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大危机 - 神医弃女

第1237章 大危机

听到了吼叫声时,小九念忽的警觉了起来。 “停,有些不对劲。” 虽然和小赤赤相处的时间很短,可是小九念和它就如心有灵犀似的,默契无比。 “怎么了?小家伙,要是走不动,就别勉强,老怪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背你过去。可别耽搁了大家的行程。” 金乌老怪吐槽道。 “赤赤说,前面有问题,我们不能走。” 小九念鼓着个包子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噗,就你怀里这小家伙?就算是阿骨朵说它是灵兽,可它充其量也就是只小奶兽。你不走,我们可走了。” 金乌老怪眼睛一瞪,趁着小九念不留神,一把拎起了他的衣襟,用元力控制住了他的几处要穴,强行将他带过去。 “你快放开我。”小九念搂着赤赤,不停地叫嚷着。 众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都不相信小九念和赤赤的话。 一来,小九念的年龄实在是太小了,连他们这些轮回境的武者都没有察觉到风吹草动,何况是他。 二来,这一带是群英社偷渡的老地方,从未出过事。 小九念抱着赤赤,金乌老怪的元力,控住了他的几处穴道,他没法子动弹。 小九念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不由看向了两旁的山壁。 他隐约好像看到了山壁上,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 一定有问题。 小九念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其他,冲着小赤赤使了个眼色,一人一兽“啊呜”着,你一口我一口,齐齐咬住了金乌老怪的手。 “哎呦喂。” 一不凑巧,又恰好咬在了金乌老怪的旧伤上,老怪哇哇大叫了起来,一只得是松开了小九念。 其余众人,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来。 “你这小鬼,敬酒不吃吃罚酒,气煞老夫了。看老夫不把你的嘴给堵起来。” 金乌老怪哇啦啦叫着,如老鹰抓小鸡似的,就要去抓小九念。 小九念拔腿就要跑。 “老怪,不要和小孩子胡搅蛮擦。”阿骨朵和几名社员只好上前阻拦。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阵隆隆作响,两侧的山壁上,大量的山石滚落。 那些山石,足有上千斤重,滚下时,惊起了滚滚尘烟。 眨眼间,前方就被巨石掩埋住了。 原本还一脸怒容的金乌老怪还有阿骨朵等人,面色骤变。 若是小九念方才不“捣蛋”,他们眼下已经被压在山石下了,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山石滚落之时,原本空无一人的山壁上,顿时出现了的数十个身影。 “何方贼匪,敢在群英社的地盘上闹事。” 群英社的社员们心底一凛,怒斥道。 “大胆群英社,竟敢忤逆九洲盟的命令,私挖通道,暗行偷渡之事,我等奉九洲盟陈堂主之命,前来缉拿尔等贼匪。” 说话间,那几十道人影几个起落,已经包围了附近的山头。 几十把弓箭清一色俩亮了出来,对准了小九念、金乌老怪等人。 九洲盟! 群英社的几人听罢,都暗呼不妙。 九洲盟在偷渡方面控制极严,一旦抓到偷渡客,都要杀无赦。 可他们这条密道,兴修已久,从未被发现,这一次的偷渡规模也小,怎么会突然被发现了? 群英社的这些人哪里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正是因为早前在秋林遗迹被叶凌月和帝莘狠狠修理了一通的穆大人。 此人是个锱铢必较的小人,她表面上从挽云师姐那得了消息,不再追究叶凌月等人,可背地里,一回到九洲盟,就将叶凌月以及群英社告了一状。 叶凌月如今已经是黄泉城的新城朱,以穆大人的身份,还不足以对叶凌月使坏,但群英社就不同了。 群英社毕竟是黑(道)起家,做的投机取巧违法的事总是会落人把柄。 恰好这时,穆大人又查到了群英社的偷渡路线,就命人埋伏在了这里,存心要群英社好看。 “几位,前路被封,九洲盟的人又是人数众多,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迅速往回撤。” 那几名社员见对方分明是有备而来,一边示意众人回撤,一边放出了求救讯号。 “不知死活,竟还敢求救,弟兄们,一个不留。” 刹那间,整个山谷里杀声漫天。 九洲盟的巡逻使们如飞蝗般扑杀而来。 金乌老怪和阿骨朵掩护着小九念,一路往回退。 “那小崽子不会武,先抓住他。” 九洲盟的人也是老手,他们一眼就看成了,小九念是个拖油瓶。 话音才至,一名巡逻使手中长剑一劈,长剑上挟着淡蓝色的元力,一看就是个修炼轮回水之力的武者。 金乌老怪不敢小觑,掌心通红,金乌火化为了绵绵掌力,与那长剑撞在了一起。 铿—— 一阵鸣音,两人的身子同时往后倒退了数步。 金乌老怪的面色红光一闪而过,掌心上,已经多了一道小口子。 那小口子上,沁成了丝黑红色。 “卑鄙,竟在剑上抹毒。这就是你们古九洲大陆上所谓的正义之士?” 金乌老怪呸了一口浓痰。 “对你这种偷渡者,还需要讲什么正义。” 对战金乌老怪的,显然是这一群巡逻使的头目,他一剑得手后,眼不怀好意地瞟了小九念和阿骨朵一眼。 他见阿骨朵长得美貌,小九念也是长得白净可爱,顿生了歹念。 “其他人都杀了,这女的给我抓回去,当我的第七房小妾,至于这小的,卖给奴隶贩子。” 忽的探爪,朝着小九念抓去。 “阿骨朵,你带着小九念先跑。” 金乌老怪没想到,九洲盟的人会如此卑鄙。 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几人实力又不如对方,这样下去,必定凶多吉少。 他大吼了一声,冲上前去,示意阿骨朵带着小九念快跑。 群英社的社员们也齐齐喊道。 “阿骨朵姑娘,快带着蓝小少爷逃。” 阿骨朵含着泪,一把抱起了小九念,杀了一人,强行冲开了一个突破口,放足狂奔。 身后,杀声一片。 “我去追那女的和小的。” 那巡逻使眼看两头肥羊跑了,哪肯作罢,一挥手,招呼了四五名巡逻使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