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公开任务 - 神医弃女

第1524章 公开任务

得知了九洲鼎的一块碎片就在东方琉璃身上后,叶凌月就爽快地把五块青龙鳄以及近五千的功勋值给了唐天颂。 唐天颂自是感激不尽,两人又客套了一番,叶凌月才送了唐天颂离开。 “凌月,你干嘛答应那个姓唐的。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得收拾了斩月,当然也能收拾了他。” 光子还愤愤不平着。 “光子,我不知道你身后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也不知你到底来自何处。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从今往后,不许在未经商量的情况下,擅自动用你的实力,仗势欺人者,终有一日,会因势生乱。” 叶凌月郑重其事道。 这次事情,就是一个教训。 如果事情被东方琉璃那帮人知道了,后果更加难以控制。 光子哑然。 其实他也觉得凌月有点担心过头了,这可是古九洲,只要不是奚九夜那家伙撞上了,谁也看不出那是神界的人下的手。 可光子旋即也想到了,叶凌月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 就像是以前,每次他和阿日闯了祸,都是阿姐在前头替他们打掩护。 光子无声地点了点头。 “还有,你一定在替那近五千的功勋值感到惋惜对不对?” 叶凌月见了光子这般乖巧的模样,笑了笑。 “对啊,那可是四千五百多功勋值,有了那么多的功勋值,我们就能成为五流代表队。如今斩月已经被铲除,我们刚好可以代替斩月,成为歧玉城的第三把交椅,这对我们接下来调配到中原地区,大有好处。” 光子就不信,叶凌月不想到核心地区和帝莘团聚。 “我原本也是和你一样打算的,但是你想想,为什么唐天颂会那么大费周章,要拿到这四千多的功勋值?” 叶凌月反问道。 “当然是和我们一样的目的,不对……他们的名次和功勋值,按理说应该已经足够晋级了。难道……” 光子忽地想到了什么。 “不错,他们要那四千多功勋值,可不仅仅是为了保住第二的名号。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唐天颂应该是想利用这多出来的几千功勋值,冲击歧玉城第一的头衔。毕竟,他对东方琉璃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叶凌月也就是猜测到了这点,才会爽快地让出积分。 否则以她这种铁公鸡的脾气,怎么会轻易把到嘴的肥肉又吐出来。 “凌月,你难道是想看着唐城和琉光代表队两虎相争?” 光子不愧是战神夜北溟之后,只是稍一提点,就立刻明白了。 唐城和琉光若是争了个你死我活,作为歧玉城第三的斩月又已经消失了,那最终获利最大的无疑就是新出现的歧玉城第三了。 至于这第三名究竟花落谁家,在最终的考核日来临之前,只怕都是个未知数。 而叶凌月在这段时间里要做的,就是继续慢慢出售妖兽肉。 只是为了避嫌,她除了给唐城五块青鳄肉外,再也没有出售过母青鳄肉。 在接下来的数月的时间里,琉光阁一直在暗中调查斩月的死因,可一直没有半点线索。 期间,唐天颂又登门摆放了几次,只不过都是来购买妖兽肉的。 毕竟叶凌月提供的青鳄肉的数量有限,唐城上下压根不够分。 唐天颂就又私下买了一批肉,在妖兽肉的帮助下,唐城的队员们在一个月多的时间里,迅速调理好了身子,体内的煞气也全都处理地一干二净,面貌也焕然一新。 就在最终的考核日即将到来的前十天,唐天颂再度拜访叶凌月。 只是这一次,他不是来购买妖兽肉的,而是来通知叶凌月一个消息。 “你说城主府在三天后,要发布一个公开任务?” 叶凌月还是头一次听说公开任务。 在歧玉城的城主府内,有各种级别的任务供不同的代表队接洽。 中原地区的猎妖任务按照难度的不同,也从一流到九流。 一般而言,代表队的级别决定了接洽任务的级别。 在歧玉城,最高级别的任务是四流,也就只有琉光代表队能接。 任务最多的是七八流,相应的这类型的代表队也最多。 黄泉代表队是七流代表队,加上琉光代表队的排挤,这些日子来,一直没接到合适的任务,只能靠贩卖妖兽肉赚取功勋值。 但公开任务,叶凌月却是第一次听说。 “看叶队长的样子,应该是没接触过公开任务。这是一种很特殊的任务,平日可不常见。我到歧玉城那么久,也只见过两次。上一次……” 唐天颂说着,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脸色微微变了变,咳了几声,这才继续往下说。 “上一次是在半年以前,不是什么好的记忆,在下就不多说了。第二次,就是这一次。我知道黄泉代表队如今的功勋值大致在六流和五流之间,如果叶城主能在这一次的公开任务上表现出众,那没准就能顺利跻身前三甲,获得前往核心地区的名额。” 唐天颂还同时告诉了叶凌月什么叫做公开任务。 所谓的公开任务,就是指一个任务因为难度大,或者要求高,很难由一只代表队单独完成。 这种情况下,当地的城主府就会发布公开任务,邀请全城范围内的猎妖者接受这次任务。 接下了任务后,所有人都能公开参与,公平竞争。 在公开任务中,只选取表现最出色的前三者。 这三者,将按照五成、三成、两成的比例,平分参赛的其他代表队获得的全部功勋值。 在其他城中,一场公开任务下来,往往会造成原本代表队势力的大洗牌,有一些实力出众的新代表队甚至能一鸣惊人,一跃成为黑马。 “这个消息可是真的?只是为什么城主府会在这个时候发布公开任务?难道说,是歧玉城里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好奇着。 叶凌月没有猜错,这看似平静的数个月里,在歧玉城或者说是歧玉城外,的确是发生了重大的变故,正是因为这个变故,才导致了这一次特殊的公开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