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老大的老大? - 神医弃女

第1184章 老大的老大?

身上冰一阵,冷一阵,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凌月觉得脸上有些发痒。 她睁开眼来,看到了一张美的不似凡人的脸,一双桃花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她,那样子,仿佛眨一下眼,那人就会怕她消失了似的。 这张脸,咋看咋那么熟悉啊。 叶凌月怔了怔,下意识地一抬手,对准了薄情的脸颊,狠狠用力……掐。 “哎哎,轻点,疼。” 薄情那一脸的皮肤,可比女人还要细嫩,被叶凌月这么一掐,顿时嗷嗷叫唤了起来。 “居然会疼,原来不是在做梦啊。薄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和薄情,算起来,那也是出生入死过的。 这小子早前和刀戈一起,在雇佣兵城出没过,当时还闹了起乌龙,叶凌月同父异母的弟弟洪玉郎还喜欢上了薄情。 那会儿,叶凌月还以为薄情喜欢男人呢。 后来刀戈为了蓝彩儿,放弃魔窟少主的身份,当了大夏的护国将军。 巫重和帝莘出事之后,叶凌月返回大夏,也曾遇到刀戈。 当时叶凌月还问过刀戈,薄情的消息,只是当时刀戈言语闪烁,叶凌月也就没有多问,叶凌月也只当薄情继承始魔宗少主之位去了,想不到,薄情居然到了古九洲。 叶凌月记得她和火灵紫嫣正斗得难分难解,体内的灰火突然爆发,再后来,她就听到了一个什么声音,在焦急地呼唤着她。 再有,她怎么觉得,自己听到了云笙前辈还有帝莘的声音了。 叶凌月慌忙用手摸了摸衣襟里,那块凰令还好好地躺在衣服里。 她松了口气,可总觉得,自己忘却了什么重要的事,正欲细想,脑壳忽的一阵钝钝的发疼。 记忆一片模糊,再有什么,她记不清了,晃了晃脑袋,叶凌月再瞅瞅正揉着自己脸颊的薄情。 “等等,你这身打扮,薄情,你不会也加入了那个十恶不赦,专门干坏事的群英社了吧?” 叶凌月这才看清了薄情身上的衣物。 薄情穿着和群英社的败类秦东如出一辙,不对,应该说,薄情的衣服看上去更精致一些,一看就不是普通级别的群英社的社员。 薄情苦着脸,一副忍气吞声小媳妇样,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 “我好像就是你说的那个十恶不赦的社团的老大。” “哦,不是就好,你要敢加入群英社,我就不理你了。不对!你说什么,你就是群英社的社长!好啊,说来说去,早前抢我东西,害我沦落街头,不得不卖身给城主府的就是你。” 叶凌月直觉晴天一个霹雳,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 “社长,发生了什么事?” 一直守候在外的昙素等人,一听到了屋子里有了异动,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冲了进来。 这不闯还好,一闯进来,就看到他们家社长正被一个美丽的少女,指着鼻子骂。 平日在人前,威严十足的社长,边揉着腮帮子边陪着笑,那双桃花眼里,荡漾着满满的都是溺和无奈啊。 群英社的众骨干登时哑然,个个内心直呼,苍天啊,他们威风八面的社长哪里去了,快还回来~ 那架势,活脱脱就是老大的老大啊。 昙素更是气得险些没咬碎一口的银牙。 “凌月,你消消火,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群英社怎么会抢你的东西,要知道,只要你喜欢,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的东西就是……还是你的东西。” 薄情边讨好着,边赔礼道歉着,心里却是将那个害得叶凌月雷霆大怒的混账社员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他一回头,看到了身后一帮看热闹的社员。 “谁允你们进来的,全都滚出去。还有,把那个不长眼的劫匪抓过来,居然敢抢我们家凌月的东西。还不去把东西全都送回来,一样都不能少。” 很快,社员们就来回话了,秦东人已经跑了,不过叶凌月的储物袋还有那根天狼棍都还在。 “下令下去,全城通缉秦东,要活的。”薄情二话不说,将储物袋和天狼棍都还给了叶凌月。 反正这次地下擂台赛,五五组合是最后的获胜者,奖品理应归叶凌月所有。 叶凌月看到了失而复得的物什,神情这才好了些。 她检查了一番,见物品都还在,松了口气。 “对了,和我最后一起比试的月沐白哪里去了?” 叶凌月记得,她在最后关头,重创了月沐白,他的火灵被她吞噬,应该已经成了废人。 可即便是如此,叶凌月也打算斩草除根。 早前的一个洪明月,已经给了她足够的经验教训。 月沐白此人,给叶凌月的感觉一直很阴沉,此人若是不彻底铲除,日后必成隐患。 “你说的是沐火组合的人?最后的那名男选手,身陷火场,火熄灭后,找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薄情解释道。 叶凌月还欲多问,这时候,黄泉城主、司小春等人也走了进来。 他们已经在外等候了一日,见叶凌月终于醒来,几人这才放心了。 只是几人一看到薄情时,十分惊愕。 想不到,群英社那般的黑势力,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统领的。 尤其是秦小川,他三步并作两步,挡在了叶凌月的面前。 “六弟妹,你没事吧?这不男不女的死人妖,有没有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来?我对不起六弟啊,居然让你落到了这个死人妖手中。你放心,有四哥在,绝不会让那死人妖占你的便宜。” 秦小川一口一个不男不女,一口一个死人妖,叶凌月体听得心惊胆战,拼命挤眉弄眼,没记错的话,薄情最避讳的就是别人喊他不男不女。 果不其然,薄情那张好看的掉渣的脸,脸部已经忍不住抽搐了起来,拳头也捏的嘎嘣嘎嘣响。 “薄情,有一件事,我也需要你帮忙,你手头可有老社长留下来的关于秋林遗迹的记载?” 叶凌月生怕薄情一个情绪失控,就要暴走,薄情能成为群英社的社长,如今的实力一定是突飞猛进。 叶凌月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薄情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