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帝莘的意外之举 - 神医弃女

第1074章 帝莘的意外之举

雪峰和月峰的两大长老,一起求情。 马昭和绯月也是磕头不止。 可那些得知了真相后的杂役们,乃至其他两峰的人,都愤愤不平着。 众怒难犯,无涯掌教只觉得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月沐白站了起来。 “掌教,马昭和绯月的确犯了大错,但两人都是我孤月海最出色的弟子之一。如今古战场风云幻变,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一辈的高手。依我看,只要他们接下来的比试,能够顺利进入十强,就该让他们戴罪立功。” 他的话,得到了月长老和雪长老的连声附和。 无涯掌教听罢,再看了眼叶凌月,见后者目光冷凝,夹杂着讽刺之色,不由也有几分尴尬。 “连同门都会诬陷的人,在古战场那种尔虞我诈的地方,会以门派利益为重?利字头上一把刀,这种人只会让本门的弟子腹背受敌。当然,若是古战场的其他孤月海的弟子,也是如此习性,那就另当别论了。你说呢,月沐白。” 叶凌月的话,让月沐白脸上的笑容一僵。 他眸间涌动起了一股暗色,看向了叶凌月的眼神,冰寒刺骨。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沐白说话。” 月长老怒斥道。 “够了,都不要再争执了,这件事,本座已经有了定论。绯月、马昭你们得多感谢你们的沐白师叔,若非是他求情,你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你们能在接下来的比试中,进入十强,我就姑且暂缓你们的罪,但若是没有进入十强,你们不能再留在孤月海。” 无涯掌教的压力也不小,他权衡了一番后,最终还是决定,遵照月沐白的意思做。 叶凌月却是早就预料到了,无涯掌教不会惩罚两人,她只是冷然看了马昭和洪明月一眼,踱下了擂台。 帝莘在旁看着,觑了眼满脸庆幸的马昭和洪明月,眼底意味不明,闪动着晦涩的光。 第四组比试,上场的乃是帝莘。 与帝莘同祖对那些弟子们,个个都是叫苦不迭。 前两日帝莘的表现,实在是太过霸道,今日又得知帝莘又突破了,场上根本没有人敢跟他比啊。 其中一人,硬着头皮和帝莘开始了第一场比试。 他正想着,要不要主动认输,直接进入下一轮,为小组第二名努力,可就在这时,站在他对面的,看上去有些懒洋洋的帝莘,忽然薄唇一张,吐出了几个字来。 “我认输。” 啥? 那弟子还没听明白,帝莘就已经走下了擂台。 无涯峰上,无涯掌教呆了,帝莘居然认输,这小子,要造反是不! 一个秦小川输了,已经够丢脸了,这家伙,居然直接比都不比就认识了。 场内,又是一阵骚动,孤月海的弟子们都激动不已。 今日的十强赛,真是值回票价了,一个又一个冷门爆出。 公认的第四小组最强的帝莘,居然不战而败了,这小子,太有个性了。 “帝莘,你太胡闹了,你不会是因为想要对付马昭,才自愿认输的吧?” 一见帝莘下台,叶凌月就忍不住盘问了起来。 “知我者洗妇儿也。那月沐白不是很拽嘛,以为凭他一人就可以保住马昭和绯月两人?呵,我偏不让他们如意。那两人,必须有一人给木爽个交代。” 帝莘目光一扫,犹如刀剐肉般,在洪明月和马昭的方向扫了扫。 马昭面色难看,也狠狠地回瞪了帝辛一眼。 就这样,在帝莘先认输一局的情况夏,第四组的战况很快就有了结果。 帝莘列小组第二,和马昭、黄俊等人一样,等待其他两组结束后的加时赛。 第五组的比赛,同样波澜不惊,没有了雪萱,又被月沐白看破了修为的舞悦,没有保留,她一出场,就气势惊人。 将雪峰的最后一名参赛弟子以及三名月峰的弟子打败,舞悦直落四局,最后获得了小组第一,一名风峰的师兄获得了小组第二。 五组比试下来,十强已经产生了五人,只剩一组,也就是洪明月所在的第六组的最终比试结果。 洪明月心中忐忑着,她很明白,自己今日必须拿下小组第一,绝不能再像三生谷那样,被驱逐出门派。 如今整个大陆,也就只有孤月海才是她的安身之地。 离开了孤月海后,她就是过街老鼠,根本无处可去。 洪明月深吸了一口气。 今日对于洪明月而言,当真是厄运的一天。 她一直视为眼中钉的叶凌月,非但没有被唐离害死,反倒打败了无涯峰的人,顺利跻身十强。 事情有点怪异,可洪明月又想不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说,叶凌月认出了她来?! 洪明月心底一惊,意识到这点来。 她猛然抬起了头,看向了叶凌月。 后者看她的眼神,讥讽之中,带着几分嘲笑之意。 那样的眼神,洪明月再熟悉不过,当初,叶凌月在御前比试上时,让她在整个帝都的人的面前,丢尽颜面时,也是那般的笑容。 洪明月有种强烈的不安的预感,可她已经走上了擂台,这时候走下去,已经不可能了。 更不用说,无涯掌教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她若是不能进入十强,将会被驱逐出孤月海。 她不能,她想要的一切都还没有实现,仇也没报,她绝不能被叶凌月那贱种打垮。 她是月峰最强的女弟子,也是孤月海的女天才,她,一定能获得小组第一。 洪明月站定在了擂台上。 比试进行的很顺利,不过半个多时辰,洪明月面露喜色,她已经连赢了三局,余下来的一场,对手对她而言,也全然不在话下。 月峰的席位上,月长老也面色稍霁了些。 对于绯月这个弟子,撇开个人作风问题,月长老还是很欣赏的。 月长老甚至动过念头,只要绯月在古战场上能够站得住脚,将来月峰一脉就会交给绯月来继承。 只因为绯月的性子,和年轻时的月长老很像,同样有野心,性子也够毒辣,不似月峰的其他女弟子,优柔寡断,魄力不足。 月沐白也知道自己姐姐的心思,这才会出面保下绯月。 就在月峰众人以为,绯月获得小组第一,已成定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