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神医是谁? - 神医弃女

第1076章 神医是谁?

服用了禁药? 听月沐白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她的实力突飞猛进,连绯月和马昭都不是她的对手。 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是谁给了雪萱禁药? “雪萱师妹服用了禁药,难怪她方才胡言乱语。” 洪明月反应也很快,忙转了脸色,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句话,就把雪萱方才的指控全都抹干净了。 “贱人,分明就是你……” 那张师兄的双修伴侣一听,破口就要大骂,却被月沐白的一道冷视,给吓了回去,不敢作声。 得罪了绯月没什么,可若是得罪了月沐白,那就麻烦了。 如今的月沐白,在孤月海,只怕连掌教都要给几分面子。 这女人,还真是无耻到一定的境界。 叶凌月在台下看着,暗暗唾骂道,同时又有些惋惜,只差最后一步,洪明月就彻底毁了想不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来。 月沐白,还真是不好对付。 “沐白,萱儿到底服用了什么禁药?她平日朋友不多,也就和师门的几个师姐妹好一些。你们几个,都给我站出来,到底是谁给了萱儿药?”雪长老见女儿面色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这才明白,女儿是吃用了禁药。 难怪她这些日子,这么反常。 一想到自己非但没有发现女儿的异样,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雪萱,雪长老就自责不已、 雪长老叫出来平日和雪萱关系好的几名雪峰女弟子,众女都是面面相觑,推说不知道。 “怎么少了一人,清柔呢?” 雪长老一看,发现和雪萱这阵子走得很近的女弟子清柔不见了。 那清柔就是小乌丫假扮的那名女弟子。 按照叶凌月的叮嘱,怂恿雪萱冲上台的那会儿,小乌丫就已经偷偷溜走了。 她这会儿,指不准变成了那个孤月海的弟子,早已不知所踪了。 “雪萱,我问你,禁药究竟是谁给你的?” 月沐白直视着雪萱的眼,一股逼人的精神力,让雪萱频临疯狂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敬畏。 “师姐……师姐说那丹药能帮我……啊……好痛,爹,马师兄,我的丹田好痛,有好多蚂蚁在咬我。” 雪萱才刚回答完,身子一颤,缩成了一团。 月沐白再想要问些什么,她也听不清了。 “看来,那丹药正是那叫做清柔的女弟子给的。传令下去,封锁整个孤月海,务必要找出清柔。” 月沐白尝试着替雪萱治疗,可是雪萱又哭又叫,她体内的元力,在疯狂地乱蹿。 “沐白,你快救救萱儿,她看上去很痛苦。”雪长老看着爱女如此模样,心如刀割。 “没有用的,这药很是霸道,而且雪萱吃下去,至少也有好几日了,丹药的毒性已经深入她的脏腑。药性化为了无数的元力,那些元力她的身子没法子承受。元力正尝试冲破她的筋脉,让她筋脉尽碎。要想减少她的痛苦,只有两个法子,一是修复强化她的筋脉,二就是散尽她全部元力。” 月沐白也是束手无策。 事实上,他根本查找不出,雪萱中的事何种毒。 “不,一定还有法子。”雪长老犹不死心,他忽的想起了什么。“檀一真君,你早前不是说过,有人能修复碎裂的筋脉?快说,那人如今在何处?” 雪长老记了起来,大概是一段时间之前。 檀一真君因为“卖假药”,被外门的一名管事告到了风长老那。 事后,那名因为服用假药筋脉尽断的弟子,据说已经治疗好了,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若是那弟子的筋脉能治,那女儿雪萱的筋脉自然能治。 孤月海内,竟然有人能修复尽碎的筋脉? 这个消息,让月沐白都为之一惊。 檀一真君一下子成了焦点,他满脸惊恐,看看雪长老,再看看月沐白,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说。 “檀一,让你说,你就说。” 无涯掌教也呵斥道。 “那人,那人就是……就是她!” 檀一真君手一指,指向了某个方位。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檀一真君手指指向的位置。 “叶凌月?” 雪长老的脸狠狠一抽,怎么也没想到,能救治女儿的,会是叶凌月。 “你当真能治疗碎裂的筋脉?既是能治,还不过来看看。” “呵~开玩笑了,先不说我能不能治,就算能治,我为何要治?” 叶凌月犯了个白眼。 那月沐白也算是有些能耐,一眼就看成了雪萱的病症所在。 丹药是融合了小吱哟的血炼制的,具有狂化成分,根本无药可解。 修复筋脉,也只能让雪萱保住性命而已,可她一身的修为是保不住了的。 这一切,早在叶凌月送丹药时,就已经算好了。 马昭也好,洪明月也罢,还有雪萱,她们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相应的代价。 “叶凌月,本长老再说一次,你治还是不治?你若是不治,别怪老夫不客气。” 雪长老恼羞成怒,还从未有一个弟子,敢以这样的口吻和他说,更不用说叶凌月还是个杂役。 雪长老才说完,帝莘往前一站,拦在了叶凌月身前。 “老匹夫,我洗妇儿说了,她不想治。她不想做的事,什么人都难不了她。” 地上,雪萱已经是气若游丝,整个人奄奄一息。 “掌教,帝莘是你的弟子,还请你出面一劝。” 月沐白见帝莘分毫不让,看了眼无涯掌教。 无涯掌教叹了一声,他也知叶凌月不肯治雪萱,是因为早前木爽的事。 按理说,她这般做,也无可厚非,只是雪萱终究是雪长老之女,若是不救,雪长老事后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帝莘,你让到一旁。”无涯掌教说罢,衣袖一拂,帝莘只觉得一股元力扑面而来。 身后的叶凌月不愿意帝莘师徒俩为难,向前一跨,从帝莘身后站了出来。 “洗妇儿!” 帝莘正欲说话,叶凌月却是一抬手,制止了帝莘的话。 “我方才已经说过了,我不愿意治,就不会治,任何人都强迫不了我。” “好一个你不愿意治,就不会再治,叶凌月,你以为你是何人,敢如此放肆。” 月沐白大动肝火,周身弥漫起了一股气势骇人的紫色火焰。 那焰火,就朝着叶凌月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