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唐家代表队 - 神医弃女

第1556章 唐家代表队

宣武城一别,奚九夜得知了那地煞女君主的身份。 她和洪明月都是“夜凌月”的后人。 只是那女人早就有了双修伴侣,而且听洪明月说,那女子的品性不好,早在青洲大陆时就有了婚约,却又和好几个男人牵扯不清。 奚九夜不知为何,一听说这个消息,就觉得很是气愤。 他也看出来了,除了帝莘外,黄泉代表队里的那名副队长对那地煞女君主也有爱慕之情。 他气得还不仅仅是这些,更气的是。 那地煞女君主对其他人都是和颜悦色,可是一看到他,却从未有好脸色。 她讨厌他。 光是这一点,就让奚九夜很是不舒服。 他身为北境神尊,无论是在神界,还是以小神通境的身份蛰伏在人界,一路上,多少女人对他另眼相看。 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就是为了让他多看一眼。 可是,唯独那地煞女君主例外。 她……可是在欲擒故纵? 她越要如此,他越不让她得逞。 奚九夜心目中,那地煞女君主绝非是什么好女人。 离开了宣武城后,他刻意和洪明月更亲近。 的确,洪明月很体贴,容貌又和夜凌月相似,这些日子,他已经很少想起那个地煞女君主了。 就在他以为,他已经彻底恢复正常,忘却了那个女人时,她又阴魂不散地出现了。 他原本以为,被发配到后勤地区的黄泉代表队,至少短期内是不可能到森罗万象城的。 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在妖兽稀少的后勤地区,一路到森罗万象城,难怪会引来万象城主的注意力。 连奚九夜都不禁要好奇了。 奚九夜下意识地看着早已远去的叶凌月的背影。 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原来,那种悸动从未真正抚平。 只是一个背影,却让他大半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奚九夜有些懊恼,可又有些期待。 那女人,再次看到他时会是什么表情。 莫名的,心中有些期待。 这时,城主府的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在万象城主耳边低语了几句。 “奚老弟,城门外有一名方士,说是能替金三少治疗顽疾。” “那就有劳城主引荐了,希望这一次的医者能够对三少的病情有所帮助。” 奚九夜收回了思绪,冲着万象城主点头称谢。 奚九夜之所以还停留在森罗万象城,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金三少。 说起那倒霉鬼金三少,他自打那一日在宣武城外被光子用医魄神针动了手脚后,他半路上,伤情发作。 四肢肿得几乎难以下地,到了森罗万象城时已经是病入膏肓。 奚九夜无奈之下,只得暂时停在了森罗万象城,一边猎杀一些妖兽,一边想法子给金三少疗伤。 可这一次,金三少的病情很是古怪,就连金家派来的方尊都治疗不好。 万象城主得知这件事后,就提议,不如由他出面,替金三少在各地发布公告,看看能不能寻觅到良医。 只可惜,任务发布后,承接任务的医者是不少,可是依旧没人治得好金三少。 金家的代表队也就只在这里耽搁了下来。 奚九夜承了万象城主的情,所以才答应了暂时充当万象城的客卿。 这个中的缘由,刚到万象城不久的叶凌月等人自是不知道的。 离开了城主府后,叶凌月和罗千澈分开了,两只代表队各自在城中寻找客栈入住。 森罗万象城的夜晚,比起白天来,反倒要更热闹许多。 华灯初上时,城中也到了最热闹的时候。 安顿好了队员后,唐天颂提议,由他做东,带叶凌月等人去城中逛一逛。 见光子等人满脸的期盼,叶凌月也不好抚唐天颂的美意,一行人就出了客栈。 “出云楼是城中出了名的酒楼,里面的妖兽肉烹饪尤其出名。” 唐天颂对森罗万象城的各处都很是熟悉,他告诉众人,森罗万象城周围的妖兽品种众多,城中的酒楼的厨艺也很是精湛,使用这里的妖兽肉,对体力和精神力恢复大有好处。 众人就一起进入了出云楼。 黄泉代表队和原本唐城代表队的主要队员,加在一起,共有两桌之多。 叶凌月等人座下后,再一看菜单,不由咋舌。 “哗,这地方的价钱可真不便宜。” 宫琳心和挽云师姐大呼小叫着。 和歧玉城一样,森罗万象城的消费也全都是以功勋值计算的。 出云楼的菜单上,随随便便一道菜的价格就是一百功勋值,一顿饭下来,至少也得一千的功勋值。 虽然黄泉代表队眼下有十几万的功勋值,可一顿饭花掉几千功勋值,可不是个小数目。 “诸位,这不算什么,真正烧钱的地方是异珍阁,饭后若是时辰还早,我们大可以到异珍阁走走。那地方需要的功勋值,可就不是以百计算了,而是成千上万甚至是十万百万了。” 唐天颂笑道。 出云阁的消费的确不低,这里可是城中一等一的酒楼,平日也就只有一些世家子弟乃至二三流的代表队才会进来消费。 要是换了以前,唐天颂自己也舍不得进来吃饭,可今日就不同了。 他加入了黄泉代表队后,叶凌月没有收走他的九洲卡。 唐天颂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就打算请大伙儿吃顿好的,消消连日来沿途的疲惫。 唐天颂说罢,就点了一些菜,又叫了几坛子酒。 酒水菜肴上来后,果然是色香味俱全,比起早前叶凌月在歧玉城野外的烤兽肉相比,也是不相上下。 一帮人也是饿了,喝了酒水后,打开了话匣子,两桌人吃喝得好不尽兴。 酒至三巡,众人正喝到了兴头上。 哪知这时,从了楼上拾阶下来了几名锦袍男女。 其中一女,面若桃花,十七八岁,看上去很是娇俏。 她走过之时,恰好就瞥见了唐天颂。 “哟,我说出云楼里怎么这么吵,原来是什么人都混进来吃饭了。大伙快看啊,那不是我二哥的马夫唐天颂嘛。” 那声音阴阳怪气,一说完,女子身旁的几名男男女女全都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