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母与子,父与子 - 神医弃女

第1365章 母与子,父与子

“刀戈,我听说这阵子大夏边疆并不太平?” “不错,大草原那一带出现了一群神秘的兽族,已经有不少的百姓惨死。夏帝本打算派聂风行前去,但聂风行的妻子最近刚怀了第二个孩子。夏帝已经问了我的意思,我打算领军前去平乱。” 蓝应武之后,刀戈和聂风行作为少壮派的领军人物,已经成长成了大夏的栋梁之材。 叶凰玉和聂风行成亲后,生了一子,前阵子刚怀上了第二胎。 “我随你一起去。” 蓝彩儿霍然起身,她的脸上换发出了不同的光彩来。 “你?可是彩儿你不是担心……” 刀戈哑然。 “别忘了我是蓝家的女儿,小九念在古九洲开始属于他自己的历练之旅,我这个当娘亲也该有自己的战场。” 那个意气风发的蓝彩儿仿佛又回来了,只有不断成长才能够克服前方的重重困难。 比起凌月为了帝莘,不惜前往古九洲,她蓝彩儿这个做姐姐的,实在是太逊色了。 她的实力还不足以前往古九洲,那她就留在青洲大陆,等待着她的亲人和她的爱人们归来,哪怕她白发苍苍亦在所不惜。 蓝彩儿将对儿子和阎九的思念,埋在了心底,开始了属于她自己的征程。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对着遥远的彼方,默默地在心底念着。 “阎九,我只希望,你在妖界能早日和我们的儿子相遇。他的名字叫做九念……对不起,我甚至来不及告诉他,他的父亲叫做阎九,他是个很了不起的妖。” 风带着一个母亲最诚挚的祈祷,吹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在荒芜的妖界妖路上,有个小男孩站在了天际之下,对着地平线的那一端。 “九念,你又想你娘了?” 小老虎赤赤叼着一块血淋淋的肉,跑到了小九念的面前,一身火红的皮毛就像是一团燃烧的小太阳。 小九念看了眼血淋淋的肉,没有多说,忍下了腹部翻腾的恶心感,他大口啃起了肉来。 妖兽的肉不比青洲大陆的肉,生吃的兽肉,腥味极重而且口感很粗糙,就像是有砂砾在嘴里跳动那样,让他的牙齿很难受。 可小九念还是吞了下去,因为他知道这些妖兽的血肉对体质的强化很有效。 小九念进入中原地区一个月多来,身子如春日历的野草般迅速生长,不过是三岁的他看上去已经和六七岁的孩童差不多个头了,不仅仅如此,他的身体敏锐度和五感都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 小九念很明白,赤赤恐怕也是深知这一点,才不停地让他吃妖兽肉的。 “我离开家很久了,我娘一定很生气。” 小九念和赤赤进入中原地区,前往妖界已经有一个月了。 这也是小九念第一次离开家那么久。 对娘亲和外公外婆的思念,在最初的几天里,没日没夜困扰着小九念。 可很快,他就被迫将这些抛弃在了脑后。 因为越接近妖界入口,他和赤赤面临的大小危险就越多。 小九念那圆滚滚的小脸蛋,经过了一个月的艰难跋涉后,少了几分圆润,但他眼底的光芒却更加明亮了。 他小小的身子上,有大大小小无数道的伤口。 这些伤口有些是被过路的妖草荆棘划伤的,有一些是被妖兽袭击时留下来的。 可哪怕是再严重的伤,小九念也没有哭过鼻子,痛得厉害时,他就舔舔伤口,他也不让赤赤帮他疗伤,因为他知道,赤赤的妖法虽然厉害,可它年纪还很小,不能过多的动用妖术。 而且一旦动用了妖术,赤赤可能会被其他妖族袭击。 他得保护好赤赤,哪怕他实力上不如赤赤。 尽管没有阎九的陪伴,可小九念成长在了蓝府,身旁的几个长辈,无论是蓝应武还是干爹刀戈,都是自小教育他,男人必须保护好女人。 赤赤虽然是妖兽,可是它也是母兽。 小九念理所当然地不愿意让赤赤冒风险。 见小九念将生肉吞了下去,赤赤眨了眨眼。 这个人族,比它想象得还要坚强。 他明明很讨厌生吃肉,可是为了怕火种引来妖兽的注意,他一路都陪着它吃生肉。 最初的时候,他连黄疸水都吐出来,然后就是拉肚子,可到现在,他可以眉头都不皱一下,将一块生肉吃下去。 人族,好像也不像兄长说得那么脆弱……那么卑鄙嘛。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进入妖界,抵达北狱司?” 小九念填饱了肚子后,望了眼前方那条仿佛永远没有边际的妖路。 “大概再过一天就可以抵达妖界了,你其实主要把我送到妖界入口就可以了,你为什么想要去北狱司?你难道不怕嘛?” 赤赤也吃饱了肚子,它腆着小皮球似的肚子,舒服地趴在了小九念的身上,让他用手帮自己顺毛。 小九念沉默了,他要前往北狱司的原因很简单。 一个是让赤赤安然抵达,另外一个原因是他想到北狱司打听下,关于他父亲的消息。 小九念知道的关于父亲的消息很少,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可是小九念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妖,而且是一个很厉害的妖。 没有人告诉小九念这件事,他身上有妖血这件事,是他自己发现的。 在小九念很小的时候,当他有一次被太学的孩童们辱骂是野种时,他一怒之下的,和五六个太学的孩童打了起来。 那是些年长的孩童,小九念被打得很惨,可最危急的关头下,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条条怪异的纹路,他脑中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们,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等到小九念清醒过来时,那些孩童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也是遍体鳞伤,他一个人偷偷躲到了太学里,昏睡了一个晚上,等到他再醒来时,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 而那些被他打伤的太学的孩童们却足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为了这件事,小九念被蓝应武关在了府内禁足了足足三个月。 从那时候开始,小九念就知道了,自己和其他人不同,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