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毒不死你,气死你 - 神医弃女

第1177章 毒不死你,气死你

早在孤月海的时候,月沐白就见识过了叶凌月的狡猾。 就连洪明月那般的人,都被叶凌月耍得团团转,月沐白自然不敢对她掉以轻心。 此物一丢出,月沐白只当她使出了什么暗器。 他不敢大意,手中的箜篌重重一挫,只听得铿的一声,挡住了叶凌月的“暗器”。 那暗器落到了地上,咕噜噜滚到了月沐白的脚边。 月沐白的眼睛一定,看清楚了那所谓的暗器。 暗器小小一颗,圆滚滚的,居然只是颗丹药。 他刚要松口气,可就在这时,丹药突生变故,腾地化为了一片青烟。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月沐白的面前。 丹傀! 月沐白的面色骤变,立时想到了叶凌月的这个所谓的暗器,竟是一具丹傀。 月沐白的反应很快,他当即出手,一掌拍向了那具丹傀。 可就在月沐白击中了那具丹傀时,他的手掌犹如被刺刺果果般,一阵麻意瞬间席卷全身。 不好,有毒。 月沐白大惊,倏地缩回了手,迅速封闭了自己的几处穴道,即便是如此,他的半边身子也已经麻了。 再看另一边,叶凌月眼看月沐白中招。 眸间狡光一闪,她出手极快,手中剑光一闪,天剑麻刺向了月沐白的那架广陵箜篌。 “铿”的一声。 广陵箜篌上被天剑麻砍出了一道深痕,上面的几根琴弦也被叶凌月用天剑麻齐根斩断。 这广陵箜篌是一把天阶灵器,上面的琴弦也都是用了多种兽筋炼制而成,不料今日却被叶凌月一剑斩断。 月沐白的身子一晃,极其狼狈地退开了几步。 他再看看自己的手掌,手掌上浮着一片暗灰色。 “卑鄙,你居然在丹傀上用毒?!” 月沐白此时也已经认出了,叶凌月的这具丹傀就是早前丹娘子的那具丹傀,很显然,叶凌月将丹娘子的丹傀改造过了,而且体表还用了毒。 一个出身宗门的炼器师,居然用毒? “谁规定了丹傀就不能用毒的。”叶凌月咧嘴一笑。 “你找死。” 月沐白神情一变,还未中毒的左手上,一股冰寒之气如寒风般,凛冽袭来。 他的身旁,凝聚起了多片锋利的雪镖,雪镖闪动着寒光,携带着猛烈的轮回水之力,呼啸着,朝着叶凌月攻击去。 那冰寒气息,让叶凌月周身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住。 她的腰部以下,下半身处,受了轮回水之力的影响,寸寸凝聚,皮肤上凝冻住,已经被封动在当场。 眼看那旋转的雪镖袭来,叶凌月就要被扎成了个刺猬。 那中级丹傀嚯然出现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雪镖击中了中级丹傀的身体,蓬蓬,大量沾着冰凝毒的牛毛针,从丹傀的眼鼻子口处喷射而出,朝着月沐白掠去。 “啊!” 月沐白发出了怒兽般的吼叫声。 那些针刺在了他的脸上,那张原本易容过的脸上,腐蚀性极强的毒液,让月沐白惨叫着捂住了脸。 “沐。” 火灵紫嫣尖叫了一声。 她的体内,大量的火焰爆发出来,缚妖索炸裂开。 火灵紫嫣冲上前去,扶住了月沐白。 看到了心上人,痛苦不堪的模样,火灵紫嫣眼神中,掀起了滔天怒浪。 “小贱人,你敢!我要让你死无全尸。” 无数的火焰,如同火山爆发般从火灵紫嫣身上扩散开。 刹那间,整个竞技场就化为了一片紫色的火海。 火焰温度极高,就连叶凌月身上的那件卦牛大君主的盔甲,都像是要融化般。 那火灵紫嫣不愧是修炼成了灵体的火灵,她一身本源灵火,无坚不摧,就连叶凌月手中的天剑麻都在短短的瞬息之间,被化为了灰烬。 竞技场内,更是一片混乱,火苗四处乱窜,那些离竞技场很近的观众们受了牵连,一遇上了火,就如扑火的飞蛾,一下子化为了火球,滚落在地。 “丹傀,快带小春离开。” 丹傀听了叶凌月的命令,挟起了司小春就往外退。 “凌……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司小春的声音,渐渐被火舌吞没。 火越来越猛烈,若非是叶凌月受过凰息,又曾吞噬过五行火之灵,只怕早已经被活活烧死了。 竞技场内,叶凌月不得不脱下了盔甲,灼热的火炙烤得她满身都是汗。 “居然还烧不死你,看来你也经历过什么奇遇,身上应该也有含有火之灵的宝贝。只可惜,你今日遇到的是我。紫嫣,给我慢慢烧死她,我要她比我凄惨上一百倍。” 月沐白捂住了脸,他半身发麻,脸上因为冰凝毒的缘故,溃烂开来,看上去不人不鬼的,早已没了在孤月海时,那般天之骄子的模样了。 他咬牙切齿着,脸上持续性地痛楚感,让月沐白明白,他中了一种奇毒,这种毒,他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解除,这一切都是拜叶凌月所赐。 叶凌月不惧怕紫嫣的火攻,她的体质,一定也改造过。 但就算是她拥有火之灵,但是普通的低级五行之灵,根本比不上已经能够化为人形的中级火灵紫嫣。 “沐,你放心,她敢伤你,我一定会让这小贱人不得好死。” 火灵紫嫣眼眸一闪,原本庞大的火烈鸟拟态,一下子化为了一朵紫色的火焰。 那应该就是紫嫣的本命灵体,月沐白的精神紫火了。 那一朵紫火,就如一颗飞逝的流星,速度极快无比,冲入了叶凌月的印堂之中。 叶凌月只觉得身子一颤一股庞大的精神力,涌入了体内。 不好。 叶凌月浑身一僵,体内的血液,一下子像是要爆炸开似的。 体表,燃起了一片紫色的火焰,不过是两个呼吸的时间,叶凌月的身子就燃烧了起来,整个人被包裹在火焰之中。 月沐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疯狂的笑容。 “烧死她,烧死她。紫堂宿,你不是号称孤月海第一人嘛。你的宝贝徒弟,还不是熬活活烧死在我的眼前。” 可就在这时,月沐白的瞳孔忽的一缩,原本嚣张异常的笑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戛然而止。 ~今晚回家,会恢复正常,想死大家了,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