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鼎片,终到手 - 神医弃女

第1549章 鼎片,终到手

几日不见,叶凌月怎么也没想到,东方琉璃竟会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头肿得比猪头还打,昔日光洁的皮肤,血肉模糊,鼻梁骨也断了,身上的衣衫也被血污浸染的十分脏乱。 这哪里还像是东方琉璃,简直和歧玉城街头的乞丐婆没什么两样。 “她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叶凌月也已经知道,琉光代表队已经做了鸟兽散。 本以为东方琉璃也逃了,哪知道她居然落入了光子的手中。 “我干的。”光子得意洋洋,把东方琉璃试图来下迷药祸害他,结果被他用家传独门点穴大法给控制住了,在被人狠狠修理了一通。 叶凌月听罢,也是哭笑不得。 英明一世的东方琉璃,只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了光子手上。 “原来这女人身份不简单,她是神界一名邪恶方仙的弟子,所以才会炼制破煞丹。听她说,她还有个同伙,叫做公孙窒,是他的师兄。两人为非作歹的手段,都是靠了这块破烂玩意。” 在光子的神农瞳的催眠作用下,东方琉璃将自己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光子说着,拿出了一块破破烂的碎片。 他也不知这玩意是啥,听东方琉璃说,这叫啥鼎基,是一口神鼎的碎片,她那一身邪门的功夫,还都是靠着鼎基练会的。 光子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这碎片有啥用。 叶凌月见到了那块碎片,眉头突突直跳。 “光子,这块碎片你能不能给我瞧瞧。” 叶凌月凝视着那块碎片,眼睛发出了幽幽的光。 “你喜欢?给你好了,原来你喜欢这种破玩意?” 光子一见叶凌月喜欢,二话不说,给了叶凌月。 只要阿姐喜欢的,别说是块破碎片,就算是金山银山,他也双手奉上。 他早前也用神力查看了下,发现那块玩意是有一丝丝的神力暗藏其中,但很微弱,不足为道。 哪知叶凌月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鼎基碎片,如获至宝,不停地翻来覆去查看着。 真的是九洲鼎的碎片,上面的文字和早前玉手毒尊留下的鼎铭很相似,只是这碎片的大小有些不对。 叶凌月早前得到的鼎片,无论是鼎胎还是鼎铭,上面的力量波动都比这块鼎基强烈的多,而且按照记载,鼎基应该是鼎片中最大的一块。 这恐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方才光子也说了,东方琉璃还有个师兄叫做公孙窒,余下的那部分鼎片一定在公孙窒手上。 一阵细响声传来,东方琉璃醒了过来。 她一看到叶凌月拿着鼎基碎片,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还给我,贱人,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的东西。” 光子一听,挑眉,快步上前,左右开弓,“啪啪”几个耳光,打得那叫一个响亮有力。 “你个蛇蝎妇,什么你的东西。东西到了凌月手上,就是凌月的,你再敢多说,我就毒哑你,再挖去你的双眼,剁去你的四肢,再把你浑身上下凸出来的部位,都割掉!” 光子说得正起劲,一旁的叶凌月弱弱地来了句。 “光子,你不是怕血嘛。” 光子一愣,继续口水横飞。 “我是说,我就让那傻大个秦小川动手,把她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连你那什么师兄来了,都认不出你来!” 东方琉璃吓得面色一白,可听到了师兄的名讳时,东方琉璃又有了底气。 “叶凌月,你快把我放了,否则我师兄来了,你一定逃不了。” 叶凌月看了眼光子,示意光子先行离开。 光子也很知情识趣,掩上了门就出去了。 见光子一走,东方琉璃反倒放松了些。 光子是浮屠天的人,他昨晚用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伎俩,东方琉璃今心有余悸。 况且……房中只有叶凌月和她两个人,也许……东方琉璃眼底,阴沉之色渐浓。 叶凌月看在眼底,心中冷笑,倒也不说破。 叶凌月踱到了东方琉璃面前,正面迎视着她。 “东方琉璃,我倒是想让你的师兄快点来。如果么我没猜错的话,九洲鼎鼎基的另外一部分,就在你师兄手上。” 叶凌月扬了扬手中的那半块鼎基。 当听到叶凌月说起九洲鼎时,东方琉璃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怎么会知道九州鼎……难道……难道你身上也有九洲鼎片!”东方琉璃想起了那些在黑市里出售的妖兽肉,忽然明白了什么,“你就是那个卖妖兽肉的人!” “不错,我偶然间得到了一块九洲鼎片,获得了部分的神力。我一直在寻找九州鼎的其他碎片。如果你能提供其他鼎片的下落,我也许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东方琉璃犯下了弥天大罪,她炼制破煞丹,祸害猎妖者们,暗中培养半兽人猎妖者,还有为了捕杀青龙鳄,用活人孩童做诱饵。 这些事,每一桩上报九洲盟,都足以让东方琉璃死上好几次。 东方琉璃又何尝不知。 她如果想要活命,就得逃出歧玉城,找到师兄公孙窒。 “你先替我松绑,我才会告诉你那块碎鼎片的下落。” 东方琉璃挣扎了下,忽然提议道。 “除非你先告诉我,余下的半块鼎片到底在何处?” 叶凌月和东方琉璃对持着。 “不错,那半块鼎片就在我师兄公孙窒身上,他的实力比我高。叶凌月,你绝不可能从他手上拿到那半块鼎片。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不放开我。” 光子封了东方琉璃的元力,她暂时不能运气。 叶凌月看了她几眼,一抬指,东方琉璃身上的那些绳索就断开了。 才刚一松开,东方琉璃大笑道。 “愚蠢,你以为封了我的元力,我就奈何不了你。叶凌月,受死吧!” 东方琉璃扑杀而上,只见她的指上,最后三指鼎息犹如钢针般,朝着叶凌月的头顶狠狠刺去。 叶凌月见了却是一抬手,只见她的手掌上,一口黑魆魆的古鼎出现了。 那口鼎鼎口一张,从鼎里面,竟是腾飞起了一道惊人的黑色鼎息。 在那一股黑色鼎息面前,东方琉璃的三指鼎息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一瞬间就被黑色鼎息给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