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整个大陆只有两张的卡 - 神医弃女

第1575章 整个大陆只有两张的卡

挽云师姐等人虽是不甘心,可也没有其他法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兽皮纸被取了出来。 异珍阁的人见了卡,只得是朝着挽云师姐赔了个不是,接过了卡。 “慢着。” 叶凌月想了想,摸出了师父紫的那张卡,啪的一声,也拍在了柜台上。 “我这里还有张卡,你给看看,能不能购买这兽皮纸。” 死马当活马医,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兽皮纸落到了月沐白那帮人手里。 若是如此,只怕赵天狼之死就会永远成为不解之谜了。 “我说丑八怪,你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你那张卡,连署名都没有,还破破烂烂了,还想是贵宾卡?” 金三少和唐天琪都在旁冷嘲热讽着。 叶那张卡,别说青铜白银了,看上去就一块废铁片,看年份,只怕早已是淘汰多年的古董卡了。 “这是无极卡?” 哪知异珍阁的人一看到那张无名卡,脸色都变了。 “什么无极卡?能用不?” 叶凌月也不知师父紫的这张卡叫啥名。 “几位,还请稍等片刻,我去请大总管过来。” 异珍阁的人的反应,让原本还嘲讽叶凌月和她的卡的金三少等人愣住了。 不会吧,这破破烂烂的古董卡还真能用? 可是他们在家族里时,从没有听说青铜白银金卡之外还有什么无极卡啊。 一定是那些没眼力的工作人员看错了。 只是一会儿,一名中年妇人就急忙赶了过来。 却见她黛眉朱唇,虽是年逾四旬,可容貌秀美端庄,举手投足间,颇有大家风范。 看到了妇人时,就连金三少和唐天琪也不由正色,冲着那妇人恭敬地喊了一声。 “丹玉夫人。” 异珍阁在古九洲盛名不坠,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眼前这位丹玉夫人。 听说她原本就是世外天中的丹家的直系子嗣,因为酷爱经商,所以才开了异珍阁,不仅如此,丹玉夫人和万象城主的关系匪浅。 在万象城,所有人都要卖丹玉夫人一个面子。 丹玉夫人见了金三少和唐天琪等几个晚辈,也没流露出过多的神情,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她的目光,落到了那张无极卡上。 “真的是无极卡?” 丹玉夫人不由樱口微张,反复翻看着那张无极卡。 “敢问这张卡是哪一位的?” “是我的……是我师傅的。敢问这位夫人,这张卡可不可以买那张兽皮纸?” 叶凌月试探性地问道,她心里也是直犯嘀咕。 看对方的反应,好像师父紫的这张卡有问题。 师傅紫可别是以前在古九洲做了什么坏事,这张卡有啥不良记录把? “原来是姑娘您的……不不不,敢问这位大人您是?” 丹玉夫人满脸笑容,对叶凌月热情的不得了。 “我是黄泉代表队的队长,你管我叫叶队长就成了。夫人,那张兽皮纸?” 叶凌月被丹玉夫人的热情吓到了。 “当然可以,无极卡乃是黑钻卡,购买异珍阁里所有的五品,一律五折优惠。来人啊,还不把东西包起来,耽误了叶队长的时间,你们当担得起嘛?” 丹玉夫人呵斥道。 五折优惠? 黑钻卡? 那张破卡,居然比黄金白银青铜卡都要高级? 这下子,可是换唐天琪和金三少那帮人傻眼了。 “丹玉夫人,您确定您没看错,那卡我们可从没听说过。” 金三少一看,也急了。 “呵~金三少,本夫人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不知道黑钻卡,大可以回去问问唐家家主,看他有没有听说过黑钻卡。不过也不怪你无知,黑钻卡发行那会儿,你们金家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落里呢。金三少,我奉劝你一句,以后为人处世谨慎点,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丹玉夫人似笑非笑。 她听得清楚,叶凌月说这张卡是她师傅的。 整个无极大陆,持有黑钻无极卡的,最多不过两人。 除了现任的九洲盟主,还有当年那声名赫赫的中原侯。 眼前这位姑娘,想必一定和这两人有关系。 若是九州盟主倒还好说,但若是那一位…… 丹玉夫人不敢往下想了,她这会儿在纠结,要不要将那位可能再度出现在古九洲的事上报九洲盟。 哗,叶凌月也是一脸的吃惊,再看看那张无名卡。 原来,师父紫那么老了啊? 他的卡,居然比金家的祖宗祖宗的十八代还要老哎。 叶凌月想想师父紫那张谪仙般的脸,啧啧感慨着。 “对了,那卡里面的功勋值……” 叶凌月还想问问,无极卡里到底有多少功勋值。 黑钻卡,听上去牛气哄哄的,想来里面的功勋值一定也很高, 这样一来,早前用掉的十几万功勋值没准就可以一下子抹平了。 哪知丹玉夫人已经把卡递了回来。 “叶队长,五折后的价格是十万功勋值,你的卡一共预支了十一万一千功勋值。” “啥,预支,你是说这张卡里没有功勋值啊?” 叶凌月差点没跌掉下巴。 “哦,有没有功勋值,在下也不知道。不过按照九洲盟的规定,九洲卡里的功勋值,过了一甲子后,就会自动失效。所以这张无极卡里面,如今一点功勋值都没有。但是无极卡可以预支,额度是一百万功勋值。只不过按照九洲盟的规定,每天都需要支付预支金额千分之五的利钱,要求一个月内偿还。否则九洲盟会收回无极卡。” 丹玉夫人很是耐心地解释着。 叶凌月听了,差点没暴走。 师父紫,有你这么坑徒弟的啊,送啥不好,送一张没功勋值的卡给她。 最终,叶凌月还是用无极卡买下了那张兽皮卷。 “三少?” 月沐白忍不住看了眼金三少。 “叫我也没用,没听说那是五折的卡嘛。这事,我回头还要和家里说说。” 金三少也是一脸的无语,只能憋着屈,看着叶凌月那帮人,高高兴兴地拿着兽皮卷走了。 小剧场之师父紫: 某十万八千米的高空,师父紫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那张肖像画,看了几眼,嘴角浮起了一抹微笑。 “已经五百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