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懒人的杀人之法 - 神医弃女

第1519章 懒人的杀人之法

大量的血,喷了出来。 易千煜身后,一头足有六七尺长的青龙鳄,正张开着大口,咬住了易千煜的一侧肩膀。 那青龙鳄足有数百多斤重,它半只身子已经上了岸,后半边还在水中,咬住了易千煜后,就要往水里拖。 易千煜此时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一旦被拖下了水,他就再没有活命的余地了。 易千煜奋力一挣,破煞丹的效力在体内急速燃烧着。 在叶凌月意外的目光下,他竟是摆脱了青龙鳄的牙。 左肩的肌肉和骨头发出了撕裂的声响,一股强大的元力爆发出,将青龙鳄反震回了河中。 易千煜喘着粗气,他的左肩一片狰狞,被活生生撕扯下的肉和骨让他的肩头缺了一大块,血瞬间就染红了他的身子。 身后,青龙鳄犹不死心,它身上,那一片片犹如龙鳞般的鳞片倒张开,强横的妖力灌注全身,它冲上了河岸,发出了一阵阵可怕的鸣叫声。 河面上,浮起了一只只妖鳄,一头头爬上岸来。 它们就如得了命令般,围着易千煜,也拦住了他逃开的退步。 易千煜一方面忍受着肩膀上的剧疼,一方面躲闪着妖鳄疯狂的攻击。 他心中也古怪的很,这些妖兽难道都疯了不成,怎么只追他一人。 他再一看叶凌月,哪知这一看,易千煜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看到叶凌月已经跳到了河边的一棵大树上,正看猴戏似的瞅着热闹。 “你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易千煜极其狼狈地躲闪着那头青龙鳄的追击,再一想,叶凌月方才一路上的躲闪和诡异举动,难道说,这女人早就有预谋,把自己引到这里。 她早就知道,这一带有青龙鳄。 只是为什么,妖兽只攻击他一人! 易千煜想起了早前叶凌月的那些“花拳绣腿”,再一看自己的衣服上,果然在早前叶凌月袭击过地方,留下了一些可疑的粉末。 “也没什么,不过是一点青龙母鳄的血烤干后制成的粉抹。”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她这人懒,打架拼命什么的她没兴趣,但是借刀杀人她最擅长。 她早阵子破坏了公母青龙鳄交(配),爆了母青龙鳄的心脏后,一时兴起,将青龙母鳄的尸体收进了生命乾坤袋。 那会儿,她也只是一时的贪念,打算卖点青龙鳄肉赚外快。 直到今日易千煜打断了她的好事,她猛然想起了那头痛失爱侣的公青龙鳄。 那家伙,可是连虎面豹豹王都打不过的妖兽。 叶凌月于是边躲边计划着。 在用丹傀引开了斩月代表队的另外两人后,她就暗中取出了青龙母鳄的血,炼制成粉末,那些粉末就在方才的袭击中,一点不落,全都洒在了易千煜的身上,再假意引他到了河边。 丧失了爱侣的公青龙鳄自然不肯罢休,一嗅到母青龙鳄的血,就将易千煜当成了杀妻仇人。 “贱人,我杀了你!” 易千煜双眼泛起了红光。 被这么多妖鳄缠着,他哪有活命的机会。 他几乎没有迟疑,抓起了怀里藏着的破煞丹,全都塞进了嘴里。 “我要杀了这些妖兽,再杀了你这贱人!” 破煞丹雄浑的丹效在体内,犹如山洪般奔流而过,易千煜狂喜,可就在这时,手臂微微一搐,大量的元力在他体内暴走,他陡然张大了眼,像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 “不……” 易千煜感觉到自己的脏腑,因为狂暴的丹效,一下子太多了,他的身子…… 嘭—— 就在叶凌月的眼皮子底下,易千煜的尸体如一个鞭炮般炸开了。 断肢残骸落了一地,居然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这是?! 叶凌月也是吃了一惊,想起了早前易千煜的举动。 这厮一定是服用了太多的破煞丹。 诛心草本就是毒草,应该有人告诉过他,不能大量服用才对。 叶凌月再一想,也许有人就是刻意提供那么多破煞丹,等着易千煜服用过量,爆体而亡。 不过无论怎么说,总算是把易千煜那个祸害给除了,而且也没费多大的力气。 易千煜突然爆体,青龙鳄的余怒未消,在原地暴躁着转悠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屏息的叶凌月,索性就叼着易千煜的残肢慢慢爬回来河里。 这大家伙,叶凌月暂时也惹不起,等到妖鳄集体回到了河里,叶凌月才轻飘飘从树上落了下来。 易千煜的尸体被妖鳄吃的干干净净,只有一些破碎的衣物,倒是省去了叶凌月毁尸灭迹的麻烦。 在原地转悠了下,叶凌月惋惜着。 居然没找到易千煜的储物袋,也不知是不是方才被青龙鳄连着断腿一起拖下水去了。 其他倒是没什么,就是易千煜那里应该还有张斩月代表队的九洲卡,五流代表队的功勋值一定不少。 不过这惋惜很快就没了,别人的九洲卡可不是那么好得的,尤其是一次性转入那么多的功勋值,加上易千煜的无端失踪,很可能会引来怀疑。 反正升级用的功勋值靠卖青龙鳄肉也已经积累的差不多了,加上死了个易千煜,斩月代表队群龙无首,这一次的考核,黄泉代表队一定能以黑马之姿杀出重围。 叶凌月心思稍定,转身就走,想要看看被金刚战兵引开的另外两名斩月的队员到解决的怎么样了。 就是这时,叶凌月留意到了自己栖身的树下,仿佛掩埋着什么。 早前她忙着看热闹,没有发现,这会儿一看,发现树下的泥土是新翻过的,黄土之下,露出了一个衣角。 这一带妖兽出没众多,照理说见到猎妖者的尸体并不奇怪,只是妖兽的话,绝不会掩埋尸体。 叶凌月索性就把泥土翻开了。 树下,竟埋着一具尸体。 却是一名猎妖者的尸体,看尸体的腐烂程度,刚埋下没多久。 “这是?” 叶凌月捂住了口鼻,看了看那名猎妖者的四肢还有遍布全身的伤口。 她留意到,这名猎妖者的头发还有皮肤以及骨骼都有些不同。 比寻常人高大一些,毛发也不像是人,可这轮廓却无疑是人族。 叶凌月一看到这尸体就联想到了宣武城的那些半兽人兵士? 只是这里距离宣武城甚远,半兽人兵士绝不会到这里来。 “主人,这尸体有古怪。” 叶凌月的掌心内,鼎灵有些激动,忽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