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初吻,被夺了 - 神医弃女

第109章 初吻,被夺了

看着营地一地狼藉,凤莘生死未卜,叶凌月陷入了自责中。 她不应该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凤莘留在这里,昨晚的雾气这么大,云梦沼里的兽类异动,凭大黄,根本不可能保护好凤莘。 想起凤莘温和的笑容,那双闪动着柔光的眼,那个在她被嘲笑时,挺身而出的病弱少年。 叶凌月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 她没有料到,在短短几次的相处中,她已经对凤莘生出了一种不亚于友情的微妙感情。 蓝彩儿更是焦急无比。 凤莘的身份太过特殊,若是北青凤王在璃城里受伤或者是失踪,身为璃城父母官的蓝太守,首当其冲,就要问责。 “我们先四处找找。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凤王。”叶凌月唯一庆幸的是,地上的血迹都是狼群留下来的,没有凤莘或者是大黄的血。 这证明,一人一兽离开时,至少没有受重伤。 “吱哟~”小吱哟蹿了出来,指着一个方向。 对了小吱哟对大黄的气味最是熟悉。 叶凌月当即和蓝彩儿,顺着小吱哟指示的方向,朝着云梦沼的某个方向跑去。 没跑了半个时辰,就听到了一阵吠叫声,大黄发出了一阵呼应的叫声。 大黄在凤莘失踪后,也只在寻找凤莘的下落。 可是它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凤莘的气味,凤莘,就好像一下子人间蒸发了似的。 “我们大伙分头去找,大黄,你往东边找。蓝姐姐,你往西边找。小吱哟,你往南边找。我往北面找,一旦发现凤莘的行踪,就立刻发出信号。”云梦沼太大,若是不分开找,即便是天黑,也无法发现凤莘。 叶凌月还记得,凤莘体内特殊的寒症,她眼下最怕的就是凤莘寒症发作,没人可以救援,出了意外。 两人两兽当即分头开始寻找凤莘。 叶凌月沿着北边,一路找去。 她找了两个多时辰,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就在叶凌月心灰意冷,准备返回营地会合时,她又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那是? 一头金色的小方鹤在前方飞舞着,看到叶凌月时,它焦急地飞到了前方,用它的喙碰触着叶凌月。 “小金鹤,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凌月一眼就认出了小方鹤。 而且她也看出了,小金鹤身上发生的变化。 它已经从一头普通的方鹤,变得有了意识。 它的举动很异常,显然是想带自己去寻找什么。 叶凌月毫不迟疑,随着小金鹤往前走。 前方是一片泥泞的沼泽,在沼泽的边缘,倒着一个人。 看到那人时,叶凌月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 “凤莘。”她失声叫了出来,快步跑上前去。 凤莘的半个身子,已经浸在了沼泽里,亏了他抓住了沼泽边的树枝,才没有彻底沉下去。 他已经失去了意识,白玉般的脸上,此时盘踞着一团黑蒙蒙的煞气,嘴唇也变成了青紫色。 如此模样的他,比起叶凌月第一次见到他溺水时还要糟糕。 叶凌月拽住了凤莘的手,在碰触到他的手时,她的心骤然一抖,好冷的手。 他的手,就像是寒冰一样,没有半点人类该有的温度。 这就是穆老先生曾经提过的寒症,叶凌月可以想象,昨夜半夜时,云梦沼突生变故,凤莘一定是焦急她们的安危,才跑了出来。 半路上,他寒症发作,才变成了这副样子。 她将凤莘拉了上来,再听听他的脉搏和心跳,发现凤莘的所有生命特征都已经消失了。 “不会的,凤莘,你醒过来。”叶凌月再将鼎息融入他的体内,可是他体内的寒气,实在是太重了,鼎息才一靠近,就被弹了出来。 连鼎息都没有用了? 叶凌月脑中,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 必须冷静,鸿蒙手札里,可能有相关救人的法子,叶凌月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那样,从鸿蒙天里,取出了鸿蒙手札。 一阵飞速翻开后,叶凌月终于看到了一条。 “心脏复苏法?”叶凌月看到了一个法子。 那是鸿蒙方仙早年在游历四方时,从一名传奇女医者口中得知的一个特殊的救治法子。 由于这个特殊的法子,无论是在人界还是神界,都从未有人用过,所以鸿蒙方仙才特别记录了下来。 “这……”叶凌月看清了法子后,愣了愣。 这法子,真的能够救脉搏和心跳都停止了的病人? 看着面色越来越难看的凤莘,叶凌月已经没有迟疑的时间了。 她将凤莘搬到了平坦的地方,先是看了看他的口腔是否有异物,随即就解开了凤莘的衣物。 在解开凤莘的衣服时,叶凌月的手一滞。 凤莘的身体上……看上去白皙纤细的凤莘,身上肤色很是怪异,他的胸膛上布满了大量青黑色的怪异图腾,那些图腾,犹如妖娆的罂粟花,又如腾飞的怒兽,又似一个狰狞的鬼头。 一股冰冷的犹如死亡的气息,正随着这些黑色的图腾颜色的加深,渐渐剥夺走凤莘的生命力。 叶凌月不再多想,俯下了身去。 在她温暖的唇,沾上了凤莘冰冷的唇的一刹那,叶凌月感觉,自己就像是吻上了一块冰。 好冷,凤莘体内,到底有多少寒气。 似是感觉到了外敌的入侵,凤莘体内的寒冷煞气,全都涌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的眉毛、头发,瞬间成了霜白色,那些煞气,还试图侵入叶凌月的身体。 手掌上,乾鼎微微一颤,那些寒气被乾鼎以鲸吞之势,吞了进去,在吞噬那些寒气时,乾鼎里的鼎息像是遇到了最美味可口的食物,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随着叶凌月将一口一口的气,伴随着鼎息,渡入凤莘的嘴里,凤莘的身上,也在发生着变化。 他的唇,开始变暖,原本发黑的印堂,也如拨开乌云见青天了般,渐渐恢复了红润。 已经停止了的心跳,也慢慢开始搏动,不知是过了多久,凤莘的睫毛颤了颤,隐约看清了前方有个人影正靠了过来。 他感到唇上,有软软的,甜甜的触感,带着少女特有的幽香的气息被吹入了他的口中。 耳边,有一个急切的叫声。 “凤莘,快点醒过来。” 那是凌月的声音,意识到在吻自己的人,就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儿时,凤莘的心,骤的一跳,那一刻,他忽然有种,永远不要睁开眼睛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