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 乱了心 - 神医弃女

第1428章 乱了心

眼看帝莘和奚九夜两人,一前一后,全都没了影。 光子和秦小川回过了神来。 救阿姐这种事,光子自是不甘示弱,撒腿就往神通池冲去。 “我的姑奶奶,你别去瞎参合了。”秦小川一看,吓得脸色都变了,二话不说,拎起了光子,就往外拖。 “傻大个,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救凌月。” 光子气得一脚i蹬在了秦小川的腿肚子上,看一脚踢下去,光子的力道被反弹了回来。 震得光子觉得自己的脚一阵阵的抽疼,再看秦小川的衣下,肌肉鼓鼓囊囊像极了一座座小山丘,里面涌动着一股生机勃勃的力量。 光子看了暗暗吃惊,这傻大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亏了自己用的力气不大,若是寻常的武者一招下去,岂不是要被这奇怪的气力反噬的内伤了。 “你去瞎参合啥,六弟妹啥时候轮到你救了,这不是有六弟嘛。” 在秦小川眼里,六弟帝莘就是万能的,要是六弟不在,他二话不说就会去救六弟妹,怎么也轮不到光子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 光子听听,觉得秦小川说得也有那么点道理。 一个帝莘加奚九夜已经很乱了,他再去只会乱成一锅粥。 况且,他对自家阿姐也有信心,他隐隐猜测,这神通池的垮塌,没准还是阿姐捣得鬼,就是不知道,阿姐有没有得到神通技。 秦小川拎着光子,一路飞奔出了九洲会馆,跑了几步,那厮又自言自语道。 “不过说起来,金三少那边那个叫做奚九夜的干嘛也冲在那么前头,难道金家的那个纨绔也还在神通池里?” 神通池毁,九洲会馆的地面开始大面积塌陷,九州会馆里的人,全都争相逃了出来。 房屋一座座的倒塌,陈堂主面无人色。 “老头子,我们家老头子还在里面,不要拉着我。” 付老夫人一看到毁于一旦的九洲会馆,两眼一黑,险些没晕过去,她挣扎着,就要往九洲会馆里冲。 “蓉影,你别冲动,付三石那老家伙命可硬着呢,他一定会出来的。”五灵城主边拦下了情绪激动的付老夫人边问着陈堂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九洲会馆建立了那么多年,从未出过事,这次怎么说垮塌就垮塌了。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 陈堂主也是焦头烂额,会馆突然垮塌,压伤了不少人,还有最紧要的神通池,也不知这会儿怎么样了。 “马城主来了。” 人群中,马城主奋力推开了人群,快步走到了陈堂主的面前。 “怎么回事?” “神通池塌陷,九洲会馆整座下沉,我暂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有人出来了,快上前问问。” 陈堂主和马城主见了九洲会馆里,掠出了几个人。 面如土色的金三少由着月沐白搀扶着,后头还跟着个洪明月,还有一些进入神通池的其他武者方士们,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大好。 马城主看来几眼,没有发现洪玉郎。 “玉郎呢,他不是跟着你们一起进去的,他怎么没出来。” 马城主焦虑着,寻找着宠妾的身影。 “他死了。” 洪明月极不情愿地吐出了几个字。 “死了……” 马城主身躯一震,面容黯了下来,他对于洪玉郎甚是宠爱,甚至为了他,不惜顶着外界流言蜚语,也要让他进入神通池,可他却死在了里面。 “他是怎么死的?” 马城主质问着洪明月。 洪明月眼睫颤了颤,不知从何说起,一旁的月沐白借机说道。 “是黄泉城的叶城主捣的鬼,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神通池忽然塌陷,洪玉郎逃避不出,被压死在了里面。” 月沐白虽是到了神通技,可他的离火蛛却被帝莘控制,狠狠羞辱了月沐白,这口气不出,他月沐白难平心中的怒火。 “又是她,她几次三番与我为敌,杀我挚爱,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马城主气得须发颤动,双拳紧握咯咯作响。 月沐白将洪玉郎之死的脏水,泼在了叶凌月身上,一旁的那些同样进入神通池的听了,也是默不作声。 一来他们惧怕金家的势力,二来这次进入神通池,除了最早的月沐白和两三个幸运的人得了神通技,其他的神通鱼,全都被叶凌月吸引走了。 如此一来,众人连半个神通技都没捞到,自然恨得牙紧,他们巴不得“罪魁祸首”叶凌月遭到报复。 洪明月则是若有所思着,瞟了几眼人群。 她心中咯噔一声,意识到奚九夜不在。 可是她明明记得,方才在混乱之中,奚九夜的元神与她一起出来了,也是亏了奚九夜的指引,她和金三少等人才得以顺利循着安全通道逃了出来。 难道说,他又回去了? 为了叶凌月那个女人? 洪明月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不觉中,她对奚九夜竟也生出一种不一样的情感来。 洪明月想了想,返身就往九洲会馆里去了。 “怎么六弟妹还没出来,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舞悦等人在人群中苦苦寻觅,却没有发现叶凌月的身影,不仅如此,她们发现,连帝莘也不见了踪影。 好在这时秦小川拖着光子跑了出来。 “大伙,你们都不要慌,六弟进去了,他一定会救出六弟妹的。” 秦小川在人群中找了找,看到了五灵城主和付老夫人时,快步上前。 “老夫人,城主,刚才我出来时,遇到了付堂主。他让我带句话来,让你们不要担心,他很快就会出来了。” 秦小川的话,让五灵城主和付老夫人都如释重负,尤其是付老夫人,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骂道。 “个死老头,他不要命啦,这种时候还往里面冲,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 秦小川在旁听着,不禁为这对老夫妻的感情唏嘘不已,如果将来光子也能那么对他就好了。 秦小川再偷眼看看光子,光子在九洲会馆外不停地徘徊着,不时往里面看去,指望着能早点看到阿姐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