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呆萌系男保镖 - 神医弃女

第132章 呆萌系男保镖

“姐姐,先看看。”叶凌月拖住了蓝彩儿,她对那个大块头,生出了几分兴趣来。 “十文钱就能打一拳?嘿嘿,这买卖划算,小爷们的拳头正发痒,来,这里有一百文,买十拳。”两三名小厮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那是威武侯府的下人,这群人平日就喜欢作协恃强凌弱的事,不是些好东西。”蓝彩儿很看不上那些人,撇撇嘴,同时又有些担心地看着那名大块头。 镇远侯、安国侯、威猛侯、长平侯乃是夏都有名的四大贵族侯,除了叶凌月出生的镇远侯府洪府,和安敏霞的安国侯,这威武侯就是第三大贵族侯。 四大贵族侯,都是大夏的贵族之后,享受着世袭的侯位,府中无论是少爷小姐,还是下人奴仆,都个个眼高于顶,不把平民当人看。 侯府打死人的事,也是屡见不鲜,但是因为慑于四大贵族侯的势力,这些事,一直被打压了下去。 那几名小厮存心就是要找茬,他们一人摸出了十个铜板,七八个人围了上去。 能在贵族侯府当小厮的,大部分都是练过拳脚功夫的。 这些人一上去,就拳打脚踢。 那大块头也不吭声,一直挨了七八拳后,大块头忽的抓住了一名小厮的手。 “你们给了七十文,七拳。再打,加钱。” 一听大块头居然还要加钱,那些在街道上横行惯了的小厮们骂骂咧咧了起来。 “哪来的贱种,居然敢和我们要钱,你知道我们是谁嘛,我们可是威武侯府的。要钱没有,要拳头很多,上!” 这名小厮说罢,他的手腕发出咔擦一声,居然被那大块头给折断了手。 “打人可以,骂人不可以。”那大块头也火了,他肩膀一撞,将那名断手小厮撞飞了出去。 另外五六小厮见了,岂肯善罢甘休,仗着人多势众,其中一人反手抱住了大块头,另外几名一记偷袭,就往大块头的腹下击去。 哪知这一拳下去,那名小厮就如打在了一堵厚实的墙壁上,惨叫连连。 原来这大块头的肌肉,就跟钢铁铸得似的,一拳下去,那些小厮没伤到人,反倒把自己给伤了。 大块头怒吼一声,身上迸出了一股猛兽般的气势,将身后的那名小厮摔了出去。 不过是几个会合的时间,六七名侯府小厮,或是躺在地上哀声连连,或是断胳膊断腿的,没有一个可以好好站起了。 “走着瞧,得罪了侯府的人,你别想在夏都混下去。”那些小厮彼此搀扶着,逃命似的逃出了奴隶市场。 这小子,真是真人不露相,居然三拳两腿,就把威武侯府的小厮给打的落荒而逃。 这让附近那些,被四大贵族侯府的小厮们欺负过的人们,顿时觉得解气不少,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叫好声。 “看不出啊,这小子要么是天生耐打的体质,要么就是气力惊人。”蓝彩儿也看的目瞪口呆,她本还以为,这大块头今天要倒霉了呢,亏了她还以为这小子挨不住几下。 “姐姐,这次可是你看走眼了。”叶凌月看的眸光闪烁。 她摸出了一个银锭,走到了大块头面前,放在了他的托盘上。 那银锭子,可至少有十两重啊。 大块头看得愣了愣,再抬头看看叶凌月,发现给钱的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姐时,他那张脏得看不清楚的脸上,一阵发红。 “我不能收你的银子。”大块头挠挠头。 近看之下,叶凌月愈发觉得这大块头个高,叶凌月居然只到他的胸口,而且他的体格很是强横,全身的腱子肉鼓鼓的。 叶凌月的大腿都还没大块头的胳膊粗。 难怪方才威武侯的那些小厮,会被折断了手,疼得哭爹喊娘。 “为什么不能收?”叶凌月好笑着,眸子弯弯,显得更加俏丽可人。 “手……手会疼。”大块头指了指那个纸牌,再掰着手指头数道:“一拳十文,一两随意打,没力气了打了,还要歇歇。十两银子……要打一辈子……你的手会疼。” 大块头愁眉苦脸着,他虽然脑袋不大灵光,可看叶凌月身娇肉嫩的,生怕自己的糙皮,弄疼了人家大小姐的手。 感情这小子以为,叶凌月给的赏银,是要打他一辈子? “哈哈,太好笑了。我还以为你脑子不大好使,想不到,见到了美女也知道怜香惜玉啊。”蓝彩儿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不打你,你叫什么名字?”叶凌月示意蓝彩儿别闹。 “燕澈,十七岁。”大块头的口音里,还夹杂着一股生硬的口音。 “燕澈,我想让你做我的侍卫,这十两银是你第一个月的薪酬。”叶凌月倒是挺喜欢这个透着傻气的大块头的。 义母说的也没错,她既是要在夏都立足,就要适应夏都的规矩。 她如今是将军府的二小姐,身边也应该多几个可以信任的人。 “凌月,你打算让他当你的贴身侍卫,那可不成。”本还在一旁笑得很没形象的蓝彩儿,一听凌月要聘燕澈,第一个不答应。 这小子,虽然块头长得结实,可一看就是个没学过武的,要保护凌月,难不成要用他一身的蛮力不城。 要知道,这可是夏都,风吹落一块瓦片,都能砸死好几个先天高手的夏都啊。 “凌月,你真的要买这个小子?他看上去呆头呆脑的,而且还不是夏人。”蓝彩儿觉得,找家奴就必须找机灵点的,这个叫做燕澈的小子,虽然人高马大的,但总觉,透着股呆气。 叶凌月也在观察燕澈,他的鼻梁如刀削一样,很高,眸色是蔚蓝色的,显然不是大夏的人。 他应该从中原一带逃亡过来的中原人士,那边的人,或是修炼邪术,或者都是些蛮夷,很难调*教。 “他有双很干净的眼。”叶凌月历来信自己的眼力。 “那也不成,知人知面不知心,除非这小子能打得过我,否则,我不答应让他当你的侍卫。”蓝彩儿怎么也不肯点头,她认为,燕澈绝不可能是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