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凌月的弟弟 - 神医弃女

第1257章 凌月的弟弟

叶凌月和帝莘的这种特殊的默契感,自从来了古九洲大陆后,就日益明显。 尤其是两人分离开又再度相聚后,这种感觉就加深了许多,就像是老夫老妻那样。 有时候,叶凌月甚至于不需要说话,帝莘就能心领神会,同样的,帝莘也是如此。 这种感觉,早前无论是在凤莘还是巫重身上,都没有过。 但是有时候,叶凌月又会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仿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人,也曾和她这般默契过。 究竟是谁呢? 叶凌月皱了皱了皱眉,想得脑壳都疼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是脑海中,隐隐有个高大的身影,明明想不去来,却依旧挥之不去。 一只略显粗糙的手,抚上了她的眉心,轻轻揉捏了起来。 定眼一看,却是帝莘笑着,抚平了她打了结的眉。 “洗妇儿,别想了,凡事有我。” “我和你一起去闯金刚阵,我也想看看,用傀之书炼制出来的金刚阵,到底有多厉害。” 叶凌月感觉着眉心的温暖,脑海中的那个影子越来越淡。 冰雪覆盖的北之境,神殿的御书房内。 奚九夜眉心紧锁,他的桌案前堆积着大量的奏章。 今年,北之境尤其寒冷,神域内,大量的作物被冰雪覆盖,境内的神民们生活艰难,边境方面,一些荒兽肆虐,袭击村落,他像神帝方面,请求排几名医者过来治疗伤情,结果却被浮屠天的人给拒绝了。 好一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被称为神界神医聚集地的浮屠天在这种时候拒绝他的请求,个中的原因,奚九夜又怎会不知。 夜凌光……医佛云笙八荒神尊夜北溟的第三子,也是云笙的几个自子嗣中唯一一个继承了云笙的医术的,夜凌月的那个双胞胎弟弟,浮屠天如今的掌控者。 八荒界,终于忍不住,想要报当年的仇了嘛。 “哼,一个小小的浮屠天,还真以为,我北境没了他的帮助,就会束手无策。” 奚九夜丢下了手中的那份奏折,在御书房内踱着步。 “九夜哥哥。” 兰楚楚在一名女侍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她的肚子已经有四个多月大了,腰部微微有些臃肿。 她着了见华贵的极地雪熊制成的斗篷,眉宇描绘的很是精致。 母凭子贵的兰楚楚,自打服用了的奚九夜给的神丹后,心情大好,连带着面色也红润的很。 “兰儿,你怎么来了。” 奚九夜见了兰楚楚,强压下了心头的不悦。 “我看到神殿里的梅园里的梅花开得正好,想让你陪我去看看。” 兰楚楚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奚九夜了,奚九夜自从天罡殿回来后,就显得有些不对劲,不过一想到夜凌月的血肉炼制而成的神丹,已经在自己的腹中了,兰楚楚也就没有多想。 赏梅? 这种时候,他哪来的心情。 奚九夜心底不快,兰楚楚什么都好,对他的衣食住行照顾的无微不至,唯独不懂得审时度势。 北境的灾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个时候,他需要的不是这种附庸风雅的赏梅,他需要有人替他出谋划策。 若是以前,夜凌月还在的时候…… 奚九夜心底一紧,想起了多年之前,他刚获得北之境的统治权。 那会儿的北之境,环境比眼下还要恶劣百倍,有那么一个人,裹着单薄的衣服,嘴唇冻得发青,与他头抵着头,商讨着怎样让北境的神民们,度过严寒的冬日。 那时候的他也还不是神尊,连一件像样的大裘都没有,他只能把她搂在怀里,用自身的神力,替她暖着手脚。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是个女子,甚至还埋怨过,她怎么那么瘦那么小,身为一个“男儿”,跟个娘们似的。 他甚至还记得抱着她的时候,心中想着,怎么会有人的身上这么香。 他犹记得,那时候他只要一个眼神,不用再多说什么,那个聪明的犹如生了颗玲珑心的人儿,就会明白他的意思。 多少年过去了,那人去了后,冬日里,他就再也没有替任何人暖过手脚了。 “九夜哥哥,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咦,九夜哥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这时,一只温暖的柔荑拽住了奚九夜的手,打断了奚九夜的回忆。 兰楚楚的手很暖,可是却怎么都没法子温暖奚九夜的手,他的心中忽的一阵苦涩,又有一股莫名的烦躁。 “兰儿,我这几日政务繁忙,若是没什么事,你不要来找我。你若是想赏梅,就让手下的人陪你去。” 说罢,他挥挥手,命兰楚楚退下。 “九夜哥哥,你会后悔的。” 兰楚楚噙着眼泪,跺了跺脚,使性子地夺门而去。 她虽是神帝的私生女,但是从小就养尊处优,奚九夜又是她心爱之人,他何曾这么和她说过话。 见兰楚楚小步跑了出去,奚九夜张了张口,可一看到桌案上的奏章,他冷下了脸,最终还是没有去追赶。 兰楚楚跑了几步,本以为奚九夜会追上来,可哪知走走停停,始终不见奚九夜,一气之下,发力跑了几步。 身后侍女惊呼着。 “娘娘,小心您的身子。” 兰楚楚哪里肯听,她头也不回,也不顾侍女的呼喊,一路跑到了梅园。 北境天气寒冷,尤适合梅花的生长,梅园的梅花开得正好,红色的梅花花瓣,落了一地,看上去,就如一点点的鲜血般。 走了几步,哪知地上积了些冰,滑的很,加之兰楚楚又穿了件厚重的熊裘,脚踩在了衣摆上,脚下一个打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下去,兰楚楚就觉得腹部一阵绞疼,下身一阵黏糊糊的热意。 “我的孩子,快,快来人,找人救我的孩子。” 兰楚楚想起了多年前,自己因为夜凌月临死前爆发出的可怕力量,不甚动了胎气,小产的那一次。 心中明白,自己一定是不小心动了胎气。 难道这一次,她又要丢了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