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好戏上场 - 神医弃女

第1060章 好戏上场

叶凌月翻了翻白眼,到是小帝莘和秦小川彼此递了个眼神,秦小川比了比口形。 “师父承认你洗妇儿了,这可是定了名分了。” 小帝莘则是骄傲地挺了挺小身板。 那是,也不看看他洗妇儿是谁,上到八十岁,下到八个月,人见人爱啊。 不对,洗妇儿那么多人爱克不成,有他一个人爱就够了! 那一边,叶凌月则是硬着头皮,走到了无涯掌教面前,不知无涯掌教有何用意。 “你的医术,是谁教你的?” 无涯掌教在大陆上行走多年,从听说过,叶凌月那样能够治疗丹田的医术。 事实上,除了独孤天的那位,没有一个人,能治疗舞悦的病,所以无涯掌教才会好奇,叶凌月到底师承何派。 “启禀掌教,我其实也没真正学过医术,治疗舞悦师姐的法子,只是从几本古旧的医学典籍上看来的,都是些民间的偏方,误打误撞,才治好了舞悦师姐。” 叶凌月如实说道,她的确没有师父,所有的医术,就连鼎息,都是偶然得来的,医术也是学习自鸿蒙手札和五毒宝录是看来的。 “那你可曾去过……”无涯掌教还想问叶凌月,她是否去过独孤天,见过紫堂尊上。 可转念一想,叶凌月区区一个杂役,怎么可能闯入禁地,更何况,禁地常年还有三界鹰守护。 他再看了眼叶凌月,见她眼神坦荡不像是撒谎,想了想,把要问的话,又吞了回去。 “罢了,昨晚你也辛苦了。你还是先回外门,和小六都好好休息,一切事情,待到比赛结束后再说吧。” 无涯掌教不作他想,挥了挥手,就让叶凌月和小帝莘先行回去了。 叶凌月和小帝莘返回了外门,稍做休息之后,就前往了校场,开始了第二天的比试越级赛。 和第一日相比,第二日的人更多。 只是和首日不同,昨天是参赛的选手多,而今日却是来观赛的对手多。 只因为越级赛相比同级赛,可看性更高,更不用说,早前坊间就有谣传,这一次的门派大比,有参加大比的杂役,扬言要让杂役们扬眉吐气,打败内外门的弟子。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内外门的弟子们,无论是参赛的还是不参赛的,都对那个扬言挑战的杂役很是不屑。 不少人今日,就是来看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杂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更有一些参赛的内外门弟子,直接扬言,要在越级赛的小组赛上,狠狠教训那名杂役。 叶凌月和小帝莘、黄俊等人走入校场,就发现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时不时还有人指着她,露出鄙夷愤恨的目光来。 “就是她,那个不要脸的女杂役,我以为有多了不起,看上去连一丝轮回之力都没有,还敢那么嚣张。” “呵,那是因为她有嚣张的本钱,看到了没有,她身旁的就是帝莘,听说他昨天一人单挑雪峰诸雄。还有人说,他昨晚又突破了。” “靠男人算什么真本事,不就是长了张狐媚的脸。难不成待会再赛场上,她还能有靠山不成。” “简直就是丟我们女人的脸,可耻的奶妈子。” 叶凌月的耳边,不时传来了辱骂声,她皱了皱眉。 “我正要告诉你呢,昨天开始,也不知道什么人把你早前挑战雪峰和月峰的事,大肆宣传了出去,还说你仗着和小帝莘的关系,连内门和四大长老都不放在眼里。” 黄俊忧心忡忡道,他也是早上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早前叶凌月在无涯峰挑战两峰的事,传播的范围并不算广,可是经过了昨日有心人士的渲染,加上早前杂役罢工的事, “一定有人恶意造谣。”小帝莘握紧了拳头,目光如炬,四下一扫。 他年纪虽小,然气势已成,一眼扫过去,空气仿佛凝冻成冰。 那些早前对叶凌月背后指指点点的人,舌头仿佛被叼走了似的,顿时哑口无言,纷纷避让开。 “的确与人造谣,而且我大概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人造谣了。” 叶凌月目光一转,只见月长老和洪明月带着一干月峰的女弟子走了过来。 尽管雪峰昨日遭遇了重创,可是月峰却不然。 洪明月虽然莫名被其他峰的女弟子攻击,可终归是实力胜人一筹,加之雪峰的意外出局,月峰反倒成了最大的赢家。 五十名晋级的各峰弟子中,月峰的数量无疑是最多的,达到了十八人。 可即便如此,洪明月的脸色也不大好,仔细看看,她的左右脸有些异样,虽然用粉遮掩了,但还有发肿的迹象。 显然是被人扇过了耳光,整个孤月海,敢扇洪明月耳光的,不用说,只有她的师父月长老了。 那月长老虽然是一介女流,看着容貌美艳,可实际上却是心如蛇蝎,很是小气的一个人。 原来比试之后,月长老就被花长老的妹妹花挽云还有风长老叫住了。 他们先后质问月长老是怎么管教门下弟子的。 月长老这才得知,在擂台上,自己的得意门生绯月之所以被围攻,正是因为她背着自己,在宗门里,勾搭了不少男弟子,有一些还有了苟且之事。 这件事,气得月长老差点没七窍生烟。 月长老回去之后,就狠狠地教训了洪明月,可怜那洪明月早前在三生谷里,都还没面对过这样的惩罚,却被月长老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斥她不要脸,丢尽了月峰的脸面。 生气归生气,月长老这时候也不会因为这点事,真把洪明月怎么了,毕竟洪明月的修为,在一干女弟子中,出类拔萃。 月长老只是警告洪明月,让她立刻断了和其他男弟子的关系,还有一定要维系好她和马昭的关系。 洪明月嘴上满口答应这,心里那个恨啊。 她如今的合欢功修炼到了中级,每日都需要和男人相好,才能获得足够的功力。 加之她这一次的门派大比,非常重视,一定要赢,在这种时候,她怎么能放弃找男人。 可她又不敢忤逆月长老,还有一点,让洪明月很想不通的就是,她明明把事情隐瞒的滴水不漏,她和那些男弟子的事,又怎么会泄露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