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病猫”发威 - 神医弃女

第1194章 “病猫”发威

地下擂台赛的事,风波渐熄。 这阵子,一直犹如死水般的黄泉城忽然掀起了波澜来。 这波澜,却是因为黄泉城的代城主。 话说黄泉城的这位代城主,可说是凭空而降,关于她的真面目,坊间传闻颇多,有人说非男非女,顶着一具丑陋的盔甲。 有人说,她貌若天仙,所以才能让群英社的社长一见倾心。 她这一上任,就做了几件惊天动地的事。 这第一件,就是发行了所谓的人头税,一下子从黄泉城内,缴纳了数以百万计收入。 第二件,就是抄家,黄泉城内,包括金万年商会在内的多家商会的店铺,都被收归城主府所有。 第三件,就是修补城门,招兵买马。 这三项政策一下来,无意在城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最初,还有一些刺头不肯听命行事,可是在看到群英社也乖乖缴纳了税款后,那些刺头明面上就不敢闹事了。 至于抄家,金万年商会的会长因为破产,早已不知所踪。 黄泉城外,一座破旧的矮亭里,落魄逃走的金会长,一脸的阴翳。 他的身旁,还围着几十名同样满脸愤怒的男女。 这些人,都是黄泉城里的一些店铺的老板,或者是一些老牌的猎妖者。 他们当初之所以来到黄泉城,是因为黄泉城城主无能,自由松散,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 叶凌月这次颁布人头税,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他们,他们的好处被剥夺了,一些不法勾当也被迫中止了,加上金会长暗中一挑拨,这些人就聚集在一起,图谋着,怎样让那不知好歹的代城主下台。 “这次的事端,全都是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代城主引起的,只要我们杀了她,黄泉城依旧是我们的天下。” 金会长煽风点火着。 “可是会长,传闻那代城主和群英社的薄会长关系匪浅,若是杀了她,触怒了群英社?” “哼,一群胆小如鼠的家伙。薄情那里,我自有法子。明日午后,我会想法子让人引薄情暂时离开黄泉城,你们趁着薄情不在,杀入城中。黄泉城招兵买马的日子还短,根本没有能耐守住一个城池,到时候我门夺下了黄泉城,杀了叶凌月,薄情就算是有天大的能耐,也奈何不了我们。” 金会长目露凶光。 那些猎妖者们还是一脸的犹豫。 “你们还犹豫什么,难道你们还信不过金家?别忘了,我可是金家的人。” 金会长这么一说,其他猎妖者们这才点了点头。 不错,一个小小的代城主,又怎么比得上世外天金家。 一行人当即商定,明日午后,只要薄情一出城,他们就联合一气,攻击黄泉城。 待到那群人散开后。 金会长这才咳了几声。 “美人儿,这样做,你应该满意了吧?” 金会长话音一落,周遭的空气发生了波动,只见空气中,慢慢显露出了个人来。 那人火红的波浪长发,一双眸美艳中带了几分犀利,犹如一团烈焰,美貌足以灼伤男人们的眼。 此人却是群英社的副社长昙素。 昙素随手一拨长发,散发出一股娆人的诱惑力。 金会长看得两眼发直,恨不得一颗心都送给了昙素。 他早在两年多前,就已经成了昙素的裙下臣。 为了昙素,金会长甚至连金家都可以不顾,金万年商会如今最大的幕后老板就是昙素,当然,这些事,薄情和群英社的其他人,也都毫不知情。 “满意不满意,等你杀了叶凌月再说。不,杀了她还不够,我要你们在杀了她之前,命人轮流将她糟蹋一番。那女人,实在是碍眼。” 昙素眸光一暗,遥望着黄泉城,恨恨道。 昙素这般美人蛇蝎的模样,连金会长都看的打了个寒颤,都说最毒妇人心,他今日可算是看到了。 “美人儿,那丑丫头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恨她?” “要怪就怪她不知好歹,勾引了薄情不算,还想染指秋林遗迹里的宝贝。薄情和那宝贝,永远都是属于我昙素一个人的。” 昙素艳丽的唇,犹如鲜血般,闪动着诡异的光色。 是日中午,薄情接到了紧急通知,群英社在其他分城的分部遭到了不明人士的袭击,他和副社长昙素都马不停蹄赶了过去。 午时过后没多久,多道可疑的人影,从城门的各个方向,倾巢而出。 同时朝着城中的某处聚去 金会长等人,已经得到了可靠消息,今日叶凌月会到此地查抄店铺。 早一刻钟,金会长的眼线亲眼看见叶凌月和司小春一起,进入了店铺。 前方,位于闹市中的店铺,人来人往,谁都没想到,这里即将会发生一场屠杀。 金会长带着一干凶神恶煞的猎妖者,足足有数百余人,他目光森冷,嘴角浮动着淫邪之气。 “女的先奸(后)杀,男的统统斩首,一个不留。” 一干猎妖者气势汹汹,冲上前去。 哪知就在猎妖者们杀到了店铺门外时,忽的,有人慢慢从店铺里踱了出来。 那人面如焦炭,唯独一双眼和一口牙亮闪闪的,分外刺眼。 不正是黄泉城的代城主叶凌月嘛。 都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金会长一看到叶凌月,磨牙霍霍,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生吞了。 “哟,金会长,带了这么多人,这架势,是要打群架啊。” 叶凌月却是恰好相反,一脸的阳光明媚,就好像眼前的金会长和数百名猎妖者都是灵光闪闪的灵石啊。 “叶凌月,你的死期到了。这次,我就不信还有人能救得了你。” 金会长见叶凌月只身一人,就算是她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一下子,变出那么多人来。 更何况,群英社的大部队如今也不在城内。 金会长一扬手,身旁的那些猎妖者们祭出了灵器,做势就要冲上去。 “慢着!” 叶凌月比了个手势。 “金会长,动手之前,你可要想清楚了。以多胜少这种事,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呢。” “去她奶奶的不好意思,能以多胜少那是老子的能耐,给我杀了她,先奸(后)杀。” 金会长恶狠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