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九十九只福鹤 - 神医弃女

第120章 九十九只福鹤

叶凌月离开太守府时,还未知道,蓝太守已经通知了娘亲叶凰玉,前来太守府商议,是否要带着她返回夏都。 她更不知道,正是蓝太守这一番善意的安排,让她得以改头换面,更加顺利地进行她的复仇计划。 叶凌月在前往凤府前,还去了趟方士协会。 离开方士协会后,她手上多了一个白玉盒子。 “在下叶凌月,想要拜见凤王,还请侍卫大哥,帮忙通报一声。”叶凌月到了凤府门口,刚一开口。 府外的两名侍卫一听是“叶凌月”三个字,连通报都免了,径直就放了叶凌月进门。 叶凌月一入凤府,也不由为凤府之大唏嘘不已。 不外乎蓝彩儿说,凤家乃是北青第一富,仅仅是凤莘随便落脚的一个璃城别院,论起规模,已经有五个太守府大小了。 更不用说一路走去,亭台楼阁,既有北方的粗旷大气的建筑,又有南方小桥流水的精致,修建之人之用心,可见一斑。 几月前,夏都发现了一处天然的地热温泉,夏帝就命人在地热温泉所在地,建了个皇家泉苑。 他又得知,凤王因寒症发作,停留在璃城,就特地命人送了旨来,邀请凤王道皇家泉苑修养。 穆老先生也认为,地热温泉对少爷的身体有好处,就极力劝凤莘回去。 凤莘虽不是很情愿,可对方终究是一国之帝,他也不好推拒,就决定,明日既启程,离开璃城,返回夏都。 他正想着要和叶凌月告别,可又不知要以什么名目去见叶凌月,哪知刚巧,叶凌月就上门拜见。 凤莘一听,眉宇间的愁色,顿时一扫而空。 “老师,我今日的气色可还好?”凤莘不由紧张了起来。 “少爷气色很好,这几日,少爷的气色一直很好,其实自打遇到了叶小姑娘后,少爷你的气色一直很好。”穆老先生低咳了一声,自家少爷自从云梦沼回来后,就前所未有的心情大好。 他还好几次,偷偷看到自家少爷,倚窗而坐,手中握着那只金色的小方鹤,嘴角含笑。 此情此景,差点让穆老先生感动地掉眼泪。 “老师,你说些什么呢,凌月和我,只是谈得来的朋友。”凤莘像是心事被人识破了般,窘迫着。 “少爷,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既然你和叶小姑娘那么投缘,不如将她纳为妾室……”穆老先生已经打听过叶凌月的身份,听说她是璃城下属的一个商贾人家出身的小户女子。 早前,云梦沼时,叶凌月“治”好了少爷的病后,穆老先生还以为,叶凌月精通医术。 可调查却显示,叶凌月不懂医,如此看来,纯粹是因为少爷喜欢人家叶小姑娘,他的寒症才神奇的不治而愈的。 穆老先生转念一想,少爷也已经快十七岁了,这个年龄,要是在北青的皇族里,早已是娶妻生子,纳妾通房无数的年龄了。 他早年没安排,一来是少爷不愿意,二来是因为少爷的寒症的缘故。 可这次在璃城意外遇到了叶凌月,看少爷的样子,对她喜欢的紧,这才让穆老先生动了心思。 照理说,叶凌月那样的身份,是配不上凤王的。 不过好在,她刚被太守府收为义女,也算是官宦之女,当少爷的妾,也就名正言顺了。 穆老先生想的理所当然,哪知道他刚把想法说出来,凤莘的面色大变。 “老师,这种事,切不可乱说。” 穆老先生纳闷了。 “少爷,难道说你不喜欢叶姑娘?还是怕北青皇室的人觉得她配不上你?” “我……我这样人哪来的资格谈喜欢。更何况,即便是配不上,也是我配不上她。她那样的女子,又岂能与人共侍一夫,她值得最好的。”凤莘的话中,透着淡淡的忧伤。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慨命运的不公。 他的寒症,很是要命,若是娶妻,非但无法生子,更会因为朝夕相处,连累他人体内,寒气入侵,性命堪忧。 对于叶凌月,他是真心的喜欢,却无法真正和她结为夫妻,想到了这里,凤莘的心中烦躁。 一旁的穆老先生见了,长叹了一声。 说话间,叶凌月已经走了进来,看到叶凌月时,凤莘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连一旁的穆老先生,偷偷溜走都没注意到。 “凤莘,听说你要离开璃城了?你可真不够意思,这么要紧的事,也不告诉我和蓝姐姐一声。”叶凌月进门时,听到几个凤府的下人在议论,这才知道,凤莘就要离开了。 得知凤莘离开的消息,叶凌月心中,兴起了一丝波澜。 可她并没有多想,只当是因为一个谈得来的朋友离开,有些不舒服而已。 毕竟,她的朋友并不多,除了蓝彩儿,凤莘算是她的第一个异性朋友。 “我打算今日告诉你的,只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凤莘捕捉到了叶凌月眼底的那一抹不舍,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有缘自会再相见的,你的身子,还是适合到夏都找更高明的方士看一看。你早上命人送了我和太守府不少东西,我可没你那么有钱,送不起什么值钱的玩意,这里有一个玉匣子,就当做你临行前我送给你礼物。”叶凌月也不等发凤莘答应,将玉匣子塞在了凤莘的手中。 不知是因为叶凌月的话,亦或是她方才无意间碰触到自己的手,凤莘觉得心中暖暖的。 方才因为穆老先生的那番话,生出的不快,顿时消失了。 这并非是凤莘第一次收到礼物,却是第一次从自己爱慕的女子得到礼物。 他打开了玉匣子。 当看清了玉匣子里的东西时,凤莘的眼中,异光闪动。 这是……方鹤。 九十九头,大小不同,才知不同,却一样精美的符纸折叠而成的方鹤。 “早前,我并不知道你就是小金鹤的主人,里面的话,也都是我信口胡说的。这九十九只福鹤,都是我用精神力折叠而成的。你此去夏都,路程遥远,若是寒症发作了,就拿一只福鹤出来。”叶凌月没有告诉凤莘,这些符鹤里,每一只里,都留有她的一丝五行之水鼎息。 这抹鼎息,应该能让凤莘,安然抵达夏都。 “凌月,多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凤莘握着那个玉匣子,看着里面的九十九只方鹤。 他的心,在这一刻,飞扬了起来,只因为他知道,凌月心中,有他。 虽然,她可能仅仅只是将他当成了知己好友。 他不知道,他前往夏都时,寒症是否会发作,但是有一点,他不会动用里面任何一只方鹤,因为,这九十九只福鹤,是他这辈子里,收到的最宝贵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