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特殊的植物 - 神医弃女

第1104章 特殊的植物

叶凌月一回头,等她看清了眼前的情景,整个人一僵,手中握着的那个石碟“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这也叫花园? 叶凌月望着眼前,花园里的植物长得“郁郁葱葱”,道路和房屋都看不清了,就连天空,都被遮挡住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茶馆老板娘会用看傻帽似的眼神看她了。 不说其他,光是清理这座不知道多少年没人修剪的花园,这个月她是绝对不可能清闲的了。 “院子就交给你了,只要能清理这些植物,你用什么工具都成。” 小春说罢,生怕叶凌月会反悔不做这份工作,立马跟头兔子似的,飞蹿的没了影。 “哎,我还没说工钱的事。” 其实司小春可以不用跑那么快,她暂时还没法子承受两块中级灵石的违约金,所以这份差事,她还是会干的。 叶凌月只得是认命地走进了院子。 她没立刻动手,而是先用精神力大概搜索了下整片院落,这院落里,花草树木还真不少,还有一片规模不小的假山,但是因为常年没人清理,早被淹没了。 看上去,黄泉城的老城主,是个颇喜风雅的人,开茶馆,养花,就是不知道因什么缘故,离世之后,让好好的一个花园荒废成了这副模样。 加之黄泉城的气候有些怪异,阳光极少,煞霾漫天,大部分的花草树木都已经枯萎了。 所以整片院落看上去植物很多,但实则上,却是以一种长得形状犹如剑一般的麻草类植物为主。 这种麻草类的植物,叶身很高,足有叶凌月一人高矮,两个巴掌宽,叶片上,还长着淡金色的植物纹。 它们就像是一个个手举长矛的武者,霸占了整个院落。 叶凌月在花园的外围,找了一把柴刀,用力一挥,刀下,半月形的元刃噗的一声,砍在了麻草上。 本以为麻草会应声而裂,哪知道,元力一碰触到麻草宽窄的叶面,竟铿的一声,激起了一片火星。 麻草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响,声音而是刺耳,更糟的还在后头,早前叶凌月砍出的那一刀,竟被反弹了回来。 叶凌月当下将柴刀拦在身前,将那元刃挡了下来。 可柴刀也应声而裂,断成了两截。 “这是什么鬼东西?” 叶凌月吃惊地看了眼面前那完好无损的麻草,再看看自己手中断了两截的柴刀。 柴刀的豁口露出来的铁显示,那不是普通的铁,而是流星铁。 城主府虽破落,可照着建筑和用具看,显然上一任老城主也是个讲究的,就连花园里的工具,也都是好东西。 这把柴刀,要拿到市面上,怎么也算是地阶的灵器了吧。 叶凌月咋舌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看来,她还低估了这份做园丁的工作。 “主人,这种麻草好像是天剑麻,用蛮力砍伐,显然是不行的。” 见叶凌月受挫,小噩兔跳了过来。 “你知道这种麻草的来历,说说看。” 叶凌月面对这满院子,至少有数万棵的天剑麻,头疼了。 “天剑麻是一种妖草,传说最初是因为妖界缺乏矿产,由一名天妖栽培出来的,炼制成妖剑,足以堪比天阶的灵器,所以得名。这种天剑麻的生长力很旺盛,在煞气充足的地方,一年就能长成天剑形状。即便是用天阶灵器,也很难砍伐。” 噩兔在妖界逃亡时,就曾见过这种天剑麻。 “那有没有法子,可以把这种东西给除干净。否则一个月下来,我都未必能完成这份工作。” 叶凌月苦着脸。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可惜的是,噩兔只听说过这种植物,但是具体的铲除之法,它也不清楚。 “也罢,我再想想法子,总归会有法子的。” 叶凌月瞅了眼黑压压的院子,也不钻牛角尖,索性就先回了司小春给她安排的仆从的房里。 黄昏前后,黄泉城主回了城主府。 司小春已经准备好了热饭菜。 自打前任老城主无端失踪后,司小春就一直伺候着女城主的日常饮食和起居。 黄泉城主看了眼饭菜,两素一荤,收拾的很是精致。 她叹了一声。 “小春,这几年辛苦你了,其实,以你的本事,你早该去当一名正式的猎妖者,不必困在城主府。你虽然是城主府养大的,但是这么多年了,你欠城主府的的恩情,也早就还清了。” “城主大人,小春的命是你和老城主救回来的,当年如果不是你和老城主收养了身为弃婴的我,这世上,早就没有司机小春这个人了。”司小春毕恭毕敬地将饭菜一一摆放好了。 “你也坐下来吃吧,府中的用度不够,你一直背着我吃些残羹剩饭,别以为我都不知道。” 女城主将自己的饭菜拨了一半给司小春。 少年愣了愣,背过脸去擦了擦有些发酸的眼角,默不吭声,主仆二人吃起了饭来。 “对了城主,今天有人来应聘园丁,看她的样子,应该能久做,老城主的花园,总算能清理了。” 司小春兴高采烈的说道。 早前叶凌月砍天剑麻时,司小春还暗中观察了下。 见叶凌月虽然有些懊恼,却没有立刻调头就走,心里还很高兴。 有人清理花园? 黄泉城主的筷子很明显地抖了抖。 “先说好,城主府眼下可没多余的钱请人。” “只用一块中级灵石,我算了下,这项开支还是有的。” 因为自家主人是个不会管账的,司小春小小年龄就很会算账管家。 所以在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城主府还支撑了数年。 “你又瞒着我去城里的铁匠铺帮忙了?我说过多少次,我传授你武艺,不是让你去干打铁这种活的,你又不是方士。” 女城主忽然发起了火来。 司小春愣了愣,一时沉默了下来。 “罢了,反正那人也干不了多久,以后不准再找人过来做这种无谓的事。” 女城主不愿意再多说,她也没询问,到底什么人来应聘这份差事。 横竖,那人也不可能坚持得了多久。 天剑麻,若是没有用那个法子的话,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也不可能清除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