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他恢复的记忆 - 神医弃女

第1067章 他恢复的记忆

这语气?! 叶凌月一个激灵,甚至忘记了自己手下的动作。 她怔怔地望着帝莘,有些失神。 “你是……” “你那口子,你孩子的爹,承包你前世今生,以后无数辈子的男人。这个答案,洗妇儿你还满意不。”帝莘咧嘴,笑得很是肆意。 那模样,让叶凌月又是一愣,忽的,她眼眶一红。 “你记起来了?你……” 叶凌月忽然哭了起来。 泪水湿漉了帝莘的衣襟,少年的神情骤变,早前的得意和邪肆一下子没了影。 他手忙脚乱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这一刻,却是为了最爱的女人的眼泪,手足无措了起来。 “洗妇儿,你别哭,你哭得我都乱了。我该死,让你担心了。我,我也不是什么都记得,我只是记起了我们以前的一些事。” 帝莘吸收了那一片元神碎片后,只觉得脑子犹如坠入了迷雾之中。 睡梦中,他记起了一些事,那些事,有关于凤莘的,也有关于巫重的。 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前身,是一个叫做凤莘和巫重的男人。 那个叫做凤莘的男人,甚至和叶凌月有婚约在身。 可记忆中,最大的一部分,是关于叶凌月的。 那个让他的两个前身,都爱之入骨的女人。 回忆起这些的时候,帝莘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他在没有找回记忆前,只知道,叶凌月是自己的洗妇儿,可她究竟乐不乐意当自己的洗妇儿,叶凌月一直没有正面回应。 可如今看来,叶凌月是他正儿八经的未婚妻。 一想到这里,帝莘就醒了过来。 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子竟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 而叶凌月就趴在自己的身旁,她的眼角还有泪水,小小的缩成一团。 帝莘心疼极了,就将她抱上了床,哪知却无意中惊醒了她。 看到了她找不到自己时的惊慌模样,帝莘再回想起了记忆中,曾经有过的甜蜜举动,忍不住就心猿意马了起来,狠狠地吻了她一通。 哪知道,却把叶凌月给弄哭了。 帝莘又是安慰,又是哄劝,终于让叶凌月破涕为笑。 叶凌月知道帝莘只是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后,有些失望,但转念再想,这家伙还算是有良心,至少最先回忆起的,是关于她的那部分记忆。 只是,这显然还是不够的。 叶凌月打量着帝莘。 如今的帝莘,看上去已经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和她站在一起,倒是一点都不显突兀了。 身形已经和她相差无几,面容没了孩童的稚嫩,只是比起她认识凤莘或是巫重,却明显还要青涩稚嫩许多。 这些,也都还仅仅只是外表上的,叶凌月清楚,关系到帝莘的最关键的,是他的妖力,他的妖力,恢复还不足十分之一。 鬼谷蛾的那一片元神碎片,元神之力并不弱,但只是帝莘的元神碎片中的一小部分。 若是要全部恢复妖力,成为当年的妖祖,就必须找回他剩余的要元神碎片和血肉。 “那你还记得……记得地下阎殿,还记得阎九嘛?” 这两年来,叶凌月不断受到蓝彩儿的信,眼看着小九念一天天长大,叶凌月就会想起至今下落不明的阎九。 对于姐姐蓝彩儿还有小九念,叶凌月一直心有愧疚,她将阎九和蓝彩儿的事,全都告诉了帝莘。 “他应该是去妖界找寻帮我元神恢复的法子了。若是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遭遇了不测。”帝莘蹙紧了眉。 他如今妖力,也没法子找到妖界的入口,更不能联系上阎九。 但出于直觉,他能感觉到,阎九并没有死。 “那就好,妖界的事,我们再另想法子。倒是你现在的样子,今天怎么去参加门派大比?” 叶凌月一方面欣喜小帝莘成了帝莘,可当她仔细看了几眼帝莘,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洗妇儿,怎么了?难道是你男人我变得太俊了,你都看花了眼?” 帝莘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先去给你找身衣服。” 叶凌月捶了他一拳,指了指帝莘的身上。 小帝莘的身子一向长得快,可除了元力灌顶那一次,还从未像今天这样,一晚长那么多的。 所以他的衣服,也一下子都不够用了。 长裤成了短裤,衣服成了背心,看上去就如一个大人套了小孩的衣服,很是滑稽。 叶凌月也没准备男人的衣服,想了想,就从黄俊那里借了一套。 帝莘刚换好了衣服,就听到小院外头传来了叫声。 那大嗓门,一听就是四哥秦小川。 “我说小六啊,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躲在房里跟媳妇儿暖炕头,你这是摆明了拉仇恨,打击四哥我这种光棍是吧。” 秦小川说罢,长腿一踢,把门给踢开了。 看到了房中,帝莘刚寄好腰带。 秦小川愣了愣。 忽的大叫了一声。 “好小子,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小帝莘的房里,难不成,你是我六弟妹偷养的男人!” 秦小川说罢,身前身后,同时瞪过来了两道恶狠狠的目光。 前一道不用说就是帝莘了。 这后一道却是叶凌月。 “四哥,有你这样的嘛,一晚不见,连你六弟我都不认识了。还有,以后不许动不动在我面前说我洗妇儿的不是。” 帝莘没好气道,上前就给了秦小川一拳。 “啊!你是小六,我的娘啊,这一个晚上,你咋……”秦小川吓了一跳。 他还有些不信,顶着叶凌月足以杀人的眼神,仔仔细细,将帝莘瞅了个遍,就只差把他扒光,鉴定一遍了。 帝莘的五官没错,只是长得比以前更加妖孽了几分。 啧啧,那惹桃花的桃花眼,啧啧,那雕刻般的五官,啧啧,那大长腿。 秦小川早就知道自家小六长得好,可没想到,小六长大后,长得更好。 可让秦小川更郁闷的还在后头,就在他纳闷帝莘怎么一夜之间,就长成了这样时。 帝莘耸耸肩,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昨晚,我一不留神突破了,突破完后,就成了这副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