发现她的身旁,一名侍卫都不见了。 “你是在找他们?”冷漠的笑声,伴随着一个鬼魅般的人影,倏的出现在安敏霞的身旁。 男人的脸上,戴着个金色的面具,看不出他的具体容貌。 他的眼神,冰冷刺骨,仿佛被他多看几眼,人就要石化了。 只是一眼,安敏霞潜意识里,就腾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她看了看四周,发现,她的几名侍卫,居然全都死了。 每个人的死法都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伤口。 这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的,还有……他是何时动手杀的人。 男人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安敏霞一眼,他的目光,望向了向了前方,那一片在白雾中,依旧分外醒目的凤凰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