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天仙啊天仙 - 神医弃女

第1505章 天仙啊天仙

“你是帝莘的双修伴侣这件事已经保密不了了,早晚也会传到东方琉璃的耳中。东方琉璃不是易千煜,能避着点,还是避着点的好。” 罗千澈神情复杂地看了眼叶凌月。 “无论如何,还得谢谢你替我们解了围。对你说东方琉璃和易千煜似乎什么意思,难道说那女人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罗千澈,我们好歹也算是共患难过的,能不能把你那破脾气改一改,说话别老说一半,你累不累啊。” 叶凌月听出了罗千澈的话外之音,忍不住用手揪了揪罗千澈的头发。 罗千澈的年龄比她大不了几岁,偏要在那里装老气横秋的模样,让叶凌月听着觉得有些滑稽。 “大胆,不准对我们城主无礼,”罗千澈的几个属下呵斥道。 罗千澈盯着叶凌月抓自己头发的手,却没有拍开她的手,半天才说了一句。 “待你熟悉了歧玉城后你就会知道了。” 罗千澈最终还是没告诉叶凌月关于东方天仙的事,看得出,琉光代表队手中,必定有什么是罗千澈和水之城避讳的。 不过叶凌月也早就想明白了,帝莘是帝莘,她是她。 两人在参加这次的九洲荒狩时,就早已说定了,在找到妖路,进入妖界,救出阎九父子俩之前,两人都是各干各的。 东方琉璃也好,易千煜也罢,他们若是不来招惹叶凌月,叶凌月可以来个井水不犯河水,但若是他们自己主动找上门,那她叶凌月也不会客气。 当晚,黄泉代表队的十几人就在城中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在歧玉城的第一晚,倒是相安无事。 却说斩月代表队的功勋值被半路杀出来叶凌月搅合了后,易千煜在双重打击下,气得够呛。 他就到了城中的一家酒馆。 那是城中最繁华的街道上的一个酒馆,虽处于繁杂的环境中,却闹中取静,修得古色古香,加上这里出产的灵谷酒口感醇厚,色泽金黄,很受歧玉城一带的猎妖者们的喜好。 华灯初上,灯影幢幢,正是酒馆生意最好的时候。 酒馆里客人盈门,易千煜一进去,就在那熟悉的座位上看到了一抹窈窕的身影。 那人一袭红衣,只是一个背影,就显得尤为动人。 走近一看,玉手红袖,纤巧的腰,妖娆的眉目,就如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雕琢般的手,正握着一杯酒,脸颊通红,带着一丝丝酒意,可是细看那女子的眼哪里有半分醉意。 易千煜看得心神一荡,刚要坐下。 “易千煜,谁许你坐下的。” 女子的声音,比起那美酒来竟是毫不逊色,落到了耳里,仿佛一种天然的魅力,让人的身子骨都软了一半。 易千煜苦笑着。 “琉璃,我就知道你又在这里喝闷酒,你这又是何必呢,那小子那么对你,你还对他……” 易千煜还未说完,一杯酒泼了过来。 那金黄色的酒水在了半空中,居然变成了一颗颗圆滚滚的珠子,就如无数的铁弹子。 这一泼下来,要是真沾上了,易千煜那眼鼻就毁了。 易千煜单手在了桌上一拍,人已经退到了十尺之外。 那酒水洒落,顿时桌面上多了一个个对穿的窟窿。 易千煜看了,大吃一惊,再也不敢靠近红衣女子半步。 “凭你,也配提他。” 女子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这一套酒具,是帝莘在歧玉城时用过的。 “东方琉璃,你是魔靥了不成,他眼里根本没有你。” 红衣女子正是罗千澈口中所说的那个投怀送抱的东方天仙。 她也的确当得起天仙的称号,冰肌玉骨,最是惊人的是,一身精神力很是可怕,已经到了可以随意融入在周遭任何物品中的地步。 东方琉璃没有回答。 帝莘那么对她,她竟是一点都不恨他。 在遇到帝莘之前,东方琉璃一直是心如止水。 可是那一天,看到了帝莘后,她平静了无数年的心,一下子波动了起来。 她近乎是魔怔了般,看着他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淡樱色的唇,就连他的呼吸,都能让她心跳加快。 她坐在了他的对面,他一声不吭。 只是拿着一块精致的玉,也就是对着那块令牌状的时候,帝莘才会神情有些不同。 再之后,东方琉璃做了她此生做过的最大胆的一个举动。 那是一次失败的勾引,可对于东方琉璃的震撼,却不仅仅是帝莘将她弃之不顾,丢在了大庭广众之下。 而是她方尊级别的修为,在帝莘面前,居然一动不能动。 帝莘很强,强大到东方琉璃直到,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强大到东方琉璃更加渴望他。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哪怕是琉光代表队为此要离开歧玉城,她也要追求到他。 “你就死心吧,我告诉你,帝莘早就有双修伴侣了,他这辈子都不会接受你,以前不会,将来也不会。” 易千煜在东方琉璃身上数次碰壁,因爱生恨,他话一说完,东方琉璃的俏脸突变。 “你说帝莘有伴侣了?不,这不可能。” 如果是双修伴侣,为何不一起参加五灵代表队。 “我何必骗你,以你的势力,一调查不就知道了。那人叫做叶凌月,是黄泉代表队的队长,她身上有一块和帝莘一样的玉佩。” 易千煜的心中,流淌着报复的快感。 一样的玉佩? 犹如迎头一记痛击,东方琉璃手中的酒杯碎了。 原来,帝莘在酒馆里一直拿着的玉佩,并非是在发呆,他是在睹物思人。 那他眼底偶尔闪过的那一抹柔光,也是为了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 东方琉璃的心中,仿佛有一百只猫爪子在挠。 可是旋即,东方琉璃又想起了什么事。 黄泉代表队?压根就没听说过的小队,想来是新人吧,对方若是新人,那就好办了。 她的嘴角,又荡漾起了一抹醉人的笑容。 “你说那女人叫做叶凌月对吧?无论她和帝莘有什么关系都不重要了,因为就快是过去式了,我会让她自动离开帝莘。她若是不从,我就让她永远消失在歧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