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离家出走”的师父紫 - 神医弃女

第1363章 “离家出走”的师父紫

叶凌月的这几封信,分别送到了青洲大陆的不同地方。 最快收到信的自然是孤月海的无涯掌教。 有了前几次的送信经历后,无涯掌教也知道,这看似轻飘飘的信,意义非凡,就跟捧了烫手山芋似的,往了独孤天跑。 “尊上,凌月的信。” 无涯掌教对着独孤天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虽然可以用神识传音,可无涯掌教这阵子莫名地喜欢上了说话靠吼这种最原始的交流方式。 这“凌月”两字还没化为回音。 紫堂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无涯掌教的面前。 他一抬眉,无涯掌教忙将信双手奉上。 忽的,山涧底一股罡风卷了上来。 那封信“撕拉”一声,被撕成了两半。 一半还在无涯掌教的手中,另一半却落到了地上。 无涯掌教打了个哆嗦,心虚地望了眼紫堂宿。 紫堂宿那双修长的眉眼,一点点沉凝了下来。 他盯着那信。 信封上“师父紫亲启”五个字被分割成了两半。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一点点攀爬上来。 “尊上,要不要弟子用术法修……” 无涯掌教嗫嚅了半句话,紫堂宿有些负气地一把从他手上扯过了信,衣袖一拂,余下的半封信落到了紫堂宿的手上,一言不发不见了影。 无涯掌教站在了山崖上,一阵冷风吹过,心拔凉拔凉啊,他好像又得罪了紫堂尊上了。 他会不会成为孤月海史上,得罪紫堂尊上次数最多的掌教? 他真是愧对孤月海的列祖列宗啊。 被罡风撕裂的信就被修复如初,可紫堂宿却没了平日收到叶凌月信时的欢喜样,虽然那欢喜样最多也就是嘴角的弧度比平日弯一点点。 这一夜,紫堂宿站在了独孤天那一棵高大的紫叶菩提上。 这棵紫叶菩提,扎根于独孤天中,叶凌月一度以为这是棵梧桐树,直到某一次,才从紫堂宿口中得知,这是棵菩提树。 这倒也怪不得叶凌月,她自从得了玉手毒尊的传承后,在她眼中,植物只有两种区别。 有毒的,没毒的。 她还有一次很无聊的问师父紫,梧桐和菩提有什么区别。 紫堂宿想了很久,只回答了一句。 “菩提本无心。” 叶凌月当时听了,却是不信,还嗤笑道。 “怎么会无心呢,师父紫,你难道没发现菩提叶是心形的嘛。在我说,菩提树是最多情的树,满满一树都是心。” 夜风吹着心形的菩提叶,哗然作响,就如海浪般。 夜空之上,群星闪耀。 几乎整个青洲大陆的头顶,都顶着同样的一片天。 但是相同的天,在不同的人的眼中却是不同的。 一声鹰唳声,三界鹰如一枚划破暗夜的箭落到了自家主人的身旁。 它沉着声,叫了几声,那双金棕色的眼中浮着担忧之色。 却见紫堂宿衣袖下,那双修长精瘦的手,掐了个法诀。 在法诀的作用下,紫堂宿的眼中,那一片静谧的墨色星空发生了变化。 夜间,化为了浅灰色的白云如浪潮般翻涌起来。 星空之中的,原本固定不动的星辰,自发移动了起来。 就好像,这一片星空化为了一盘棋,而那些星辰就如棋子般,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那些棋子移动着。 星象竟在不断地变化着。 一副景象抽象地出现在了虚空中。 那是一张脸,黑漆漆的平常无奇怪的脸,可那张脸上却有一双比夜明珠还要亮几分的眼。 脸的主人正在放足奔跑着,她的身后似有什么东西在追赶。 她在寻找出路,可她的眼前只有一条又一条狭长黑暗的冗道,纵横交错,像是没有边际似的。 忽的,她的脚步顿了下来。 前方出现了一个背影,那是个男人的背影高大而又饱含威势。 看到了男人时,女子的眼中露出了惊诧之色。 一道光刃划过,斩入了女子的腰腹中。 她的身子被斩成了两半,血溅了一地…… 星空恢复如初,足以让星辰发生异变的可怕天地之力一下子消失了。 紫堂宿的身子一下子僵直了。 “死……会死。” 紫堂宿的唇里,晦涩地吐出了几个字。 那撕裂的信,让紫堂宿有了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不惜动用了天地星盘之力,只会为了推算出叶凌月的吉凶。 天地星盘,说起来和当年丹宫陈鸿儒的灵器星盘有几分相似之处。 只是紫堂宿的修为比起陈鸿儒之流又岂止强了一丝半点儿。 着天地星盘的威力也更大,它竟是完整地推算成了某人某个时刻时的生死危机。 “不能再有……第二次……” 紫堂宿灰色的发垂落下来,他那双漂亮的紫瞳里带着异常的坚定。 三界鹰不安地叼住了自家主子的衣袖。 紫堂宿抚了抚它的脑袋。 “我心意已决。” 第二日清晨,无涯掌教和往日一样在房中打坐。 一阵没来由的眼皮子直跳,他掐指一算,老脸顿时成了苦瓜脸。 “师父大事不好了,有巡山的弟子发现,独孤天附近的树木全都枯萎了。不知是不是独孤天里出了什么事,师父您要不要去问候下紫堂尊上?” 无涯掌教座下的大弟子急匆匆走了进来,满头的大汗。独孤天是在整个孤月海最偏僻的角落,但又是整个孤月海灵气最充裕的地方,那里的树木多年没人照料,却一直郁郁葱葱。 一夜之间枯败,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啊。 “不用了,传话下去,独孤天十里之内不准任何人出入,紫堂尊上他老人家闭关了。” 人早已不在独孤天了,问有个鸟用。 紫堂宿乃是独孤天的灵力之源,他不在了,独孤天自然就成了荒芜之地。 无涯掌教镇定地说道。 “闭关?那尊上他要闭关多久?” 大弟子犹不死心,还关切地问了一句。 “兴许是一年半载,也兴许是永远。” 无涯掌教的内心是抓狂的。 他真是孤月海的千古罪人,他居然因为一封信,把紫堂尊上给气跑了。 紫堂尊上不会永远都不回孤月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