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他的爱,价值连城 - 神医弃女

第1217章 他的爱,价值连城

哪知一口喝下,叶凌月懵了。 水甘甜可口,哪有什么苦味。 “帝莘,这水没问题啊?” 叶凌月正色道,看向了帝莘,那厮正咧着嘴,望着她。 “好啊,你骗我。” 叶凌月当即明白,帝莘是为了让她喝水才那么说的,她抬起拳来,就要教训帝莘,拳头却一下子被帝莘抓在了手上。 “洗妇儿,别动,这回该换我喝水了。”见到她嘴边还未干的水渍,帝莘凑上前来,像是小狗似的,在她嘴角舔了舔,还美其名曰说,不能浪费每一滴水。 “……” 镜音阵外,早前还在担心帝莘和叶凌月的一干人等,就连年龄比他们大了不止一轮的黄泉城主司韵,这会儿都不由为两人的举动看得脸红耳赤。 这两口子,还真是什么情况下都不忘调(情)啊。 只是如此一来,早前对于两人的担忧一下子冲淡了很多。 能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还能苦中恩爱的,恐怕也就只有叶凌月和帝莘这一对小两口了。 薄情的面色也不大好,他嘀咕着。 “肉麻当有趣,有什么了不得的,换成了是我,也会把一切水和食物让给凌月的。” 只要给他机会,他丝毫不介意,和帝莘换一换,宁可在秋林遗迹里,和叶凌月历险的是他。 昙素更是差点没把鼻子气歪掉。 “这才是第一天而已,就让你们你侬我侬着,我就不信,三天后,你们还能保持如此的态度。” 就算她们再节省,三天之后,食物和水也会彻底消耗光。 昙素是秋林遗迹的继承人,她接手秋林遗迹后,秋林遗迹也闯入过一些人。 那些人中,有团伙,也有恋人,甚至还有好友至亲,这些人,在最初的几天里,都还能够以礼相待,你让我我让你的,可三天过去后,最多不超过五天,他们就会因为水和食物,态度剧变,开始自相残杀。 她甚至见过,有一些人,为了生存下去,和伙伴相互猎杀自己的至亲,交换而食。 但是那些人,在离开秋林遗迹后,都会陷入魔靥,精神崩溃。 这么多年来,无一例外。 她就不信,叶凌月和帝莘会破例。 第一天,安然过去了。 到了夜晚,为了避免夜袭,帝莘找了一处树洞,铺了些干草,让叶凌月休息,自己则是开了巡逻。 高度紧张了一天,叶凌月很快就睡着了。 没了元力后,她的体力终归是比不得帝莘那样的大男人的。 见叶凌月睡着后,帝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将树洞遮挡住后,帝莘快步走了出去。 盯了镜音阵足足一天的骨牢里的众人,这时候,也都有些乏了。 见叶凌月无恙,薄情宽了心,稍事打了个盹。 就连昙素也闭目养神了起来。 其余人,也各自趁着昙素不留意的时候,悄然检查着身子,希望能让消失的元力尽快恢复。 不吃过了多久。 昏昏欲睡的众人忽听到了一阵愤怒的声响。 “该死的帝莘,他竟敢!” 声音是薄情发出来的,他这么一喝,众人全都看向了镜音阵。 看到了镜音阵中,帝莘竟然独自大快朵颐着。 秋林废墟里,任何东西都是有毒的,帝莘吃的不用说,就是唯一的两人的食物。 吃了?帝莘竟趁着叶凌月睡觉的时候,一个人偷食? 就连秦小川,都面露不快,才是第一天,六弟怎么就…… “不对,你们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原来,帝莘并非一人,他带着那头白天抓来的丛林狈(上章,妖兽的名字修改了下),正在丛林里穿梭着。 那一片丛林,显然不是帝莘早前巡逻的那一片。 他带着丛林狈,四下寻找着,行为有些反常。 那头丛林狈,在帝莘的控制下,朝着丛林深处掠去。 它被关押了一天,没有吃也没有喝,这时候正饿着。 靠着本能,它四下找寻着食物,前方出现了一片翠绿色的果子,帝莘按住了丛林狈,摘下了几个果子,强迫丛林狈吃下去。 那头丛林狈死也不肯吃。 帝莘又换了一片灌木丛,这次是一种漆黑色的小浆果。 从林狈迟疑了下,狼吞虎咽,吃下了几个。 帝莘见了,这才不急不慢,摘下了十几个浆果,他拿起了一个,咬了一口。 一股辛辣,犹如辣椒般的气味,从咽喉直钻向鼻孔,帝莘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起来,他的腹部,一阵刀割似的疼痛。 他佝着腰,强忍下了疼痛,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直到腹痛消失了,他这才慢慢直起了腰。 他将余下的浆果收了起来,继续带着丛林狈往前走。 夜悄无声息地过去,帝莘如法炮制,带着丛林狈,一路寻找,相继找到了三四种野果。 直到丛林狈食用了大量的毒果,步履开始蹒跚,帝莘才直接将它击毙,将它身上的鲜血采集了下来,又开始寻觅第二头妖兽。 一个夜晚过去了,到了天边浮白的时候。 帝莘已经是疲惫不堪了,但是他的眼底却涌动着欢喜之色。 他的手中,多了一些毒性最弱的野果,还有一囊兽血。 这些,可以让他们再多支撑两天。 镜音阵中,所有人鸦雀无声,面面相觑着。 就连早前愤怒的薄情,此时脸色也是五色杂陈。 他们全都明白了过来,方才他们误会了帝莘。 “这,怎么可能。他竟以身试毒,也要……”昙素气得语无伦次了起来。 从来没有人,从来没有人像帝莘这样。 这个该死的男人,狡猾透顶的男人,他竟想到了用妖兽,在满是毒物的秋林废墟里,寻找毒性最弱的毒果和毒血。 无论是人体,还是兽体,对于毒药都有一定的抗药性。 只是轻微服用,并不会立刻致命,最多只会慢性中毒。 帝莘在确认秋林废墟没有无毒的食物和水源后,就想到了这一条对策。 只是他并没有立刻告诉叶凌月,因为他知道,若是他告诉了洗妇儿,洗妇儿一定不愿意让他一个人冒险。 “这小子,必定是经过了极其艰难的环境,才会懂得这样的生存之道,也许,他们真的能在秋林废墟里,活下来。” 就连黄泉城主都默默感慨,帝莘对叶凌月的那份爱意,价值连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