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 被气得吐血的某徒孙 - 神医弃女

第1176章 被气得吐血的某徒孙

大量的灵兽,飞的走的爬的,一时之间,无一例外,全都如飞蝗般扑杀而来。 饶是月沐白和火灵紫嫣面对如此的情景,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两人齐齐在心底咒骂了一声。 月沐白眸光森冷,他背在了身后的那把箜篌腾地飞了起来。 一股元力,注入了灵器广陵箜篌上。 只见箜篌的琴弦上,华光闪烁,他指间一拨,箜篌音犹如雷霆怒响。 他修长的身子,在妖兽间穿梭,就如入无人之境般。 弦音犹如剑刃般刺入了那些妖兽的要害处,血雨洒了一地。 再看火灵紫嫣,也娇叱一声,她的身后,一头火烈鸟凌空飞过,妖兽们在火灵的作用下,化为了焦炭。 两人不愧是这次地下擂台赛上,最强的组合,即便是面对数量数十倍于己方的凶兽,也是游刃有余。 只是虽是成功击退了凶兽潮,可终究是对战数目居多。 沐火组合的两人,元力消耗可不小。 反观叶凌月和司小春,则是不紧不慢,趁着月沐白和火灵紫嫣对付妖兽时,一个接着一个,将竞技场内的其他受伤的选手们,一个个击败。 而最让沐火组合恼火的是,这些人早前明明是他们俩耗费了大量的元力击伤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火灵紫嫣好不容易才斩杀了最后一头妖兽,这会儿已经是香汗淋淋。 “彼此彼此,我也没想到,堂堂孤月海的第一炼丹师月沐白,会纡尊降贵来参加地下擂台赛。” 叶凌月呲了呲牙,她的目光落到了月沐白的那把箜篌上。 她怎么觉得,那灵器看上去分外眼熟。 就在方才,脑中电光一闪,叶凌月忽是想起了什么。 这沐火组合的男选手的手中的灵器,不正是早前月峰的月沐白的灵器么。 再想想地下擂台赛的奖品,叶凌月顿时心领神会。 很显然,月沐白来参加比赛,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也是为了天狼棍来的。 叶凌月此话一出,月沐白的脸一垮。 “你究竟是什么人?” “呵呵,我的好曾曾曾徒孙,你家太上师叔不过是穿了副盔甲,你就不认识了?” 叶凌月却是咯咯一笑。 月沐白的面色,那叫一个精彩,脸颊上的肌肉,止不住狠狠抽了一下。 想起了那个耻辱的称谓,月沐白就有种吐血的冲动。 “是你。” 这该死的五五组合的盔甲人,居然就是叶凌月。 “叶凌月,你当真是地狱无门你偏闯,既是你我在竞技场上碰到了,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沐,无需你动手,让我收拾了这贱人。” 火灵紫嫣也早就从月沐白口中得知了叶凌月这号人物。 这女人,早前仗着自己是紫堂宿的弟子的身份,欺压沐也就算了,这一次,竟还敢阻挠沐。 火灵紫嫣怒起。 她的双眸中,眸子如同火焰般燃烧了起来。 她的身形,倏地化为了一头紫色的火烈鸟。 那大鸟展开火翅,朝着叶凌月暴掠而去。 “你的对手是我。”司小春见火灵紫嫣逞凶,身子一个拔高,手中的缚妖索陡然抛出。 缚妖索眼看既要缚住了那头火烈鸟的火翅。 哪知火烈鸟的口中,忽地喷射出了一道火焰。 那火焰一碰上了缚妖索,黄泉城主用了多种兽筋炼制而成的缚妖索,竟是寸寸断裂开了,在半空中化为了灰烬。 这火焰? 叶凌月已然看出了,火灵紫嫣的火不简单。 那颜色,和早前她看到过的月沐白的紫火很是相似。 能够随意幻化为鸟形,还有那威力,叶凌月眉头一皱,难不成那火灵紫嫣根本不是人,而是想乾鼎一样,都是灵体。 若是那女人也是灵体,实力必定非同小可,那司小春根本没法子对付她。 “小春,退,那女人很可能是火灵体,你不是她的对手。” 叶凌月一喝之下,哪知司小春没有退回。 “凌,我不会拖你的后腿的,你专心对付那个叫做沐的,这女人,交给我来对付。”他的手间,又多了根缚妖索。 和早前的缚妖索不同,这根缚妖索上,雕刻着大量的灵纹。 这根缚妖索,是早前黄泉城主为了捆绑发狂的老城主而特殊炼制的,司小春后来又在上面雕刻了一种灵纹,这也让缚妖索的耐用度比起早前,又强韧了几分。 司小春手中一扬,那根缚妖索腾地飞了起来。 “不自量力。” 火灵紫嫣见司小春还想用相同的计量对付自己,冷嗤了一声。 又是一道火焰喷出,只是和早前一次,将绳索烧成灰烬不同,那缚妖索在了烈焰之下,竟是完好无损。 “这是?” 可就在这时,缚妖索的颜色一变,一股冰寒之气,从缚妖索上透了出来。 水属性的灵纹……火灵紫嫣的神情突然。 缚妖索上,耀动的灵纹,分明就是水属性的灵纹。 她是火灵,天生怕水。 闪动着水之灵纹的缚妖索,将火灵紫嫣的灵体层层缠绕住,一时之间,她竟是没法子挣脱缚妖索。 “凌月,我最多只能困住这火灵一刻钟。” 司小春的声音,飘了过来。 说来也是好运,他的缚妖索上,恰好有可以克制紫嫣的水之灵纹,可是即便如此,司小春也不可能长时间困住火灵紫嫣。 他只能是争取时间,让叶凌月在对阵月沐白时,没有后顾之忧。 “沐,快来救我。” 火灵紫嫣大惊失色。 见火灵紫嫣竟被叶凌月的搭档给制住,月沐白眼中,寒芒迭起。 他也没想到,紫嫣会被一个小子给困住,这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火灵紫嫣对于月沐白而言,至关紧要,她绝不能有半点损伤。 手中的箜篌琴弦剧烈颤动,数根琴弦,突的离弦而且,化为了几把锋利的剑刃。 他的身法极快,剑刃直刺向司小春和缚妖索。 “好徒孙,我们俩的恩怨,还是我们俩自己清算的好。” 叶凌月哪里肯让月沐白近身,她咧嘴一笑,忽地朝着月沐白抛出了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