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假山里的秘密 - 神医弃女

第1117章 假山里的秘密

尽管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叶凌月对于假山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她潜意识地觉得,假山下,必定隐藏了什么大秘密。 像往常一样,叶凌月的元神出了窍,熟门熟路朝着假山的方向掠去。 临近三更,城主府依旧是一片寂静,零零落落的,可以听到城中更夫打更的声音。 “依旧是没有任何收获啊。” 元神叶凌月摇了摇头,就在她准备离开假山时,脚下咔哒一声,有什么东西陷了下去。 叶凌月暗暗一惊,朝着黑漆漆的地上看去。 才发现,竟是脚下的一块长满了青苔的假山石被踩的陷了下去。 这是? 原来,不知不觉,这半个月中,叶凌月的元神每夜都外出夜游,不知不觉得中,元神强大了不少。 如今的元神,已经足以动用两成左右的肉身之力了。 这意味着,即便是利用元神,叶凌月也能够攻击防御,碰触物品,只是实力稍弱些,大致与相当于天地之力第一重。 欣喜之后,元神叶凌月的目光落到了那块长满了青苔的假山石上。 她发现,这一片假山上,几乎所有的石头都是光溜溜的,唯独她脚下的这一块,长满了青苔。 而且,那青苔上还可疑地脱落了几片。 她用手比划了下,恰好就是一个手掌的印记。 叶凌月不再迟疑,手下微微一用力。 只听得那块已经半陷下去的石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就如扣动了什么开关。 看上去毫无破绽可言的假山,一扇极其隐秘的石门打开了。 石门背后,是一条狭窄的山道。 一股阴冷的穿堂风从山道里吹了出来。 假山下果然有名堂! 只是稍作思量,元神叶凌月就哧溜一身,钻进了假山的石门里。 她钻进去后没多久,石门关山了。 进入了石门后,叶凌月穿过了一条只能容纳一人勉强站立的通道,蜿蜿蜒蜒,过了一条冗道。 冗道很长,却很干净,进入之后,很快叶凌月的眼睛就适应了假山内部的光线。 视野所及处,冗道两旁的墙壁上,镶嵌着一片片发亮的夜光海贝。 “嘭——嘭——嘭” 就在叶凌月观察四周时,一连串可怕的撞击声,从假山的深处传来。 那犹如野兽的咆哮的声音,以及堪比小型地震的撞击,再度袭来。 “就是这个声音。” 叶凌月皱了皱眉,脚下一快,朝着假山的深处疾驰而去。 就在那阵似兽又似人的响声吸引叶凌月进入假山时。 花园的外头,闪过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风尘仆仆,几个回落,就已经进入了花园。 “!” 那人影看清了花园里的情形时,身躯忍不住一震。 眼前这一片空旷、整齐的景象,让来人呆立当场。 “怎么可能,那些天剑麻?” 来人喃喃自语着。 这时,那真可怕的咆哮声传来,来人猛地一惊,不再迟疑,朝着假山奔行而去。 假山内,叶凌月终于到了假山的底部。 看清了眼前的一幕时,叶凌月不由一愕。 前方,是一个四方形的牢笼。 牢笼笼子上的每一根铁条都是用涅槃铁浇铸而成的,足有叶凌月的手臂粗细。 在牢笼里,匍匐着一头高大的野兽,它全身长满了灰白色的毛发,四肢被一根根绳索捆住,指甲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修剪过了。 那些绳索,并非是普通的绳索,而是特殊的灵兽兽筋炼制而成的缚妖索。 有一根缚妖索,甚至直接贯穿刺入了那一头野兽的琵琶骨上。 那野兽不停地咆哮挣扎着,可它没挣扎一下,那缚妖索就会捆紧一分。 难怪它会日以继夜,不时发出痛苦的咆哮声。 这野兽,到底是什么妖兽,竟会被锁在这种地方? 就在叶凌月满心疑惑时,那野兽的喉咙滚动,又发出了一声咆哮声。 就在这时,它藏在了脏乱毛发下的脸露了出来。 “!” 元神叶凌月不由倒退了一步。 她不由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双眼,尽管布满了血丝,眼底的所有情绪,也已经被愤怒和疯狂吞没了,可那的的确确是一双……人的眼。 是人,这牢笼里关押的,并非是什么野兽,而是一个人。 意识到这一点时,叶凌月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寒。 她已然意识到,因为自己一时的好奇心,她似乎卷入了什么大麻烦中。 不管这人究竟是谁,又是什么人把他关押在这里,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危机感油然而生,叶凌月正准备离开假山。 只是就在这时。 她忽觉得身后的空气变得阴冷了起来,她身子一僵,顿觉身后,有一股强横无比的元力席卷而来。 轰—— 那元力准确地对准了叶凌月的后脑袭去。 速度之快,力道之狠,让叶凌月甚至已经预感到了,下一刻,自己的元神击溃的情形。 在了这种极其危机的情况下。 叶凌月的潜力,也瞬时爆发了出来。 她身子就如鱼儿般,微微一倾。 若是平日,叶凌月的肉身,很难躲开对方致命的一击。 可如今叶凌月是元神出窍的状态,元神没了身体的束缚,躲闪起来的速度,悄无声息,且更加敏捷。 那人的元力,堪堪在她的身旁擦过。 顿时山石溅起,假山的山壁上,多了一个半尺多深的大坑。 袭击叶凌月的这人,正是走前潜入城主府的那夜行客。 此人经常出没假山,早前见花园里天剑麻被除了大半,就已经心知事情不对。 一进入假山,更是发现,假山的山石被人触碰过。 此人也是老奸巨猾,在假山石门旁稍作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脚步后,就断定了,闯入假山的人,要么修为高深,要么根本就是元神出窍而来。 不出所料,叶凌月的元神就被拦了个正着。 只是那人没料到,叶凌月竟能躲开自己的攻击。 叶凌月一迎上那人的元力,就知此人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而且恐怕此人也深谙元神之道,自己的元神在来人面前,根本无从遁形。 假山狭窄,更不是动手的地方,她无心恋战,更不用说看清来人的模样,就往假山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