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秘宝所在 - 神医弃女

第1215章 秘宝所在

每个进入秋林遗迹的人,很可能都有资格获得这里的控制权,昙素的父亲,当年也以为某个原因,获得了这里的继承权。 只是可能因为掌控力不够,或者是其他原因,没法子利用好那件秘宝,被反噬后落了个疯疯癫癫的下场。 “手帕!昙素的父亲当年记载在了手帕上的文字,应该就是关键。若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人,能找到那件秘宝,证明我们比昙素更强,让那件秘宝选择我们,我们就能反客为主,打败昙素。” 叶凌月和帝莘的眼底,同时亮了起来。 两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一番分析后,很快就找到了头绪。 “只是,那件秘宝究竟是什么,又藏在什么地方,我们一无所知,再或者说,昙素若是将它随身携带,那我们就没法子了。” 帝莘随即说道。 “不会,我想昙素应该还没有彻底控制那件秘宝,否则她不会对这次的秋林遗迹之行那么紧张。早前,我提出到秋林遗迹时,她的反应很是激烈,强烈制止我来。想来,她也担心,有人像她夺取她父亲的继承资格那样,打败她,获得秋林遗迹的认可。也就是说,那件秘宝,很可能是活物,昙素都没法子携带在身旁。” 叶凌月分析了起来。 当然,判断那秘宝是活物,那是因为早前鼎灵和叶凌月说起过。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先四下看看,必要时可能要挖地三尺。” 帝莘苦笑着,环顾了下四周。 秋林遗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当初的秋林县的整个县域,包括县城和县城后的几个小丘陵。 如今他们在昙素的虚拟空间里,没有元力护体,除了保持体力外,还要堤防附近有没有猛兽出没。 叶凌月和帝莘,当日就在秋林遗迹的县城中心,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在另一方天地间,一座简陋的民舍里,昙素和被她关押的薄情、秦小川、黄泉城主、袁星等人,正观看着眼前的镜音阵里的一幕幕。 和薄情一样,其他众人都被关押在一个个骨头构架而成的牢笼里。 他们早前也都被昙素的毒药所制,被迫关押在一起。 关于昙素就是秋林遗迹的幕后黑手的事,他们也才刚从薄情口中得知。 众人都满腹的愤怒,恨不得将昙素那张美艳歹毒的面孔,撕成了碎片。 早前叶凌月和帝莘的反应包括言行,全都通过了昙素的精神力,显像成形在阵法中。 “你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快把六弟和六弟妹放出来!” 秦小川气得不轻,他犹如暴怒的公牛撞在了骨牢上。 骨牢上的骨头上,闪动着一片片血光,那血光一照,秦小川就如被电击似的,全身一痹,连舌头都麻了,只能是瘫在了牢里,连骂人都变得不利索了。 昙素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炼制成了这些骨牢,每一个都是坚不可摧,早前众人趁着她不在时,也用了各种法子,可都没能成功脱逃。 这样反倒更加刺激了昙素,除了薄情外,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被昙素狠狠用了特殊的法子折磨过,个个生不如死,也就只有秦小川还有余力,肆意谩骂。 “放他们出来?呵,傻大个,你是第一次来秋林遗迹,所以不知道秋林遗迹的规矩吧。你可以问问你身旁的袁星,他到过秋林遗迹,最清楚这里的规矩。这个虚拟空间,一旦开启,只有满足一定条件,才能自动解除。条件之一,就是虚拟空间里的人全员覆灭,条件之二,就是时间。满足任一条件,都能活着离开。你说是不是,袁星?” 昙素脆声笑了起来。 那声音,犹如银铃般动听,可落在了众人的耳中,却和丧钟般可怖。 袁星的脸皮,抖了抖,眼底弥漫起了痛苦之色。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脸上。 “袁星,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早就知道秋林遗迹的秘密?为什么还要带着我们进来?” 薄情怒红着眼,质问着袁星。 凌月是为了完成袁星和老城主的遗愿,才来到这里的。 “我不知道,我在回来之前,根本不知道。我……我把这一切都忘记了。直到这个女人,再度开启了那个虚拟空间后,我才记起来。”袁星无力地辩解着。 “你们不用责问他,每一个活着离开秋林遗迹的人,都会被摸出一部分的记忆。袁星如此、老城主如此,当初逃走的群英社的社长他们也是如此。唯一能保留记忆的,就只有被以遗迹选中的人,就如当初的我和我的父亲。” 昙素很是骄傲地说道。 当初,群英社老社长和我父亲他们的考验是三天三夜。袁星和老城主的虚拟空间的时间是八天八夜。而这一次,他们要面临的是十天十夜的考验。 虚拟时空的开启,也是有时限的,这往往和继承人的势力有关。 很显然,昙素比起她的父亲还有其他秋林遗迹的继承人,实力更强。 “袁星,既然你都记起来了。不如你就和你的伙伴们说说,你们几个人是怎么度过那五天五夜的?告诉他们,你是怎么误以为自己的好友的血是兽血,吃着他的肉,靠着同伴的生命,熬过那八天八夜的。” 昙素咯咯笑了起来。 “不要再说了。”袁星猛地抱住了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咆哮声。 昙素的话,让他回忆起了那黑暗的一幕幕。 其他人听着昙素用最动人的声音,说着最惨无人道的事,只觉得心惊肉跳,眼前的昙素,在他们的眼中,就如恶魔般。 “十天十夜啊,不知道最终你们会看到叶凌月或者是她的男人,某一方成了白骨,另一方疯狂崩溃,还是说,两个人自相残杀,最后一起绝望地死去?” 昙素看着众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中前所未有的愉快。 “昙素。你放了凌月他们,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只要你放了他们。” 薄情再也听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