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她是? - 神医弃女

第1131章 她是?

对方不仅仅是一名武者,更是一名极其擅长控制精神力的方士。 所谓的比试,真正的意图,是杀他! 奚九夜不由大怒。 他也知,今日自己是受了这地煞大君主的算计。 他也不顾自己要压制修为,一怒之下,全身的元力滚滚如浪。 黑色大蛇体内,爆射出万千神光,一下子被炸得粉碎。 “你找死!” 奚九夜怒吼一声,身形瞬间消失,猛然出现在叶凌月的生前,手掌拍向了叶凌月的铠甲。 这一掌落下,神力滚滚如浪。 叶凌月的铠甲,根本难以承受,铠甲应声裂开。 就在奚九夜准备狠下杀手时,他的掌下,摸到了一方柔软。 那种触觉,犹如触电般,奚九夜手一顿。 奚九夜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月情事的,相反,他虽只有神妃兰楚楚一人,但是这几百年间,也有侍妾,外出征战时,也有军妓陪侍。 所以他很清楚,手下的那个感觉究竟是什么。 “女人?” 地煞狱的地煞大君主,是个女人? 奚九夜一直以为,这个穿着狰狞铠甲的大君主是个男人。 他有些难置信,手下不由又重了几分,那一团丰盈竟他心中微微一动。 手感,还颇好。 “无耻!” 叶凌月被摸了个正着,已经很恼火了。 她虽说经历过凤莘和巫重两个人,也不乏有过亲热之举,可是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近,却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哪知道这北境神尊,还要摸第二次。 “啪。” 一耳光,又急又快,甩在了奚九夜的俊脸上。 他顿觉脸颊发麻,手下骤然松开。 在旁充当裁判的天魁殿主,也吓得不轻。 大君主打了北境神尊,乖乖,那可是北境神尊啊! 她敢打他?! 奚九夜顿时火冒三丈。 上天入地,有什么人敢打他奚九夜,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个煞魂。 女人又如何,他奚九夜是什么人,在战场上时,别说是女人,就连老弱妇孺,他也能毫不犹豫地下杀手。 奚九夜目光一寒,体内狂暴的元力嗡的一声。 一道金光自他身上出现。 金光所到之处,那漫天飞剑骤然一滞,竟是无法向前突破半分。 怒浪般的神力,在奚九夜身旁翻涌,他眸子愈发深沉,抬起了手来,以雷霆之势,抓向了叶凌月的咽喉。 那一抓,风雷之势,竟让人躲无可躲。 可就在这时,奚九夜瞥见了铠甲下的一双眸子。 那是一双,女人的眸,秋水盈盈,此时,还闪着几分羞恼的怒色。 看到了那双眼时,奚九夜的心中一震。 为何那般相似,那双眸子,刻苦铭心的眸子。 记忆最深处,那根已经沾满了尘埃的弦,一下子被触动了。 他忽觉喉头发干。 “你!” 身后一阵闷响,奚九夜身子一晃。 有些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去。 却见身后,还站着一个“地煞大君主”,此时那“地煞大君主”正手持一把飞剑抵在了他的后肩,剑尖刺入了他的衣袍中,隐隐有些疼,却不是因为伤口…… “你输了。” 叶凌月急退到了那一具自己的“元神”的身后。 她有些恼羞成怒地瞪了奚九夜一眼。 却不知,她嗔中带怒的眼神,让奚九夜又是一愣。 他的确输了,对方的手段,也委实让奚九夜吃惊。 早前的故布疑云,再到魂链化蛇,飞剑恐怕都是虚晃一招,她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最后的元神分身。 能同时控制魂链、飞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条不紊的使用元神分身。 如此看来,这位地煞大君主的确有她过人的能耐。 “不错。” 奚九夜薄唇下,吐出了几个字来。 “金之种和你的赌注,都归我了。此外,你也不能再以任何名目,袭击地煞狱。我的赌注,该给我了吧。” 叶凌月看了天魁殿主一眼,已经被吓傻了的天魁殿主,这才回过了神来。 再看看神尊大人,神尊大人看上去,并没有因为输了这件事,太过恼怒。 相反,他自被地煞大君主扇了一耳光后,就很是怪异,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那眼神,让天魁殿主看了,都觉得悚然。 难不成,看似高高在上的神尊大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见奚九夜没有制止,天魁殿主将“金之种”和奚九夜的那一部武学,送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叶凌月直到拿到了那一部武学,才松了口气,她转身就要走。 她也无心在此多逗留,奚九夜自“摸”了她后,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很怪异。 那眼神,让她有种浑身赤条条的不自在感。 可她还未走几步,一只手拦住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奚九夜拦在了她的面前。 本姑奶奶叫什么,关你屁事。 叶凌月有种想爆粗口的冲动,可是看到了奚九夜那双冒着寒气,仿佛她一旦不回答,他就不会放她走的架势,叶凌月想了想,没好气地说出了前任地煞大君主的名字。 如果不是她夺了大君主的位置,这会儿和奚九夜对战的,也就只有卦牛了。 卦牛,可惜了这双眼。 这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一个人高马大,面貌丑陋的粗野女子。 奚九夜眉头蹙了蹙,不禁有些失望。事实上,他除了能看到叶凌月的眼,她的相貌,他一概无法猜测。 奚九夜心中苦笑,放下了手来。 他也真是魔怔了,竟会指望,一个最下等的地煞魂会是她。 她那样骄傲的人,就算是轮回重生,也绝不可能会是一个煞魂。 “有毛病。” 叶凌月连忙开溜。 “神尊……你没事吧?” 天魁殿主今日可是真的长见识了,地煞大君主不仅打了北境神尊一巴掌,还刺了他一剑。 他后背的伤口并不深,事实上,以奚九夜乃是神赐神体,即便是天剑麻,也只是入肉几寸,根本不足为患。 最诡异的事,北境神尊没有发火。 天魁殿主犹记得,方才神尊明明有机会打败大君主。 可就在一瞬间,神尊却没有下手,导致他最后输了这场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