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倒大霉的时刻(月票加更) - 神医弃女

第1206章 倒大霉的时刻(月票加更)

穆大人一行人,已经走了半程路,只要再穿过一片小森林,就是秋林县了。 按照穆大人早前的部署。她将自己手下的人分为了左、右、中三路军,每路军都有一百人。 左路负责当先锋,抢占位置,中路负责详细搜查,右路人不用说,也是为了阻拦叶凌月等人。 如此周密的部署,也是因为秋林遗迹的凶名太盛,穆大人可不想折损了太多的人手。 可就在穆大人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充当前锋的左路军,没走多远,前方突然阵脚大乱。 “怎么回事?左路军怎么迟迟没有的反映。” 穆大人等后行部队,感觉到不对劲,连忙上前查看。 只见前放处,多了一条沟渠,左路军才刚走上前去,沟渠忽然塌陷,沟渠下方,大量的毒烟和毒箭面而来,那些九洲盟的侍卫们,根本没有防备,一个个都遭了秧。 “哎哎,发生了什么事?穆大人,你们中埋伏了?原来是陷阱,穆大人,难道你不知道,秋林县是个种植药材的县城,因为担心有盗匪来偷药草,所以这里的药农会在自家农场旁,挖沟挖陷阱,用来妨碍那些偷东西的贼匪。那些陷阱沟渠都是有机关的,你们不会是,那么倒霉踩到了机关了吧?” 叶凌月一脸的担忧样。 “谁说本大人不知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本大人自然是知道的。来人,把受伤的弟兄们救上来。” 穆大人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她哪里知道这些,她也只是外地人,对当地的地形,只是初步的了解,什么陷阱沟渠,她一概不知。 其实这些隐秘资料,也是叶凌月通过袁星和老社长的资料得知的。 穆大人才不会承认,自己会比不过叶凌月那样的黄毛丫头。 穆大人当即命人将那些倒霉的九洲盟的侍卫们,救了上来。 可是中了毒烟和毒箭的侍卫们,只有有八九十人,而且也不知烟和箭上涂抹了什么,这些侍卫们个个手脚麻痹,不能动弹。 就连九洲盟随军的那些方士也是束手无策。 若是没法子救治,左路军近百号人,就等于是废了。 “饭桶,一个个都是干什么用的。” 穆大人指着那几名方士破口大骂。 “穆大人,他们中的是一种叫做忘忧草的毒,这种毒,有很强的麻痹效果,如果不解开,后果很严重,会让人四肢瘫痪,成为废人。不过,你放心,我知道这种毒怎么解。” 叶凌月又是一脸关心的模样。 “四肢瘫痪那么严重?你知道解药,那还不救人?” 穆大人如同见了救命稻草般,抓住了叶凌月不放。 “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看,我们黄泉城刚经历了一场叛乱,百废待兴,建设黄泉城,需要不少的经费,你看,你能不能支援一些。”叶凌月一脸的狼外婆笑。 穆大人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身后的黄泉城主听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人才啊,叶凌月这不是摆明了公开要挟穆大人嘛,那可是九洲盟的人啊。 “好,我支援一万块灵石。” 穆大人气得额头青筋乱跳。 “一万块灵石……哎,我刚发现,我随身携带的解药好像不大够。” 叶凌月呢喃着。 “两万块灵石,爱救不救!” 穆大人咬着牙,又翻了一番,身为九洲盟的巡逻使,素来只有她黑人钱,被人黑钱,这还是第一次。 “救,我立刻就就救。薄情,你们几个去找一些清水过来,记得啊,避开那些机关。” 叶凌月巧笑倩兮着,没过一会儿,清水找回来了,往那些侍卫们脸上一泼。 那些侍卫们的手脚这才慢慢恢复了知觉。 “你说的解药,就是这些清水!” 穆大人气得面部都扭曲了。 “穆大人,看你这话说的,这些忘忧草是火属性的毒药,要破解就必须用水属性的解药。用清水解毒,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叶凌月耸耸肩,将装有两万块中级灵石的储物袋,随手塞进了自己的紫金袋了。 眼看解药就是那些一文不值的清水,穆大人却因此付出了两万块中级灵石的代价,穆大人就气得不轻。 可一想到,没有叶凌月的出手,这毒还真解不了。 而且即便是叶凌月帮忙解了毒,受伤的左路军侍卫,也有五六十名,这这些人只能是先行暂时留在原地,进行治疗包扎。 “继续前行。这一次,每个人都把狗眼给我睁大了,避开一切陷阱。” 穆大人又气又恨,可从大局出发,只能是命令侍卫们继续前行。 受了伤的左路军自然不能再充当前锋了,只能是临时调剂了中路军上前,继续前进。 好不容易,走到了秋林县的城门口。 小县城的城门口,城墙也早就已经倒塌多时,一眼望过去,前方都是片片低矮的房屋。 总算是一路上,没有再遇到什么陷阱。 穆大人神情是稍缓。 “中路军听命,进城搜索,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那些侍卫们诺了一声,个个持着兵器,作势就要冲进房屋内。 余下的侍卫,堵住了城门口,不让叶凌月等人进入。 “且慢!穆大人,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些,群英社和你们分明是一起进入秋林遗迹的,按照冒险的规矩,群英社也享有搜索秋林遗迹的权利。” 昙素一见,不肯了,上前就要和穆大人理论。 “昙姑娘,你好像只是群英社的一个副社长而已,薄社长都没说话,你这样做,才是真正的没规矩。众人听命,立刻给我搜!”穆大人不痛不痒的说道,别说对方只是个小小的群英社副社长,就算是薄情亲自和她理论,她也不怕。 在古九洲,九洲盟就是一切! 昙素还要理论,几名侍卫已经冲入了一旁的房屋,抬脚就破门而入。 几座沿途的房屋的大门一下子,都被踢开了。 忽的两女同时一愣。 就在房屋被踢开的一刹那,有一阵异样的噪音,落到了所有人的的耳里,两女同时花容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