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桃花瘴 - 神医弃女

第1326章 桃花瘴

经过叶凌月和帝莘的统计,已经有三分之二的镇民都被冤煞气附体。 “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我们必须展开反击。帝莘,明日开始必须每日抓一些镇民回来,我来负责治疗他们身上的冤煞之气。” 叶凌月以为,在没有找到冤煞之气的来源之前,也不能坐以待毙。 她的鼎息可以治疗冤煞之气,只要镇民们不再被二次感染,就可以避免冤煞之气情况的恶化。 但是鼎息也不能过度使用,照她自己的估算,她一天能用鼎息最多治疗二十个人左右。 “洗妇儿,这样你会不会太辛苦了?” 帝莘心疼洗妇儿。 可是见叶凌月心意已决,帝莘也没有其他法子。 他决定先去将挽云师姐和黄俊解救出来。 白天里,大量鬼子在镇上游荡,所以帝莘在考虑了一番后,决定夜晚再去偷袭。 “帝莘,听说你打算去抓被冤煞之气感染的人,我陪你一起去。” 帝莘刚准备动身,哪知罗千澈跟了上来。 帝莘皱眉,除了保护洗妇儿,他素来喜欢独来独往。 可罗千澈今日表现得很是异常,早前她和叶凌月闹了不愉快后,非但没有发小姐脾气,还一反常态,帮助起镇民的饮食起居来。这会儿又主动请缨去祠堂抓人,帝莘不免有些奇怪。 “两个人彼此有个照应,难道你不想早点解救出你的同伴嘛?”罗千澈死缠烂打着,跟着帝莘不肯离开。 无奈之下,帝莘只得是与她一同前往祠堂。 “我刚从镇长那得到了一份地图,可以抄近道到祠堂,不如你跟着我走?”罗千澈说罢,扬了扬手上的一份地图。 帝莘也不置可否,他只想早去早回,免得洗妇儿在码头担心。 见帝莘没有反对,罗千澈眸间,有喜色闪过。她和帝莘几个起身回落,已经穿越了大半个渔寮镇。 “不好,有人跟踪我们。”就在腾空掠过一间民宅时,罗千澈忽的惊呼了一声,抓住了帝莘的手,两人一同落到了一个院落里。 院落里空空荡荡的,显然是因为鬼子事件,里面的人都逃光了。 “哪里有人?”帝莘不动声色地把手臂从罗千澈的手里抽了出来,四下扫视着。 这时,有个人影从前方闪过。 帝莘快步向前,一掌袭向了那个暗影。 一阵冷风吹过,前方哪来的人影,却只有一条纱幔。 帝莘撩起了纱幔,这时,从纱幔的背后,喷出了一道粉色的迷烟。 帝莘吸入了一口迷烟,心知不妙,急急退了几步。 那迷烟一入鼻,帝莘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沉。 身后的院落里,粉色的迷烟缭绕。 罗千澈也吸入了不少迷烟,她粉脸上荡漾着一阵红光,觉得身子燥热了起来。 她撕扯着衣物,直到身上只剩下了一件内衣,走向了前方那个高大的背影。 帝莘此时,也觉得浑身一片发热,腹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炸开似的。 一双手,如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腰肢。 女人柔软的身体,贴了过来。 他听到了一个呢喃的声音。 “帝莘,我要你。” 帝莘回过身躯,他的眼中布满了红色的血丝。 他的眼前,有个人影在摇晃。 那是一个女人的脸,女人的脸渐渐清晰,化为了叶凌月的脸。 看到院落里,越靠越近的两个人,院落的墙头上,光子眉开眼笑。 “哈哈,帝莘,看你这次还不中招。” 原来这一次,全都是光子和罗千澈合谋设下的陷阱。 有了奚九夜在前,光子一直担心自家阿姐被渣男再次欺骗,为了再这里设陷阱,光子甚至还把自己身旁的那些个神侍都赶跑了。 不知何故,他总觉得帝莘和奚九夜是一类人,两人都同样拥有傲人的容貌,一般的实力强横。 更甚于,帝莘被奚九夜还要更让人难以捉摸。 帝莘身上有一股和可怕的煞气,让光子每每靠近,都要打个哆嗦,光子不明白,自家阿姐是怎么忍受得了帝莘的。 想来想去,光子就想出了这个计谋,不惜联合罗千澈,也要下套帝莘。 那粉色的迷烟叫做桃花瘴,是一种带了催情和幻术成分的特殊毒粉,一旦沾上了,人神妖都逃不了。 光子趴在墙头幸灾乐祸着,他的计划二实在是太完美了。 “阿姐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对这渣男失望,到时候阿姐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阿姐会失望……会难过……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光子越想越觉得有些忐忑不安。 阿姐已经受过一次奚九夜的伤害了,若是这一次帝莘再背叛,阿姐会不会更加悲痛欲绝。 他可不想阿姐难过。 “糊涂,我怎么这么糊涂。哎,陷害那渣男事小,让阿姐伤心事大。” 光子猛地拍了自己一记脑门,开始后悔了。 他从墙上跳了下来,就往院子里冲。 一定要在大错酿成之前,阻止啊。 光子冲进了院子,嘴里嚷嚷着。 “住手,帝莘你敢对不起阿姐,我废了你。” 可光子一看,前方哪里有帝莘和罗千澈的影子,倒是地上躺着个人,正是被捆绑了起来的罗千澈。 他吃了一惊,忽觉得背后一阵阵凉飕飕,回头一看,却见帝莘居然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我就说罗千澈今天古古怪怪的,原来是伙同了你,一起给我下套。” 帝莘脸色深沉,他早就怀疑罗千澈有异,也不怕戳破,就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搞什么鬼,进入院落时,他第一时间就闭了气,那些粉色的桃花瘴,他根本就没有吸入腹中。 “哎哎,你干什么!” 光子大叫连连。 他的手,被帝莘那个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的家伙给反转扭在了背后。 “干什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你就好好留在这里。” 帝莘冷眼睨着光子,强忍着冲动不拧断这家伙的脖子。 他把光子一捆,丢在了地上,闪身就准备离开了。 “等等!帝莘,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对付你?还有,你知道我和凌月是什么关系嘛?她要是知道你这么对付我,绝不会放过你的。”光子情急之下,大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