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4章 变异的轮回之力 - 神医弃女

第1254章 变异的轮回之力

小吱哟离开后,牢房里只剩了小噩兔和秦小川。 小噩兔毛发乌黑,比起抢眼的小吱哟,它很适合藏匿在终年不见阳光的牢房里。 秦小川很快发现,和性格跳脱无厘头的小吱哟不同,小噩兔的性子冷静的多,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有人进来了,就躲到一旁的稻草垛子里。 过了没多久,又有两名侍卫进来了,从他们口中得知,管事今天还真是倒了大霉,不小心扎伤了自己后,出了门又不留神摔了一跤,撞得头破血流,昏死了过去,好不容易才救回了一条命,医师说他这七八天是没法子动弹了。 “管事大人说了,都是你害得他这么倒霉,让我们继续给你放血灌金。” 那两名侍卫恶狠狠地说道,两人恶狗般,就要扑上前来。 埋伏在了暗处的小噩兔,眼眸一动,忽然间,那两名侍卫就跟撞了邪似的,打了起来。 外头的侍卫闻声赶了进来,竟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失控着斗了起来。 一时之间,十几个侍卫你一刀我一刀互砍着。 秦小川在旁看的好不热闹,他神乎其技般的看了看小噩兔,若是说早前管事的事还是意外,可现在一看,六弟妹的这头小兽还真有些能耐。 看它几乎没怎么动弹,就把这一大群人弄得晕头转向,混战了一番。 一直到半个时辰后,那些侍卫们打得鼻青脸肿,几乎没了人样,才个个恢复了清醒。 他们一醒来,看看彼此的模样,再看看没事人似的秦小川,个个目露惶恐。 “灾星,这人真是天大的灾星,谁碰谁倒霉。” 那些侍卫们就跟见了鬼似的,一个个争先恐后,往外逃,谁也不愿意再碰秦小川。 “看上去,你暂时安全了。你的体质很好,不过这几日一直用刑,还是受了些内伤,我先帮你治疗下。” 小噩兔这才又到了秦小川的面前。 它和叶凌月学医术时间还短,但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治疗法子。 “赐福治愈。” 就如发动噩运诅咒时那样,小噩兔的双瞳里,发生了变化。 秦小川感觉到有一股白光,落到了他的身上,就像冬日里的暖阳,他周身一片暖融融的,紧接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顺着它的四肢百骸散开。 身上的酸痛感,神奇般的消失了。 “哗,小家伙,你的医术好高明。我感觉我体内的内伤好了许多。” 秦小川叹为观止,满脸的赞赏。 “不,比起我们家主人,我还差了许多。” 小噩兔憋红了脸,又是兴奋,又是激动,这也是它第一次运用神奇的治愈之力。 它不由想起了主人在传授完它基本的医术知识之后,语重心长地说过的一番话, “兔兔,你的诅咒之力也好,噩运也好,其实都是人心使然,说白了,那不过是一种另类的精神力。你抱着向恶之心,强加于人,就是诅咒之力。若是你抱着助人之心,施舍于人,那就是治愈赐福之力。” 小噩兔最初还不相信,如今看来,主人说的却是对的。 在小噩兔的帮助下,秦小川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总算免过了被放血灌金的噩运,一人一兽小心蛰伏着,等待着叶凌月那一边的消息。 在医术上有了重大突破的同时,作为小噩兔的医术领路人的叶凌月也在紧锣密鼓地利用鬼娃娃,试着治疗杨城主的毒。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进入了城主府的小院。 房子里,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的杨城主,这几日彻夜不能眠。 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了个古怪的丹傀。 鬼娃娃取出了一封信,由于杨城主不能说话,叶凌月又暂时没法子躲避开的人形战兵的监视,只能是通过书信的法子,和杨城主交流。 信上,叶凌月写明,她炼制了一种丹药,也许可以解开杨城主的毒。 杨城主看了信后,没有流露出太过兴奋的表情。 他对那个卑劣之徒司徒南的医术,很是清楚,此人虽然很是卑鄙,但是他的确是个了不得的方士,他炼制的丹药,一般人根本没法子解,否则,他也不会在毒入五脏后,才发现自己身中剧毒,那时候已经太迟了。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鬼娃娃和杨城主,俱是一惊。 当房门被推开的一刹那,鬼娃娃飞身一跃,人就如一只大蝙蝠似的,匍匐在了房梁上。 走进来的,却是司徒南和罗衣。 “老家伙,考虑了这么多天,你想清楚了没有。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把城玺交给我的好。” 司徒南用毒控制了杨城主,但是杨城主很是顽固,他又是个孤家寡人,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被司徒南控制。 杨城主一直不肯把象征城主权利的城玺交出来,这样一来,即便是司徒南,也没法子彻底调动金之城的精锐势力。 杨城主不愿意去看司徒南那张丑恶的嘴脸,索性就闭上了眼,不答话。 “老家伙,到这时候还冥顽不灵,罗衣,好好招呼他。” 司徒南气得不轻。 一旁的罗衣走上前去,抬起了手掌,她的双掌上,轮回雷之力聚集在一起,一碰到杨城主,杨城主的身子就止不住一颤。强大的雷之力,就如雷击般击在了他的身上。 杨城主只觉得浑身上下,就如万蚁啃噬,疼痛不已。 饶是杨城主这般的,曾经是神通小圆满的高手,也吃不消,直接昏厥了过去。 “罗衣,看来你最近的实力又强了,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傀儡。” 司徒南在旁看着,啧啧称叹着,他走到了罗衣的身前,捏着她的下巴,一脸的欢喜。 手下是女人柔软光滑的皮肤,触感颇好,司徒南心头一荡,忍不住吻上了罗衣的唇。 司徒南到了金之城后,炼制了多具人形战兵。 这些战兵之中,只有罗衣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罗衣任由司徒南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一直到司徒南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手,罗衣也没有半点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