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2章 超级城池,森罗万象城 - 神医弃女

第1552章 超级城池,森罗万象城

唐天颂和唐城代表队的加入,让黄泉代表队的人数大增,也热闹了许多。 在离开歧玉城前,叶凌月还和罗千澈打了声招呼,邀请她和水之城代表队一起前往森罗万象城。 这一次,罗千澈倒是没有拒绝。 毕竟离开了歧玉城后,就已经正式进入了核心地区。 水之城代表队虽然已经是五流代表队了,但在核心地区,随处都是要命的妖兽。 况且,这阵子听说中原地区因为某些原因,妖兽活动特别活跃。 而且各地也陆续发生了大妖级别的妖兽,生出了妖纹的事。 这也导致了妖兽的实力大增,就连一些三流代表队出行时,都要小心谨慎更不说一只四流代表队了。 两只代表队,一共六七十人,浩浩荡荡,准备了车马和装备,往了森罗万象城去了。 在途中,唐天颂还告诉了叶凌月和罗千澈等人,一些关于森罗万象城的事。 说起这森罗万象城可不简单,它是古九洲一座很有名的超级大城。 它的存在,可说是就是为了猎妖而生。 每年进出森罗万象的猎妖者就由数十万计之多。 之所以猎妖者进出的数量如此之多,是因为森罗万象城附近的妖兽出没很频繁,积累功勋也最快。 撇开两大妖王控制的东北和西南两大妖原之外,森罗万象城可说是妖兽最多的地方。 “这么说来,我们在森罗万象城就能遇到五妹和六弟他们了?” 秦小川一听,乐了。 他总算是追上那俩的步伐了,天知道他每次听人提起什么中原核心地区,就心痒痒。 “四哥,那你怕是要失望了,帝莘和五姐都不在森罗万象城,他们眼下应该都到了东北妖原了。” 叶凌月在出发前,联络过帝莘。 帝莘即将抵达东北妖原。 那是真正的妖王管辖区,即便是帝莘进入后,也得小心谨慎。 他告诉叶凌月,这阵子只怕是不能频繁联系叶凌月了。 至于舞悦,只怕比帝莘更早进入东北妖原,寻找治疗丹田和杀父仇人去了。 叶凌月早前也担心过舞悦的安危,但是听帝莘说,舞悦已经和五灵城代表队的联络人联络过了,暂时很安全,叶凌月这才放了心。 “他们俩都不在?不是说从歧玉城出来后,就都是奔赴森罗万象城了嘛?” 秦小川还真有些想念两人了。 说起来,自从到了古九洲后,无涯峰的这几名弟子就一直处于两地分隔状态,彼此之间,不免要牵肠挂肚一番。 秦小川看着是个大老粗,但是实则心思很是细腻,这一点,在他对待光子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 “你说得可是帝莘和五灵代表队?小川兄弟,那你就有所不知了,进入森罗万象城的,都是三流和三流以下的代表队。当初五灵代表队好像是达到了三流左右的实力。” 唐天颂在旁解释着。 一说起帝莘,唐天颂还有些不自在。 早前帝莘在歧玉城时,一干歧玉城的代表队都被他治得死死的。 帝莘一人,在歧玉城时,几乎将附近的青龙鳄全部剿杀一空。 “三流代表队?哗,三代表队那不是需要二十万功勋值嘛。六弟再能耐,也不可能一人得那么多的功勋值吧?” 秦小川算了算,他在歧玉城时,满打满算也才积累了一千来积分。 咋到了六弟身上,他就那么逆天了。 “帝莘的功勋值可不仅仅是猎杀妖兽得的。他在歧玉城时,还端掉了一个妖族在歧玉城的秘密据点,记了个二等功功,折合起来,也有十万积分。否则你们以为,东方琉璃怎么会不惜一切,也要纠缠上帝莘。” 唐天颂摇头兴叹。 东方琉璃乃是神界中人,眼界之高,自然不会简单地被帝莘的外貌吸引。 她当年被迫离开神界,内心自然是不甘的,所以一直想要找机会返回神界。 她见帝莘容貌和天赋同样出类拔萃,就一心想和他结为双修伴侣。 有帝莘的帮衬,想必成神指日可待。 只可惜,东方琉璃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耐。 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沦为了整个歧玉城的笑柄。 可是正是因为帝莘早前拒绝东方琉璃的举动,反倒为他迎来了更多的关注。 各方势力都认为,帝莘资质逆天,脾性坚毅,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人才。 在唐天颂看来,就算是在人才济济的唐家,也是无人能及。 难怪过去的几个月里,九洲盟和几大世外天都纷纷抛出了橄榄枝。 九洲盟以堂主之位许之,一些世外天家族也纷纷以族中客卿甚至有人暗中属性将族中的嫡女直系千金许配给帝莘,可无一例外,全都被帝莘谢绝了。 当然,这些事唐天颂可不敢在叶凌月面前提起。 “照理说三流代表队是都应该前往森罗万象城的,不过帝莘凭借着在歧玉城立下的战功,个人在九洲地榜上的名次攀升到了前五十名后。其所在的五灵代表队就被九洲盟相中,成了特别情报小队,直接被派遣往妖原一带。” 唐天颂提起这件事,还一脸的羡慕。 妖原地区,乃是中原地区最核心的地方。 在那里,可以接触到各种妖兽,甚至和一些妖将乃至天妖级别的妖兽作战。 实战,往往是提升一名猎妖者的真正实力的最好方法。 “等等,你说三流代表队及以下都会驻扎在森罗万象城,那不就是说,那个讨厌的金家代表队的人也很可能在森罗万象城?” 司徒猛然想起了还有这么号人物。 “不错,世外天金家的代表队也在森罗万象城?怎么你们认识?” 唐天颂原本所在的唐家和金家,都是世外天家族之一,自然是知道金家的。 “我一小人物,和他们可说不上什么交情,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叶凌月淡淡地说道。 虱子多了不痒,金家、唐家也罢,还有那些个洪明月、月沐白的,不该来的,该来的总会来的。 光子不由蹙眉,他一听又有可能遇上奚九夜,就心底直犯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