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 蛇蝎妇,毁容! - 神医弃女

第1538章 蛇蝎妇,毁容!

那疾风来得冷不猝然,哪怕是机敏如东方琉璃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她下意识运起了精神力想要阻拦,可还是迟了。 爪风破空而出,落下时,东方琉璃的脸顿时皮开肉绽,娇艳的脸上血肉一片。 与此同时,东方琉璃的掌也拍向了那一道黑影。 一股阴寒刺骨的鼎息钻入了黑影身上。 黑影闷哼了一声,身子笔直坠入了水中。 “小吱哟!” 一阵惊呼声。 东方琉璃只觉得自己的身下一空,原本脚下踩踏着的那一头青龙鳄一下子消失了,她单手捂住了脸,血迅速染红了她的指缝。 眼前一片血红,在血影中,东方琉璃看清了眼前的情形。 哪里还有什么青龙鳄,只见小吱哟和小乌丫,还有十几名劫后余生的孩童就在不远处。 东方琉璃的眼,一下子张开了几分。 什么! 青龙鳄呢! 那一边,紧随东方琉璃之后赶来的唐天颂,也发现了小吱哟和小乌丫。 他方才在东方琉璃身后,看得分明,从“青龙鳄”口中蹿出来的,是一头灵兽。 那灵兽气势惊人,竟一招就击中了东方琉璃,只是被东方琉璃一掌逼退,再退回去时,却变成了一个男童。 而那头“青龙鳄”更绝,居然是男童身旁那个长的明眸皓齿的小姑娘变化而成。 东方琉璃和唐天颂都有种如遭雷霹的恍惚感,足足缓了几个呼吸,两人才意识到一个让两人都想吐血的事实。 他们被人糊弄了。 什么青龙鳄,分明就是那男女童设下的诡计。 “等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是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之一!” 唐天颂没认出小吱哟,却认出了小乌丫。 小乌丫长得漂亮可爱,年纪又小,当时唐天颂还诧异过,叶凌月这个当队长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会招收这么小的队员。 如今看来,这小姑娘人小本领可不小。 她居然拥有一身幻化的“武学神通”? 唐天颂不知道小乌丫是幻影凤凰,还以为她是深藏不露的强者。 毕竟人不可貌相,小乌丫看上去小小个头,可在古九洲这种地方,有一些高人前辈,就好这口,打扮成小娃娃的模样,扮猪吃老虎。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轮到他唐天颂吃瘪了。 唐天颂苦笑不已,再看看天色,已经是临近深夜,他居然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追捕假的青龙鳄。 “不错,我们就是黄泉代表队的。就是看不惯你们为了捕捉青龙鳄,乱杀无辜,草菅人命。” 小乌丫气鼓鼓着。 她和小吱哟发现了唐天颂和东方琉璃的计谋后,就决心破坏,争取多点时间给老大。 两人一合计,小乌丫就幻化成了青龙鳄,假装吞噬了那些孩童,其实却是暗中救下了那些孩童。 两人也早就计划好了,一等他们追上来,尤其是那恶毒女人东方琉璃,一定就要好好教训她。 “不愧是叶凌月的人啊,连几个小家伙都这般有胆识气魄。” 唐天颂听罢,也只能摇头兴叹,哭笑不得了。 他甚至有些羡慕叶凌月,这都是怎么挑选的队员,一个比一个了不得啊。 不过再看看一旁的东方琉璃,还有她那张被小吱哟抓烂了的脸,唐天颂又幸灾乐祸起来了。 能看到东方琉璃这般狼狈样,他也算是赚回票价了。 只是以东方琉璃的脾气,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两小家伙,只怕是难逃此劫了。 唐天颂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心中暗想小乌丫和小吱哟实在是太鲁莽了。 “黄泉代表队,又是你们,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东方琉璃怒到了极致,那张被小吱哟抓烂的脸上,血肉翻吐出来,很是恶心。 她的实力,原本不惧怕一般的袭击,可也不知方才那小男孩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一爪落下,东方琉璃的精神力防护被破坏了不止,还直接抓破了她的脸。 东方琉璃的目光,落到了小吱哟身上,忽的,她的瞳孔重重一缩,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她暴怒的眼底,浮起了一片狂喜之色。 “狂化印记,能化为人形,原来如此,你居然是荒兽之体。啊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太古生灵存在。若是能挖出你的内丹,炼化成了大荒天极丹,我就可以突破成为方仙。” 东方琉璃忽地放声大笑了起来,只见她长发乱舞,一双眼里闪动着野兽般的贪婪之光,一股说不出的骇人气势,从东方琉璃的身上爆发出来。 一旁的唐天颂头皮一紧,他听不明白东方琉璃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是听到了方仙两个字,已经是足够让唐天颂心惊胆战了。 一般人未必知道什么是方仙,可唐天颂不同,他因为某些缘故,恰好知道方仙乃是方尊之大成。 那是神界才能达到的存在。 东方琉璃此女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她如今还是虚鼎方尊,就已经炼制破煞丹,培养半兽人猎妖者,若是她真的杀了那小男孩,炼制成了什么大荒天极丹,只怕整个古九洲上就再无人是她的对手了。 就算是不看在叶凌月的面上,为了古九洲的将来,也不能让这女人的阴谋得逞。 唐天颂不敢再往下想。 东方琉璃目光一定,眼底杀机骤起。 只见她的周身,出现了一缕缕如同烟雾,又如同的精神力的怪异黑色气体。 那些黑光的映衬下,东方琉璃身形变幻,一闪而逝,朝着小吱哟袭去。 “不好!小家伙,你们快跑!” 唐天颂一咬牙,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你我其他代表队,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东方琉璃伤了这两个小家伙。 唐天颂迫近了东方琉璃,本想拦下她。 哪知一靠近东方琉璃,那怪异的黑色就迅速钻入了他的体内。 唐天颂只觉得浑身一凛,一股说不出的阴寒感席卷全身,袭击着他的脏腑,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唐天颂身形一窒,不得不立刻运气了浑身的元力,去对付那神秘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