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究竟是谁辜负了谁 - 神医弃女

第1337章 究竟是谁辜负了谁

鲛人王冲着帝莘点了点头,表示感激。 他的举动,只有同样身为男人,又同样有着挚爱的帝莘才会懂得。 他跳入了水中,迎着巨浪,艰难地摇摆着鱼尾,接近那海底水鬼。 “绮雪,是你,对嘛?” 鲛人王颤着声,他的额头,那一抹神印发出了暗淡的光芒。 听到了绮雪两字时,已经频临绝望的罗千澈不由看向了那水鬼。 “鲛人王,你乱说些什么,你说它是我娘?这妖怪怎么可能是我娘?” 罗千澈哑然失声。 一天之内,她接连遭受了多个打击,可无论是哪一个,都不得眼前这水鬼竟会是自己的娘亲的残酷事实。 这诡异丑陋的水鬼,怎么可能是她的娘亲。 她虽说一出生,娘亲就难产死了,从未见过娘亲的真容。 看罗千澈自小就听父亲和城主府的一些旧人们说过,她的娘亲罗绮雪是一个聪慧美丽的女子。 她的娘亲,可是水神血脉,可她一样,是水神的继承人。 水神的血脉,无论男女大多冰肌玉骨,具备出众的美貌和智慧。 她们待人接物,很是谦和有礼。 可这水鬼,非但杀戮成性,还丑陋不堪,它残害了渔寮镇无数的镇民。 “它就是……她是绮雪。原来是你,难怪我会觉得那么熟悉。绮雪,你变成这样子,是因为我嘛。很抱歉,当年我辜负了你。你若是因此心生怨恨,那就把一切的仇恨,都发泄在我身上。这一切都和渔寮镇的镇民们无关,更和千澈没关系。她是你的女儿,和你一样拥有水神血脉的女儿。 鲛人王越来越接近那水鬼。 水鬼像是石化了般,又像是在倾听鲛人王的话,它那双和人眼很是相似的血红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怪异的光。 周围,海浪渐渐平息了下来。 那双眼中,也渐渐出现了柔和之色。 可就在这时,只听得“嗤”的一声,那水鬼的身子忽然僵住了。 “不,你绝不可能是我的娘亲,我没有水鬼娘亲,该死的怪物,别想再蒙蔽所有人,死,你给我死去吧!” 罗千澈目露凶光,将体内的轮回水之力凝聚成一把锋利的长刃,刺入了那水鬼的心窝处。 水鬼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叫声,它的身旁,波浪滚滚。 触角似的藤条,疯狂地袭向了罗千澈。 “嗤嗤”数声,九死一生之间。 鲛人王挡在了罗千澈的身前,数十根箭一般的藤条将鲛人王浑身上下,刺得伤痕累累。 罗千澈手中的轮水之力溃散开,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鲛人王的身子,从她眼前跌落。 海面上溅起了一片红色的浪花。 鲛人王用着最后一丝气力,扑向了海底的水鬼。 “绮雪,停手吧,不要再一错再错了。我早就该猜到了,这里是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只是为什么,你会变成这副模样。那些都是你的子民,你最在意的子民。” 鲛人王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叶凌月再也忍不住,想要跨上前去,可还未走过去,她就是一愣。 墨离海上的冤煞之气,淡了许多。 “绮雪,你是不是在怪我,没有按时回来找你。对不起,我回来迟了。若是你还恨的话,就把那一切怨恨,都发泄在我身上吧,镇民们是无辜的。”鲛人王说着,试着从身上摸索着什么。 终于,他摸了出来。 他的手上,是一盏已经压扁打湿漉了的花灯。 那是水神节上的花灯。 这些年来,他每年都会放一盏。 他听说过,水神节上放出去的花灯,能够一直流淌到忘川黄泉河内,亡魂都能收到那花灯。 他一直在找,在找罗绮雪的亡魂。 他要和她说一声对不起。 看到那花灯时,水鬼那犹如头发般的藤叶一颤,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哭声。 那是个女人的哭声。 “墨……墨泽” 一团光晕从藤条里飞了出来,藤条迅速枯萎,从里面显露出了一个魂魄来。 那魂魄虽很是模糊,却依稀可辨认出一名女子的魂魄。 那魂魄踉跄着,到了鲛人王的身前,轻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墨泽却是鲛人王的名字,在这片领土里,只有一个人才知道鲛人王的名字。 那正是罗绮雪的魂魄,她伸开了手,想要扶住鲛人王,可她只是魂魄啊,根本没办法碰触到鲛人王重伤的身体。 “不!你怎么会是我娘!你不可能是我娘。你们俩都在骗我,一对狗男女,你怎么对得起我爹和水之城。” 罗千澈看到了娘亲的魂魄时,尖叫着,她怎么也不肯接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娘亲的缘故。 这算什么? 她本该早已死去的娘亲,一直冤魂不散。 罗绮雪还在这片该死的海域里,等着鲛人王。 两人这番生离死别的模样,算什么? 罗千澈的质问,让罗绮雪和鲛人王都痛苦不已。 尤其是罗绮雪,她也知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可原谅,她该怎么解释? “他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对不起他们的,分明就是你那猪狗不如的父亲罗谦。” 光子走了出来。 “你胡说,你个下贱的舞女,你居然敢栽赃我爹,你究竟是何居心?” 罗千澈勃然大怒,抬起手就要打光子。 “啪”的一记耳光,光子下手又快又狠。 “这一巴掌,是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敢骂我的人,还没出世呢。你不信是吧,我就让你看看,事情的真相。” 光子早就想教训罗千澈了,这女人,早前一直排挤自家阿姐不算,还老是想勾搭帝莘。 虽说他也看帝莘不爽,但好歹帝莘是阿姐的所有物,岂容他人觊觎。 说罢,眸光一变,只见他的瞳,慢慢变成了金色。 罗千澈被光子扇了一耳光,又气又怒,和光子拼命的心都有了。 可她一碰触到光子的眼神,浑身一震,灵魂深处,升腾起了一种敬畏之感。 那双金色的瞳,如同能看穿她的灵魂似的。 只见一股柔和的神力,从光子的身上弥漫开。 海面上起了一层雾,雾气朦胧中周遭的一切开始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