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哄抬竞价 - 神医弃女

第1571章 哄抬竞价

叶凌月还想说什么。 可就在这时,她忽地感觉到,周身有多道凛冽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 她不由警觉了起来。 “队长,不可妄动。这里是异珍阁,暗中藏了很多高手,任何人在这里闹事,都会被立刻驱逐出去,而且永远不准入内。” 唐天颂这才知道,叶凌月居然和那名女战俘认识,而且看样子,关系匪浅。 他生怕叶凌月莽撞,忙在一旁劝说道。 叶凌月听罢,再看看始终低垂着头,一声不吭的叶流云,强压下了心底的那口气,退到一旁。 奚九夜见状,也和金三少并肩站在了一旁。 周围,那多道凛冽的气息,一下子又都消失了。 那名出售战俘的长者见了,也跟着松了口气。 这批战俘,也是他偶然到手的,看样子,还挺抢手,他一定得想法子,卖个好价钱。 “诸位,在下李松平,乃是沪原城代表的队长。这批战俘是几日前,我们清剿一个小规模的妖族部落时发现的,共有三十人。全都是轮回境五阶左右的武者,其中还有几名资质和容貌都很不错的。每十名个战俘为一队,底价是五万功勋值。” 那李队长说罢,就把手下的战俘,推了出来。 尤其是其中有几名容貌姣好的女战俘,一出场,就赢来了一阵叫好声。 五万功勋值听上去,是笔不小的金额,可事实上,唐家的一瓶丹液就能卖两万功勋值。 想不到,十个轮回境武者的性命,居然还比不得三瓶丹液。 其实不同的战俘,价格也不是不同的。 轮回境的武者,在古九洲多如牛毛,所以价值也低。 若是换成了小神通境的武者,从初级、圆满到巅峰,底价就分别是十万、二十万、五十万。 甚至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大神通境的战俘,当然,那样的战俘价值就更惊人了。 最早十名被推出来的战俘中,就有叶流云。 叶凌月想也不想,报了价。 “六万。” “七万。” 几只四流代表队的队长在旁跟着也报了价。 十名轮回境的武者,如果运气好的,也许能培养出一名小神通境的武者,这样就能值回本钱了。 “七万一千。” “七万五千。” “八万。” “十万!” 只见金三少不慌不忙,报了个数字,报完之后,还不忘递给了叶凌月一个讥讽的眼神。 这丑女人,早前在宣武城时,居然设计陷害他和洪玉郎睡了一觉。 害得他的后庭被人爆了菊,有时候想起来,金三少都觉得恶心。 再说了这几名女战俘长得委实不错,有几个看上去还是雏,买回去,可有的他乐呵了。 十万功勋值一报出来,早前还对购买战俘有兴趣的那些代表队全都没声了。 他们可不是金家,财大气粗,十几万功勋值想也不想就能丢吹来。 看到了金三少那猥琐的模样,一旁的光子一阵反胃。 他想也不想,开口就报。 “十一万功勋值。” “光子,别冲动,我们的功勋值可不多。” 秦小川见了,急了,拉了拉光子。 整个黄泉城,都只有是十三万多的积分。 买十个战俘,就用去了十几万,先不说他们会不会降级,这日后黄泉代表队在森罗万象城里可怎么立足啊? “不买,难道就看着那几名女子掉火坑?你可别和我说,你看不出金三少安的什么心思,这家伙一看就是精虫上脑,好好的姑娘都要给他糟蹋了。” 光子恨得牙痒痒。 他后悔了,早知道医魄神针还治不死金三少,他就应该把阿姐给的那个什么泄元香给金三少用上,让他一辈子碰不得女人。 “十五万功勋值。” 金三少又何尝看不出黄泉代表队的窘迫。 开玩笑,和他金三少比有钱? 也不想想,他可是金家的人,光是奚九夜一人的进项,金家代表队的功勋值就有数十万只多,用不了多久,就能升级成二流代表队了。 叶凌月面色一沉,她的功勋值只有十三万多。 她看了看身旁的唐天颂。 后者自是明白叶凌月的意思。 “队长,我的卡里还有一些功勋值,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拿去用。” 唐天颂也很干脆。 他看得出,叶凌月很重视那名女战俘。 更何况,他的九洲卡原本就是要上缴给叶凌月的。 唐天颂的卡里,还有一万多功勋值。 这么一凑,还真够了十五万功勋值。 可是叶凌月头大的地方还在后头,这意味着她的功勋值一下子用光了。 不过好在,森罗万象城会提供一个月的缓冲期,只要在本月内,她能重新获得足够的功勋值,黄泉代表队就能保持四流代表队的身份,继续留在森罗万象城。 看来,只能回去炼制丹液一个法子了。 叶凌月舒了口气。 “十五万一千。” 金三少翻了个白眼。 呵,还真有不怕死,要和他金三少攀比的。 “十六……” “三少。” 奚九夜冷不丁开了口,看了金三少一眼,目光清冷。 金三少打了个激灵,已经到了嘴边的十六万又缩了回去。 他差点就给忘记了,名义上他是队长,可实际上那些功勋值差不多都是奚九夜赚来的。 看得出,黄泉代表队已经是倾家荡产,凑功勋值了,再多的功勋值,他们也出不起了。 奚九夜定定地看着叶凌月。 “你很想要这批战俘?若是真想要,你就求我,只要你求我一声,我就把这批战俘让给你。” 求他? 叶凌月怔了怔。 再看看奚九夜,不知这男人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奚九夜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 方才看着叶凌月为了几万的功勋值,头疼不已,不惜向唐天颂开口时,她那副倔脾强的模样,让奚九夜不知为何,想起了当年的夜凌月。 那时候,在刑架之上,一刀刀剐去了血肉时,那女人也是那么的倔强。 明明已经是山穷水尽,为何就不能屈服一次。 他就是想看她求他一遭,想看她卸下张牙舞爪的模样后,依偎着帝莘的怀里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小女人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