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间接接吻,怒 - 神医弃女

第1408章 间接接吻,怒

宣武城可真小啊。 叶凌月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一天里遇到了两个看着很碍眼的人,真是倒胃口。 嘴里原本清香四溢的茶水,一下子变得难喝了起来。 她重重地搁下了茶杯,就准备起身走人。 哪知奚九夜却长腿一跨,走到了她的桌前,那双清冷的眼直勾勾盯着叶凌月的眸。 “这里可有人坐?” 叶凌月还有奚九夜身后的洪明月等人俱是一愣,尤其是北境十三骑的几人,心里都直犯嘀咕。 爷今个是怎么了? 他平日不是最烦和这些凡人打交道的嘛,就连和金三少那些人在一起时,他都是单独一桌,从不和那些人共坐。 他在所有人中,也就唯独对明月姑娘稍微态度和缓些,可也就只能算是不冷不热而已。 洪明月听了,也不是滋味,她奉命接近奚九夜。 奚九夜对她的态度的确还算不错,可却没有表露出半点男女之情来。 可为何,他遇到了叶凌月后,态度却如此不同。 其实别说话是洪明月和十三骑,只怕连奚九夜自己都说不清自己的心态。 他到人界,他一直反复告诫自己,是为了找寻九州鼎,改善北境的局面,可他内心的深处,却似乎有一个不同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遇到了洪明月和眼前这位黑脸女子时,尤其明显。 这两女,一人的相貌很像夜凌月,一人的眼神和夜凌月很是相似。 若是真论起相似程度,那洪明月更像,而且和洪明月相处的几日里,奚九夜也发现了,洪明月此女心思细腻,很是聪慧,对他也是体贴入微,甚至比起兰楚楚来也是毫不逊色。 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没法子把洪明月和曾经的夜凌月完全看成一个人。 想到了这些,奚九夜眸光更沉了。 叶凌月却是翻了个白眼,正要开口拒绝,可一看茶寮里,的确是人满为患,也就她这桌最空。 “桌窄,坐不下。” 叶凌月瞟了眼奚九夜的身后,四个侍卫,这架势,真是比她这个城主还气派。 “你们四人坐一边。” 奚九夜却是淡定自若,直接坐在了叶凌月的对面,洪明月见状,嘴边漾起了一抹笑,坐在了叶凌月的身侧。 “姐姐,许久不见。” 洪明月话音才落,叶凌月噗地一声,全都喷在了洪明月的脸上。 茶叶渣渣,打的洪明月脸皮一阵疼痛。 见过贱的,没见过比这更贱的。 你说吧,一个人死了几次了,偏还不死,还顶着一张和自己长得差不多的脸,用自己才会有的笑脸冲着你喊“姐姐”。 叶凌月顿时有种见了鬼的感觉,偏她又不能说破。 洪明月的粉脸一僵,奚九夜也是挑了挑眉。 “叶城主,你这般做未免太没教养了些。” “呵~什么姐姐,什么叶城主,说得我们仨好像很熟似的。”叶凌月嗤着笑了一声,抹了抹嘴,她的好教养,全都叫姓洪的狗们给吞了。 “不打不相识,我们好歹打过两次架。” 奚九夜不紧不慢取过了叶凌月前面的那壶茶,替每个人都斟了一杯茶。 “这位大人,你是记性不好呢,还是记性不好呢。我不!认!识!你!们!” 叶凌月一把就打翻了奚九夜递来的那杯水,起身就要走。 却是一只手,横的伸了出来,突兀地抓住了她的手腕,那手指一根根收拢,仿佛禁锢住的不是叶凌月的手,若是她的灵魂。 “你讨厌我?” 奚九夜高大的身影,堵住了叶凌月的前路。 因为年少时丧父丧母的缘故,北境的这位神尊,自小就是个敏感的人。 他能感觉到,这位叶城主对他有敌意。 其实,他只是偶然经过了宣武大街,却意外发现了她。 他看着叶凌月和贾富贵谈笑自如,那张不甚起眼的黑脸,配上那双新月般的眸子,让她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可是为什么一遇到他,她就会变身成了一头全身都长满了刺的母刺猬。 还未碰触,就恨不得将他扎得千疮百孔。 奚九夜的手指很冰,却很有力,他执拗地抓着她的手。 一个英俊冷漠的男人,对上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这样独特的场面,立时吸引了茶寮里其他客人的注意力。 “真好笑,你以为你是灵石,人人都喜欢不成。” 叶凌月一把摔开了奚九夜的手,手腕上多了一道红痕。 真是个野蛮人,叶凌月丢给他一记眼刀子,丢了块灵石在桌上,就走了出来去。 看到了叶凌月手腕上的那条红痕,奚九夜终归是没有再拦着她。 洪明月坐在一旁,没有吭声。 见了洪明月低眉顺眼的样子,奚九夜没有再说话,坐了下来,却是坐在了叶凌月坐的那个位置上。 他随手拿起了一杯茶,一口喝下。 “奚大哥,那杯茶……” 洪明月轻呼了一声,奚九夜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喝的茶,是早前叶凌月喝过的那杯茶。 他不禁一愣,唇齿之间,仿佛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慢慢渲染开。 奚九夜的心底,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感蹿了上来,他凝视着茶杯,猛然想起,自己喝了她喝过的茶,那不就意味着……指间,仿佛还有女子柔软的皮肤的触感,奚九夜的耳根子,可疑地红了红。 “爷,买回来了。” 就在奚九夜握着那个茶杯,放也不是,喝也不是时。 北境十三骑的一人走了进来,递上了一瓶黄泉水。 原来,奚九夜经过宣武大街时,就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能量波动,而这种波动,就是来自“甲天下”商会售卖的黄泉水。 奚九夜凝视了下黄泉水,神识一扫,很快就发现了这水的不同寻常之处来。 “你认识方才的那人?”他没听错的话,洪明月方才喊她姐姐。 洪明月一愣,迟疑了下。 “认识,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她懂得医术?” 奚九夜又问了一句。 “她是一名方士,医术好像不错。” 洪明月小心翼翼地答道,刻意不提叶凌月的名字,她记得叶凰玉那贱女人以前身受重伤,听说后来就是叶凌月给治好的。 “若是这水是她炼制出来的,那她的医术恐怕不仅仅是不错那么简单了。” 奚九夜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那一瓶黄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