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发现秘境 - 神医弃女

第1222章 发现秘境

黄泉城主的猜测没错,薄情的确是要突破了。 薄情号称聚宝童子,福泽深厚无人可比。 对于他人而言的磨难,对于薄情而言,也许就是机缘。 他人之砒霜,之余薄情,那就是蜜糖。 由于自小出身在始魔宗,薄情和一般的名门弟子不同,他除了服用一些灵丹妙药外,还会服用一些毒药,用来增进修为。 时间一久,他的体质就被改造的和普通人不同了。 早前,昙素给薄情服用的控制元力的毒药,虽是遏制了薄情的元力,可是薄情很快也发现,他体内的元力,在迅速恢复。 而且恢复的速度,很快就超过了他早前的修为。 薄情发现在这一点时,欣喜之余,不动声色。 一方面,众人的性命还落在昙素的手中,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败手握秘宝的昙素。 另一方面,当时叶凌月并没有遭遇到生死危机。 可如今不同了,叶凌月意外坠崖,让薄情的最后一丝心理防线也崩溃了,反倒大大激发了他的潜质。 只见薄情的体内,丹田处,原本元力全无的丹田,元力如山洪般,陡然炸开。 嘭—— 炫目的元力,让他整个人就如一轮明月般,浑身沐浴在新生的元力下。 那元力,骤然震碎了牢不可破的骨牢。 强大的元力波动,甚至波及到周遭,囚禁众人的骨牢也一并炸开了。 就连昙素仿造幼年时的家,修造的这间民舍,也毁于一旦。 骨牢碎开后,众人只见到一道电掣般的光亮,陡然从眼前掠过。 薄情化为了一道极快的光痕,消失在视野里。 整个过程,众人甚至还来不及反应。 “靠!小白脸,你先别走啊,想法子也替我们解毒啊!” 回过神来时,秦小川苦巴巴着脸。 这一个个的,都是见色忘义的,留下他们这一群人,可该怎么办? 风,微凉,吹过了脸颊。 有股湿漉漉咸湿味,叶凌月觉得肩部一阵阵的疼,意识渐渐回笼。 她睁开了眼。 入目的是一片瓦蓝色的天。 电闪雷鸣般,她想起了早前发生的事。 她被银背螳螂袭击,跌落悬崖。 视线缓缓上移,直到落到了瀑布悬崖的下方,叶凌月才看清楚了这干涸的瀑布真正的高度。 嘶—— 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悬崖,足有两三百多米高,以她这般没有元力的身体,正常情况摔下来,这会儿早已成了粉末了。 她没死? 叶凌月僵硬地挪动着身子,发现那头金背螳螂,恰好被自己压在了身下。 金背螳螂支离破碎,很显然,在坠落悬崖的瞬间,叶凌月的运气很不错,用金背螳螂当了垫背的,这才幸免于难。 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她方才到底昏迷了多久? 帝莘应该早就已经回到聚集地了,找不到自己,那小子只怕又要急了。 得想法子上去。 叶凌月试着用力,只是背后被银背螳螂袭击的伤口很深,稍一用力就裂开了、 对了,瀑布下方,应该还没有被火烧过,也许可以找到止血的药草。 叶凌月环顾四周,想找找看。 这一看,她目光一滞。 “这里?” 没想到,瀑布下方倒是别有洞天。 这一片悬崖底部,像是一个小山谷,这里阳光晴朗。 这里,竟长满了各种新鲜的野果,一些食草的小兽旁若无人的在旁啃食着果子。 对于叶凌月这个外来入侵者,理都不理。 前面有一个宽阔的山洞,旁边有一口咕咚咕咚,流着泉水的泉眼。 叶凌月不顾伤势,快步走了上去。 她捧起了那水,舔了一口。 甘甜可口,是无毒的泉水。 “原始区域,找到了,就是这里。” 叶凌月忍不住激动万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到,她和帝莘找了许久的原始区域,就在这一片悬崖之下。 若非是银背螳螂袭击,只怕她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里。 叶凌月喝了几口水,又洗了把脸,在附近找了一种可以止血的月见藤。 尽管已经找到了原始区域,但是她始终不能掉以轻心。 昙素监视着整个秋林遗迹,自己跌落悬崖,昙素必定也是目睹了的。 昙素为了保有原始区域的所有权,势必正往这里赶来。 她必须在昙素赶来之前,将秘宝找到。 叶凌月迅速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和鸿蒙天相比,秋林遗迹的这片原始区域看上去更小,也更加简单。 一眼看过去,四周的景色,一目了然。 一小片长满了各种毒草和药草的丛林和草坪,还有一汪泉水。 没有茅草屋,只有一个山洞。 那山洞,也不大,只能容纳两个人左右。 山洞里,只有一面很光秃秃的山壁。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叶凌月费了一刻钟,将四周都找了一遍,但是没发现任何秘宝的踪迹。 “难道说,真如帝莘早前猜测的那样,昙素将秘宝藏在了自己的身上?” 叶凌月皱着眉。 若是如此,她和帝莘就没法子突破秋林遗迹了。 叶凌月沉思着,目光徐徐在附近仔细地搜索着。 忽然,她的眼神定了定,看向了山洞。 相较于原始区域的其他地方。 附近这片区域中,只有这山洞的入口处,地面的草被生长最是稀少,看上去,应该是经常有人出入。 原始区域和秋林遗迹的其他地方不同,只有这里,才不受昙素的精神力的控制。 能出入这里的人,如今只有昙素,那就是说,昙素经常在山洞一带出入。 为什么呢? 难道说,山洞里另有蹊跷。 叶凌月不禁又走入了那个山洞里。 山洞很小,最多只能供两份躬身进入,甚至连外面的日光,都能照进山洞。 早前叶凌月也看过了,山洞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面朝着东面的墙壁。 墙壁上也没有任何字迹。 “为何昙素要经常进出这个山洞?” 叶凌月不禁用手摸过了那面山壁。 “不准碰它!” 背后,一道暴烈的爪风伴随着猛烈的轮回火之力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