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嫌我“小”,我只是没发育好 - 神医弃女

第127章 嫌我“小”,我只是没发育好

沙狂直到断了最后一口气,他的眼还是没有合上。 最是讽刺的是,他的儿子沙战的尸体,也还躺在一旁的地上。 叶凌月走上前去,在沙狂的身上搜了搜,摸出了金库的钥匙,还有一个暗金色的小袋子。 除此之外,居然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早前雷霆子以及其他东西,一个都没有。 “这个袋子?”叶凌月纳闷着,看了眼手中的袋子,叶凌月将精神力渗入了袋子中,这一渗透,叶凌月惊奇地发现,里面内有乾坤。 暗金色的小袋子里,居然是有一个一平大小的空间。 里面大大小小,堆放着几十样东西,从银票再到那五个雷霆子,以及一些珠宝首饰以及山海帮的这么多年收刮过来的民脂民膏,其规模,又是一个小金库。 “那是百宝袋,是方士炼制出来的一种特殊的储物的袋子。”就在叶凌月摸索着这个宝袋的用处时,一个呆着几分戏谑的声音,期期然的飘了过来。 叶凌月听了那个声音,顿时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像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她身处山海帮的金库,沙狂为了提防官兵,可是下了九道锁的,如今九道锁都还在,这个声音…… “怎么又是你?见过闲的没见过这么闲的。”叶凌月瞅瞅金面男子。 最近,她和这讨厌的家伙,碰面的机会也太频繁了吧。 叶凌月可以肯定,巫重绝不是璃城或者是秋枫镇的人,对于他,叶凌月一无所知。 对于未知的事物,人总是本能的排斥,但又感到一丝好奇。 这男人实在是太过神秘,来无影去无踪,不过他出现的三次,都是她生死攸关的时候。 “谁会担心你这么一个前没胸后没屁股的黄毛丫头。”金面男子那张樱色的唇,很是好看,可从那里头蹦出来的话,一字一句都让叶凌月气得牙根疼。 这该死的男人,好像每一次出现,都没什么好话。 “谁没胸没屁,我只是还没发育好。”叶凌月下意识地挺了挺胸。 她刚重生时,傻女叶凌月的身材只能用营养不良来形容,前后完全没分别。 可这阵子,随着伙食的改善,还有修为的提高,叶凌月的个头和身形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她这么一挺,已经小有规模的胸还真引来了金面男人的侧目。 意识到男人的眼神,从调侃变得暧昧起来时,叶凌月打了个哆嗦,她差点忘记了,这个男人早前曾对……她吓得一步弹开,双手抱胸,深怕对方忽然化身为大灰狼,把她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一根。 许是从未见过叶凌月有过这样的模样,金面男人爆笑出声,笑声在金库里不停地回荡着。 “小月月,你真是太对本尊的胃口了,只可惜,你还太‘小’了点,等你‘长’到本尊一手都握不住时,本尊再考虑,将你一口吞下去。”说着,他的眼色,还在叶凌月的胸口,多看了几眼。 叶凌月气得面红耳赤,偏又不能发作,她深知,这男人的实力强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就连凤凰神兽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个流氓……”叶凌月横了他一眼。 “若非是我这个流氓,设局诈赌了沙少帮主,你以为你这一次,能够那么容易扳倒山海帮。告诉蓝应武,就说沙狂父子俩,欠了我巫重的钱不还,他们的人头,我带走了。”金面男子说罢,衣袖一拂,只见躺在了地上的沙狂和沙战父子俩的人头,就跟变戏法似的消失了。 叶凌月刚要回答,金面男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地上只留下了两具,没有头的尸体。 “凌月!凌月!你在里面没事吧?”金库外,一阵焦急的询问。 叶凌月被沙狂挟持后,蓝彩儿也通知了叶家的人,蓝太守他们也一直派兵在外面守候,深怕沙狂会对叶凌月不利。 哪知道,就在天亮前后,守在金库外的官兵,忽觉得一个人影从金库里闪了出来,只可惜那人影快得很,连蓝太守都追不上。 蓝彩儿生怕叶凌月有变,就在外面询问了起来。 等到叶凌月将金库的门打开后,地上只剩了两具尸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才,进入金库的是什么人?”蓝太守等人,见叶凌月没事,松了一口气。 可在看到沙狂的死法,蓝太守的神情又凝重了起来。 在他看来,叶凌月绝对不可能杀得了先天高手的沙狂。 “是……巫重,义父,你认识巫重这个人嘛?”叶凌月迟疑着,将巫重让她转告给蓝太守的话,又复述了一变。 听到巫重的名字时,在场所有人的神情,在一刹那都变了。 金库里,一片死寂,谁都没有开口。 “太守大人,外面……外面那些山海帮的帮众,全都被人给杀了。”一名官兵跑了进来,打破了金库里的沉闷。 他的神情,又惊又慌。 “有话慢慢说,什么人都被杀了?”蓝太守的眉头抖了抖,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渐渐腾起。 难道,杀死沙狂,掠而来两父子的人头的人,真的是那个巫重,那个传说之中,可怕至极的男人? 昨晚,沙狂挟持了叶凌月后,太守命人,将一干山海帮众,大约五六百人都控制住了,关押在了山海帮的练武场上。 哪知道,就在天亮前后,官兵们换班的空档里,五六百名的山海帮的帮众,居然都死了。 更让人心寒的是,这些山海帮的脑袋,全都被一掌击碎,死无全尸。 对方下手,又快又狠,分明是一个人做的。 “真的是鬼帝巫重,只有他,才能在千名官兵的眼皮子底下,探囊取物,杀人于无形。”蓝太守这般经历了沙场血战的人,此时,也不禁为了巫重的血腥和残忍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太守大人,那人杀了人后,还在练武场上,留下了一行字‘小小礼物,不成敬意’。”那名官兵说完,忍不住“哇啦”一声,狂吐了起来。 任凭谁,同时看到五六百具无头尸体,都会和那名官兵一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