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荒唐之事 - 神医弃女

第1448章 荒唐之事

这一日,叶凌月和黄泉代表队的其他人将整个粮仓的粮食都盘点了一遍。 不盘点不知道,这一盘点,叶凌月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北仓的粮食少了。 而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少,整个北仓的粮食整整少了五十担。 五十担可不是个小数目,换算起来,相当于是五千斤粮食。 而且很怪异的是,这五十担就是不久前刚少掉的。 叶凌月当即就叫了来看管北仓的老者前来问话。 可是叶凌月询问了几次,那老丈都是装聋作哑,一副听不清楚的模样。 “老丈,你不用再装腔作势了,我早就观察过,你行动自如,听力也完全没有问题。我们的队伍里,有医者,你再装也没用。你说,这些粮食到底到哪里去了,你若是答不出来,我立刻禀告县令。” 叶凌月眉头一凛,忽的怒喝了一声。 这一喝之下,老丈吓得膝盖一软,普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人,大人饶命,小的也不是故意的。小的也实在是有苦衷的,那些粮食也不是小的黑心偷了去。那些全都是救命的粮食啊。” 说罢,那老丈就头如捣蒜,磕头求饶,一直到额头都磕成了血迹,仍旧不肯停下来。 代表队的众人见了,面面相觑,还是挽云师姐实在看不下去,上去强行拉起了老人,好生安抚后老者才平静了下来。 “大人,小的多说也没用,还请大人跟着小的一起去个地方,你亲眼看到了,就会明白了。” 老者叹了一声,说罢就带着叶凌月等人离开了北仓。 老人带着叶凌月走出了房阿县大概四五里远的一个乡村。 那乡村紧挨着山,山中大概数千村民,是房阿县下属的多个村落中的一个。 一进入村落,叶凌月就觉得不对头。 她留意到,整个村落里的植被,包括附近的山地梯田里的植被都干枯了。 牲口棚里的牲口也东倒西歪,看上都是饥渴难耐。 村落里的百姓,个个面黄肌瘦。 几个孩童手中提着个破碗,乌溜溜的眼盯着叶凌月等人。 “姐姐,给点吃的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了。” 一个梳着小辫子的小姑娘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拉了拉她的衣角。 众人心中“咯噔”一声。 “老头,怎么回事,你们偷了那么多粮食,为什么这些孩子还挨着饿,你不会是中饱私囊吧!” 秦小川抓起了那名看仓库的老头,厉声质问着。 “小玉,你在这里干什么,快走。” 一名妇人听到了动静,匆匆从一间破败的房子里跑了好出来,看到了叶凌月等人吓得抱起了孩童,连忙逃开了。 “这是干什么,我们又不是会吃人的妖兽。” 光子不满意道。 他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月光戏班子的台柱,到那里不是前呼后拥,一堆的拥护者,怎么村落里的人见了他们,地虎都很害怕。 “大人,你先别动怒,你先放下小的,小的快透不过气了。”老头愁眉苦脸着,央求着秦小川。 叶凌月一个眼神,秦小川才把人松开了。 “这些村民把你们当做来收纳税官了,村里的粮食也没有中饱私囊,就放在村长家。” 老人摇了摇头,带着叶凌月找到了村长家。 村长家的后院,果然整整齐齐堆放着大量的粮食,一查看,数量一点不少。 “村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村里的粮食,不分发给村民?” 叶凌月脸上,浮起了薄怒之色。 “大人,你是有所不知。这些粮食不能动,这些都是用来纳税的粮食,若是少了一担,整个村子都要跟着遭殃。” 村长愁眉苦脸着,这才娓娓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告诉了叶凌月。 原来,这个村叫做盘村,村落世世代代都靠种植高粱米为生。 由于这一带水土很适合高粱米的生长,一年可种植两季。 房阿县就每年都向村里征收一定的粮米税赋。 原本村落里一直有余粮,缴纳完税赋,村民们也还算能糊口。 可就三四个月前,村落里的水井和河道不知什么原因,都干涸了。 加之这几个月,房阿县一带天气干旱少雨,村里连人畜用的水都不够了,更不用说浇灌粮田了。 眼看再过几个月,村里又要缴纳粮税了,村长看村里实在拿不出粮食,又怕县令等人追究,村民的日子雪上加霜,就只好联系了在房阿县看守粮食的老刘头,让他偷偷从北仓偷运了一些米粮出来。 “我也没打算私吞这些米粮,这些都是县粮,少一颗都是要掉脑袋的。我只是打算蒙混过这一次,待到村里的旱情过去后,再私下补缴一些粮食进去。” 村长叹气不止。 守着粮食,却只能让村民们挨饿,身为村长的他看到如此的一幕,也是心酸不已。 为了谋生,村里的一些青壮年都已经离开了盘村,村里只剩下了一些孤寡的老人小孩和妇人,这样一来,农田更加无人照看。 村民们只得是一天吃一顿,在用水方面,更是拮据的厉害。 “爷爷,我渴。” 村长家的小孙子可怜巴巴地偎依在村长身旁,他的唇因为干渴,都已经裂开了一道道小口子。 村长眼睛一酸,眼里滚出了几滴浑浊的老泪来。 “干旱这么严重的事,怎么不早点告诉县里减免税赋?” 叶凌月听罢,边询问着,边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几个水袋,一见了那水,小家伙眼睛晶晶亮了起来,却也不敢接过。 直到老村长点头,小家伙才急巴巴地接过了水囊,跑了出去,想来是把是分给家人去了。 “大人,你们是外乡来的,有所不知。县令根本就是个混账,他以前仗着有点权势,逼迫每个村落都要按时缴纳税赋,稍有不留意,就拳打脚踢。前阵子,倒是听说县里来了一只猎妖者队伍,他们倒是镇住了县令。可县令自那以后就成了他们的爪牙。他们来了之后,就加征了税赋,说是要累积什么功勋。如此一来,附近村落的日子更难过了,哪个村落要是缴纳不出,轻则被关押起来,重则可是要掉脑袋的。” 村长一说起猎妖者,就心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