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叶凌月的点金小技能 - 神医弃女

第1494章 叶凌月的点金小技能

“有妖兽最好,最好是来个一群。房阿县那破地方,差点没把我给憋死。” 司徒啐了一口,早前天隼和陈堂主那帮人,都是被妖兵们给秒掉的,黄泉代表队很久没有练手的机会了。 见了司徒那样子,众人都被逗乐了。 正说着,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声响。 只见两三头斑驳虎面豹蹿了出来。 这种虎面豹,乃是铁脊虎和金蝎豹的混种。 一身的皮毛骨头都坚硬无比,牙和爪还有毒,是一种很难对付的九阶妖兽。 “大伙都让开,我来收拾这几只杂种。” 司徒见了,迫不及待地冲到了两头虎面豹身前。 “司徒那小子,自从你那里得了神通技之后,就一直想显摆下,就让他上吧。” 薄情一脸的了然,也不阻止。 只见司徒一步上前,他身形比秦小川还要高大许多,据说是有一部分的半兽人的血统,挡在了众人面前,像是一堵墙,坚不可摧。 只听得他咽喉滚动,掌心涌出了大量狂暴的元力。 只是和叶凌月早前见过的五行灵力不同,司徒的轮回之力的乃是风。 原来他也是一名变异轮回之力拥有者。 他掌心的风力急速旋转着,就如一把奇快无比的巨刃。 正是叶凌月送给他的神通技,霸王怒风斩。 风刃斩下之时,就如飓风来袭,近身十尺之处,出现了一把风斩大刀。 只听得呼的一声,首当其冲,冲在了最前头的一头虎面豹被拦腰斩下。 风刃犹如虎啸深山,威猛无比。 竟是将一头两百余斤重的虎面豹拦腰斩杀。 那鲜血溅了一地,就如骤雨般,地面被迅速染红了。 司徒一刀斩下时,余下的两头虎面豹闻到了血腥味,变得更加凶残。 它们一左一右,以迅雷之势,夹击起司徒来 “司徒,我来助你。” 宫琳心见司徒一人有些吃力,心疼他,毫不犹豫加入了阵营。 宫琳心手抱一把瑶琴,只见她玉指一动。 “噌噌”两声,琴音就如惊雷落地,火炎炽曲之力,注入了琴弦之上,一根断琴弦嗤的一声,直接击穿了一头虎豹的咽喉。 宫琳心没有司徒那样的体质和身手,所以她对敌时,讲究的是巧劲。 虎面豹虎一身的铜皮铁骨,也就唯独咽喉处皮毛薄弱,一击必杀。 只剩了一头虎面豹,司徒的压力骤减。 “裂风手。” 司徒双手锁死了虎面豹的咽喉骨,只听得喀拉一声,竟是用了半兽人之力,生生将虎面豹的脖子拧了下来。 三头虎面豹转瞬就被击杀一空。 众人见了,无不拍手称好。 “哗!这就是所谓的上阵不离夫妻俩啊。” 澜风和秦小川等人见了,都打趣起两人来。 “谁是他的妻了。” 宫琳心笑骂道,眼底却满满都是笑意。 “你们一个个混小子,找打呢。要是把我娘子给气跑了,有你们受的。” 司徒也不害臊,大大咧咧着。 这话引来了更大声的笑闹声。 宫琳心无奈,只能躲到了叶凌月身边,脸上又恼又羞,可心底却是暖洋洋的。 能加入黄泉代表队真好。 宫琳心前二十余年孤苦伶仃,没想到最后能遇到司徒和黄泉代表队内的众人,经过了这阵子的相处,众人的感情都犹如兄弟姐妹般。 叶凌月在旁看着,笑骂了众人几句,心底也觉得很是欣慰。 不得不说,学会了神通技后的司徒和宫琳心,实力更甚以往,都已经称得上是真正的神通境高手了。 司徒和宫琳心联手击杀了妖兽后,司徒上前剥下了虎面豹的皮毛,很是麻利地将它分割开。 “这几头虎面豹的块头可真不小,可惜了,它们的肉是带了妖煞之气的,不能吃,不过它们的皮毛可以用来做皮甲,还有骨头可以用来炼制灵器,啧,三头都没有一颗妖丹。这要是换了薄情出手,只怕就不一样了。” 司徒就是嘴贫,在剥皮去骨的同时,还不忘吐槽下自己的老搭档薄情。 按照薄情的好运气,他遇到的妖兽,两头之中,至少会有一头能挖出妖丹来。 “司徒,你说这些肉不能食用?” 叶凌月检查了下那些妖虎的肉。 “中原地区的水和土壤有些特殊,妖兽身上的肉虽然很鲜美,可大部分带着煞气。除非一些有门道的方士或者是方士协会里加工过的妖兽肉才能食用,不过那些大部分价格不菲,可不是我们这等穷人吃的起的。在中原地区,一般我们食用的粮食都是从附近的地区,譬如房阿那种地方送过去的后勤粮。” 司徒当年刚当新手那会儿,还好奇着吃过一次妖兽的肉,那滋味是很美味,可吃了之后,司徒上吐下泻,三天下不了床。 亏了薄情和澜风凑了一些灵石,请了一位方士给他救治,否则古九洲早就没有澜风这号人了。 说起来,司徒还是一脸的遗憾。 “我也许有法子处理这些妖兽肉,方才你说在中原地区的城池里,能够高价出售这些妖兽肉?” 叶凌月又问了一句。 “不错,像是这么一头虎面豹,大概能卖到五百块中级灵石。老大,你真能处理,那你在中原地区可就赚大发了,而且我们还能一饱口福。” 司徒一听,满脸的兴奋。 他还告诉叶凌月,因为中原地区环境的缘故,寻常猎妖者的元力都会受影响。 妖兽肉本身的营养价值是很高的,如果能够正常食用,那对于猎妖者本身而言,就是一种绝佳的补给。 可由于价格太高,又只有城中才有出售,不能长时间保存,猎妖者们只能是购买另外一种叫做破煞丹的丹药为生。 这种丹药,在歧玉城中,也只有个别方士才能炼制。 “时候也不早了,我先想法子处理这些妖兽肉,你们几个,男人们去搭建营帐,女人们负责找柴火生火,我们今晚先在这附近住一晚,明日一早,再进歧玉城。” 叶凌月说罢,代表队的众人四散而去,各自忙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