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给脸不要脸,打脸 - 神医弃女

第1559章 给脸不要脸,打脸

唐天琪这一喝,出云楼内外的人都听到了。 唐天颂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之间,就僵持在了门口。 这时,奚九夜等人也已经出来。 还有一些客人和路人,认出了唐天琪,知道唐家的这位十三小姐历来蛮横,心知这被她拦下的人今日怕是要倒霉了。 众人都驻足不走,等着看热闹。 这女人,又要干什么。 叶凌月等人一看到唐天琪,就没什么好脸色。 早前在出云楼里,已经忍让了她一次,她到时蹬鼻子上脸了。 唐天琪和金三少就是一路货色,气焰嚣张,狗眼看人低。 要不是避讳着森罗万象城中不能私下斗殴,方才黄泉代表队的众人就动手了。 “十三小姐,不知叫唐某有何贵干。” 唐天颂忍着心底的怒气,冷冷地应了一声。 “本小姐今日外出,忘记带马夫了。你以前也是我二哥的马夫,不如就再当一次本小姐的马夫,还不过来,扶本小姐下马。”唐天琪坐在了马车上。 唐家的马车金碧辉煌,拉车的马乃是拥有一部分龙族血统的飞天龙马。 这种马,赤金色,身形有普通马的两倍高,背有双翼,上能飞天,下能在地面上奔行,一日可行千里,是地道的宝马。 车辕也修得比一般的马车高许多。 以唐天琪的修为,下马不用马夫也没什么。 可她自认是唐家千金,平日下马时,都是有马夫专门蹲下来做“人梯”,踩着下马的。 她的用意,昭然若揭。 唐天颂冷着脸。 “唐天琪,我已经不是唐家的马夫了,和唐家也再无半点干系。” “没有半点关系,看来你是不想知道你爹娘的近况了。” 唐天琪那张娇俏的脸上,满是嚣张跋扈之色。 唐天颂的背脊一僵,拳头捏得发白。 “唐天琪,当初家主答应过,只要我离开了唐家,就不会为难我爹娘,难道你们要言而无信?” 原来,唐天颂当年,是被赶出唐家的。 他的爹娘还留在唐家,难怪他对唐天琪还要礼让几分。 “咯咯,爷爷言而有信,可没为难你爹娘。但是你也知道,爷爷数年前就在闭关,你爹娘如今都在我二哥手下当差。你若是乖乖伺候本小姐下马,本小姐心情好,没准还可以善待他们,否则……” 唐天琪算准了唐天颂不会对他的爹娘置之不理。 “这女人,真是欺人太甚了。”薄情哼了一声,正欲出手喝斥唐天琪。 唐天颂为人重义气,加入黄泉代表队后,对队里的弟兄们也很是关照,薄情与他的交情也不错。 一只手伸了出来,拉住了薄情。 薄情低头一看,却是叶凌月。 “事关唐大哥爹娘的安危,我们不可鲁莽。” 叶凌月说罢,薄情目光转柔,退到了一旁。 叶凌月忽觉得背脊凉飕飕的,再一看,身旁不远处,奚九夜面露不悦,正瞪着她拉着薄情的那只手。 这男人,吃错药了不成,瞪什么瞪,叶凌月迅速撇开了脸,留给了奚九夜一个后脑勺。 奚九夜轻哼了一声,愈发相信洪明月的话,可目光还是止不住就往叶凌月身上飘。 唐天琪坐在了马车上,一脸的趾高气扬。 唐天颂的额头,青筋跳动,一想起双亲老迈的面庞,想起他们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唐天颂的心就如刀割般的难受。 他挺直的脊背,一点点弯了下去,脚步沉重地走向了马车。 “唐大哥,男女有别,不如就让我来扶唐姑娘下马吧。” 这时,叶凌月忽然开了口。 她满脸的笑意,快步走到了马车前。 唐天琪一愣,再一看不远处站着的奚九夜以及那只已经不由分说,已经伸手递到了自己面前的黑黑的手。 好像也对,侮辱唐天颂是一回事,可若是让奚大哥误会自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那就不划算了。 也罢,反正已经羞辱了唐天颂了,大不了以后回唐家,再折磨唐天颂的爹娘出气。 “你走远点,可别吓到了我的宝贝龙马。” 唐天琪一脸的嫌恶,手刚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上。 这时,她忽觉得叶凌月的手掌上,似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她的掌心,她还以为是什么暗器,下意识地就要甩脱叶凌月的手。 哪知她怎么甩也甩不开叶凌月的手。 唐天琪只觉得身子被一股大力吸着,从马上摔了下来,双手也不知被叶凌月用了什么手法,反拧在了背后,疼得厉害。 唐天琪提起了一口气,想要挣脱叶凌月的手。 可她浑身上下,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舒服住了,任凭她怎么反抗都是纹丝不动。 唐天琪又惊又恐,这才知道自己是看走眼了。 可她心底还存着些侥幸心理,她可是唐家的直系小姐,这女人绝不敢真把她怎么样? “你这贱人,快放开。来人,这贱人要害我。” 唐家代表队的队员一听,全扑了上去。 哪知黄泉代表队的众人也早就有所准备,把人拦在了外头。 叶凌月那是什么性子,她会这么好心扶唐天琪下马? 在她出声时,深知她的脾气的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就已经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了。 倒是唐天颂和他的几名队员,还一脸的懵状。 队长……把唐天琪给打了? 唐天琪不喊还好,这一喊,叶凌月一只手死死按住了她的双手,一只手揪住了她的头发,长腿一跨,就跟骑马似地跨坐在了这位金枝玉叶的唐家十三小姐脖子上。 “奚大哥,快救我!” 唐天琪冲着奚九夜等人叫道。 奚九夜微一皱眉,看了眼唐天琪,再看了看叶凌月,没有立刻行动。 一旁的月沐白见状,怒不可遏道。 “快放开唐姑娘,否则……” “否则怎么样?谁敢靠过来?每靠近一步,我就折断她一根手指头。” 叶凌月说着,手下一用力,只听得唐天琪尖叫了一声,叶凌月竟是将她的一根指骨给生生捏碎了。 叶凌月压根就没把月沐白看在眼底。 奚九夜沉吟了下。 “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