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三个男人的爱慕 - 神医弃女

第1548章 三个男人的爱慕

看清了那个字,叶凌月的眼底若有所思着。 她紧紧地抓住了那个丹药瓶子。 “我们立刻回城。” 青龙鳄已除,这次公开任务已经等同于结束了。 叶凌月和罗千澈当即往歧玉城赶去。 哪知在了半途中,叶凌月迎面遇上了薄情和小吱哟。 “凌月,你没事就好。” 薄情看到了叶凌月安然无恙,心神大定。 他昨夜送了唐天颂回城,原本打算找到了光子治疗了唐天颂后,就立刻出城寻找叶凌月。 哪知中间又生了些变故,唐天颂的病情没有好转,反倒是更加恶化了。 光子也没有法子,薄情来找叶凌月,也正是为了此事。 薄情三言两语间,把城中发生的事告诉了叶凌月,叶凌月匆匆就跟着他回城去了。 身后,罗千澈愣了愣,忽然回想了起来。 难怪她怎么觉得,早前,叶凌月的师傅,那美得不似人的男人,看叶凌月的眼神不像是师徒。 就在刚才薄情注视叶凌月时,罗千澈明白了过来。 那种眼神,分明就是爱慕。 薄情对叶凌月一往情深,他看她的眼神,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那叶凌月的师父岂不是……这关系越来越复杂了。 他对她的那份心思,只怕叶凌月本人还不知道。 被三个如此出色的男人爱慕着,这女人,真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的好。 罗千澈哑然,不禁有些头疼。 算了,这些事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才能解决得了,她又何必咸吃萝卜淡操心。 罗千澈并没有发现,自己如今对待叶凌月的事时,心态已经发生了改变,不知不觉中,她竟是将叶凌月当成了朋友。 黄泉代表队的几人,化成了几个黑点,迅速涌入了歧玉城中。 却不见城墙的暗处,有一人一鹰不知已经矗了多久,直到那个影子都看不到了,紫堂宿还遥遥望着。 三界鹰咕咕叫了两声。 它是不明白了,为哈自家主人就是不让那傻徒弟知道他已经亲临古九洲了。 这般躲猫猫似的,它都替自家主人嫌累。 “盟约不可破。” 紫堂宿似是看出了三界鹰的抱怨之意。 三界鹰翻了个极其人性化的白眼。 感情以主人的逻辑思维,派它去帮忙,那就不叫违背盟约? 再暗中提醒傻徒弟,九洲鼎片的下落也不违背规则? 一人一鹰,转瞬又消失在了天际。 一返回歧玉城,叶凌月就到了唐城代表队的落脚处。 叶凌月已经从薄情口中知道了小乌丫和小吱哟做的“好事,”虽然也知道两小家伙是好心,看险些伤了性命免不得还要被叶凌月训斥了一通。 好在两小家伙都是有惊无险,最倒霉的还要属唐天颂。 他的情况可不大好。 东方琉璃的一指鼎息可是不好消受的。 叶凌月对唐天颂此人,说不上好感,也说不上厌恶,但这一次,他受伤某种意义上是因为保护小乌丫和小吱哟,所以恩怨分明的叶凌月还是决定出手相救。 叶凌月赶到时,光子也在。 昨夜深夜,光子刚收拾了东方琉璃,薄情等人就赶了过来。 薄情也试着用医魄神针给唐天颂治疗。 只是让光子意外的是,连他的家传针法也奈何不了唐天颂体内的那股神秘黑气。 况且唐天颂虽然有体内的元力护体,但是他至少有二分之一的脏腑已经被黑色鼎息所伤。 这种眼中的内伤,光子真要彻底修复,恐怕要动用大量的神力。 所以光子没有立刻出手,只是给唐天颂扎了几针,将那一指霸道的鼎息封死在了唐天颂的丹田内。 等着叶凌月回来,商量后,再做定夺。 “凌月,你可回来了,真是想死我了。” 看到了凌月,光子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叶凌月点了点头,没再多说,替唐天颂查看了下。 不过是一夜之间,原本身形高大,很是魁梧的唐天颂看上去虚弱了许多。 他面无人色,连唇都呈现了灰白色。 这一查看,叶凌月的脸色不由变了变。 鼎息! 这股黑色的力量不是鼎息又是什么。 “薄情,你说唐天颂的伤是东方琉璃造成的?” 从楚天狂的尸体上,叶凌月就曾经发现过鼎息的痕迹,只是当时她只是怀疑,没想到鼎息真的和东方琉璃有关。 既然确认了是黑色的鼎息,叶凌月也不敢怠慢。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黑色鼎息的厉害之处。 这种鼎息破坏力惊人,除了灵器自爆之力勉强可以抵御,余下来的也就只有叶凌月的白色鼎息了。 叶凌月当即遣退了众人,开始给唐天颂治疗。 掌心的鼎印缓缓转动了起来,足有手臂粗细的白色的鼎息钻了出来。 它化为了丝丝缕缕,钻入了唐天颂的体内。 和东方琉璃只有丝发粗细的黑色鼎息不同,拥有多块鼎片和鼎气碎片的叶凌月,鼎息的浑厚程度远超过了东方琉璃、 白色鼎息一出现,唐天颂体内的黑色鼎息就如遇到了天敌般,溃不成军。 白色鼎息一遍吞噬着唐天颂丹田内,那一指黑鼎息,一边迅速修复着唐天颂的身子。 足足是一盏茶过后,叶凌月收回了鼎息。 再看看白色鼎息,经过了治疗后,非但没有威力减弱,相反看上去似乎比起早前更加充裕了。 看来这种类型的治疗,也是增强白色鼎息的方法之一。 叶凌月拥有这神秘的黑白鼎息也有数年了。 从最初的只知道操控,到如今的慢慢心领神会。 叶凌月发现,黑白两色的鼎息虽然都是源自乾鼎,但两者就像是两个脾性完全不同的小孩。 黑色鼎息的增强之法,就是不断杀戮破坏。 而白色鼎息则恰好相反,要增强白色鼎息,早前是提纯(无论是矿石提纯还是药草提纯),可到了后来,就必须不断进行治疗。 而且这种治疗,还不能是普通的治疗,必须是疑难杂症。 叶凌月正想着,床榻上的唐天颂发出了微弱的声响。 叶凌月回过了神来,这才让光子等人进来了。 唐天颂体内的鼎息已经祛除干净了,他体质本就好,余下的只用调养,服用一些强身健体的汤药即可。 见唐天颂已经安然无恙了,光子急忙就拉着叶凌月,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