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谁的大机缘 - 神医弃女

第1203章 谁的大机缘

小吱哟再走近几步。 看清了那果子的模样,果子约莫人的拳头大小,细细一看,果子上竟有人的五官轮廓,栩栩如生,犹如一个粉嫩的小娃娃。 “吱哟?” 小吱哟好奇地瞅着那颗小果子,正准备招呼小乌丫来看看,这果子究竟是咋回事? 可它一回头,没看到小乌丫。 原来小乌丫恼火它贪嘴不听话,丢下它一个人,走了。 “吱哟(女人就是小气)”小吱哟吐吐舌头。 它虽是贪嘴,可是也是个好吱哟,老大也是教育过的,别乱吃东西,眼前这果子长得奇形怪状的,小吱哟可不敢乱吃。 想了想,再看看那颗果子,抬起了前肢,戳了戳。 哪知才一戳,果子就咕噜噜滚了下来。 小吱哟吓得手脚并用,连忙接住了那个果子。 “吱哟(天灵灵,地灵灵,本吱哟可什么都没干,是它自己掉下来了的)” 小吱哟皱了皱鼻子,这果子自己掉下来后,果子的香味更浓了。 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它也知道,这会儿最好是返回去,找到老大鉴定一下这果子究竟是咋回事。 可它的手脚还有嘴巴控制不住啊。 “吱哟(就一口,余下的带回去给老大和小乌丫小兔兔,本吱哟可不是独食的人)” 小吱哟忍不住,就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下去,顿觉满口生津,小吱哟都飘飘然了起来。 “吱哟(吃一半,余下的一半带回去,好歹这果子也是本吱哟发现的)” 小吱哟那脆弱的控制神经又把持不住了,又咬了一大口。 这一下去可是一发不可收拾,小家伙一口连着一口,只把整个果子都吃光了。 顿时就把小吱哟给吃撑了,小肚皮都吃的鼓鼓的。 “吱哟(太好吃了,糟糕,都吃光了,再找找有没有)” 小吱哟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咋能把好东西都吃光了呢,它连忙在那一簇灌木丛旁边又找来找去,结果啥都没发现。 小吱哟只得悻悻然地往回走,边走着边想着,这事要不要告诉老大。 忽的,它的腹部一阵刀绞般的疼痛,这种疼痛,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小吱哟顿时蒙了。 它自小就在鸿蒙天里长大,吃得都是天才地宝级的东西。 由于跟随了无良主人叶凌月的缘故,有时候叶凌月也会投食它有些毒药或者毒果子,可一般叶凌月都会立刻的替它解毒。 时间一久,小吱哟本身也是有一些抗毒性的。 即便是吃了再厉害的毒丹毒果子,都不会有问题。 今日这事怎么了? “吱哟(老大,救命!)” 小吱哟顿时两眼泪汪汪了,四只小短腿抖啊抖,努力往营地走去。 可奈何肚子里的那种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最终它还是忍不住了,就这样…… 小乌丫生了一会儿闷气后,百无聊赖地在遗迹游荡着。 半路上,遇到了猎食归来的小噩兔。 见小乌丫一脸郁闷的模样,小噩兔不用问也知道小两口闹矛盾了。 它好言相劝了一番后,小乌丫才勉强答应,一起回头去找小吱哟。 两兽一起往里走,正准备寻找小吱哟的下落,忽闻到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 两兽好奇,往前一看,发现小吱哟正四脚朝天,晕倒在地,在它的身旁,有一堆的排泄物,臭气熏天。 小乌丫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去,又喊又摇,可小吱哟哦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乌丫,你先别急,我看小吱哟心律正常,只是有些脱水,看样子,它好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拉肚子拉到虚脱,晕过去了。” 小噩兔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 小乌丫顿时无语。 最后自能是小乌丫和噩兔一起,偷偷将小吱哟带回了营帐。 叶凌月一看,也吓了一跳。 连忙将小吱哟带回了鸿蒙天,一番诊断后,叶凌月的诊断结果和小噩兔如出一辙。 “这不争气的小家伙。”叶凌月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叶凌月也发现,小吱哟吃了不知什么无名的果子后,身体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说其他,它筋络骨骼间,似乎在发生什么变化。 而且体内,还焕发出了一股蓬勃的力量。 那力量,说不出的古怪,似乎不是灵兽的灵力,原不是妖兽的妖力。 有机会,要让小吱哟带着去看看,它到底在秋林遗迹里,吃了什么东西。 叶凌月打听了事情经过后,给小吱哟吃了些补元气的丹药,这才放心了些。 “兔兔,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 比起小吱哟的“不争气,”叶凌月更加惊喜的是小噩兔,看不出啊,跟着自己才多久,小家伙就学会了基本的诊断? 小噩兔身带噩运,一直被视为不祥之物,也就是叶凌月这样有大机缘的人,带着它,才不会遭殃。 没想到,小家伙也是挺争气的,居然还学会了医术。 “主人,我只是学了些皮毛,平时你看病时,我有细心观摩,时间久了,就会一些了。” 小噩兔有些不好意思,黑黑的皮毛上,泛起了一丝腼腆的红光。 叶凌月被黄泉城主剥削着,治疗各种病患,小噩兔时不时也跟在旁边。 对于它而言,医术也是一种全新的领域。 它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本领,可以救人活命。 而且,它发现每个被叶凌月救好的人,都会满脸的感激,千恩万谢着,每每看到那样的场景,让小噩兔都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以前,它只知道,妖兽天生就是吃人害人的。 “主人,我想学医术!” 小噩兔迟疑了很久,三瓣嘴张了张,终于说出了心中一直想的事。 它想救人,它想走一条,和一般妖兽截然不同的路。 小噩兔此言一出,叶凌月和小乌丫都愣了愣。 叶凌月的脑海中,顿时浮现起了数年前,自己恢复清醒后,和叶凰玉说的“学武”的那番话。 如今的小噩兔,就和当年的她一样,对医术抱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枕。 “好,你有心学,我很乐意教,只不过,学医不是条平坦的路,兔兔,你可要做好准备。” 叶凌月却是欣然一笑,摸了摸小噩兔的脑袋。 小噩兔高兴地点了点头,一人一兽的眼中,都闪着前所未有的坚定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