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师父紫的私人收藏们 - 神医弃女

第1581章 师父紫的私人收藏们

关于薄情,叶凌月也不是完全没有疑惑的。 这个比女子还要美丽几分,对自己又死心塌地的魔族少主,身上其实有很多疑团。 薄情修炼的速度很快,叶凌月记得,她最初遇到他时,他的修为比她还弱。 可是在这短短的几年里,哪怕是叶凌月有鼎灵和鸿蒙天相助,她的修炼速度,依旧是比不上薄情。 在叶凌月认识的人中,似乎只有帝莘可以和薄情的修炼速度相媲美。 但叶凌月从没真正去探究,只因为,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缘和秘密。 很快,每个人手里都有了一瓶高级灵液。 唐天颂怔怔地拿着手中的那五瓶灵液,沉甸甸的手感,让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梦境。 所有人中,他获得的灵液无疑是最多的。 明明他是最迟加入黄泉代表队的那一个,可是对于这种分配,黄泉代表队的其他人,一句牢骚都没有。 “大唐唐,你可要加油,干翻唐家的那帮坏蛋。” 光子冲着唐天颂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唐天颂在唐家所受的屈辱,黄泉代表队的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已经知道了。 他们没有看不起唐天颂,也没有嘲讽。 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接受了唐天颂这个队友,也意味着,他们对做队长的叶凌月是绝对的服从。 “队长,这五瓶真的全都给我?” 唐天颂自小在唐家长大,叶凌月分配的这些高级灵液,他只消一眼,就看得出,无论是质量还是成色都比当初唐凌波给他的好上许多。 这一瓶的价值,岂止四万功勋值,就算是十万功勋值也不为过。 可叶凌月却一挥手,就送给了他。 “自是给你的。唐大哥,我们这支队伍里,就属你的实力最强,若是你能突破到小神通境巅峰,真要对上三流代表队时,还需要仰仗你的帮助。” 叶凌月很坦然地说道。 她的实力暂时不宜全部暴露,金家有奚九夜,唐家有那名大神通境的客卿,黄泉代表队要真想和他们抗衡,光是一个她和薄情都是不够的,唐天颂如能顺利突破,将会是一件暗藏的杀器。 “多谢队长,在下一定不负所托。” 唐天颂堂堂七尺男儿,在这一刻,眼眶有些湿了,他拱了拱手,从这一刻开始,他彻彻底底将自己当成了黄泉代表队的一员。 唐天颂得了五瓶高级神通液后,就立刻开始闭关,据他估计,大概需要七天左右时间。 其余众人,除了没有分配到灵液的光子,就连刚突破不久的薄情,也都分别去闭关去了。 叶凌月又替叶流云疗了一次伤,随后她就将早前购买的那些战俘释放了。 她购买这批战俘的原因,只是为了救叶流云。 至于其他的战俘,他们恢复自由身后要干什么,也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释放了战俘后,叶凌月在城中找到了寄物品的地方,将那些高级灵液分别寄了出去。 在城门口时,叶凌月拇指和食指放在了嘴边,鼓起了腮帮,发出了一阵悦耳嘹亮的长哨声。 大约是瞬息之后,只听得天空传来了一阵振翅声。 三界鹰一个俯冲,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大鸟,你来得那么快,可别是一直跟踪我吧?” 叶凌月逗趣着三界鹰。 后者很是不满地咕咕几声,腹诽。 “本神鹰像是那么没品的嘛,跟踪你的是主人好伐。” 叶凌月对于三界鹰的傲娇也是见怪不怪,她取出了一瓶高级灵液,让它带回去给师父紫。 三界鹰抓起了那个瓶子,翅膀一振,地面顿时卷起了两股旋风,一飞冲天,一会儿就没了影。 在城外的某片森林中。 一地金色的落叶,紫堂宿坐在一棵古树之下。 三界鹰返回时,很是嫌弃地将那个丹药瓶子丢给了紫堂宿,咕咕叫了两声。 “是叶徒弟让我给你带回来的,那笨蛋徒弟,难道不知道这种级别的灵液,在主人你眼里简直就是不入流。” 紫堂宿眸光一转,落到了那个丹药瓶子上。 徒弟……怕是因为唐家那个灵液的缘故,才会送他这个高级神通液吧。 事实上,他根本用不上这种东西。 在这片天地之间,还有谁……能动得了他嘛。 他送她丹液,只是想提醒他唐家手里有九洲鼎片的事。 宝贝徒弟果然没让他失望。 只不过,这瓶灵液该怎么办? 紫堂宿凝视着那个丹药瓶子。 瓶子圆滚滚的,看上去珠圆玉润的,甚是可爱。 乍一眼看上去,居然让紫堂宿想起了当年,自己第一次遇到“她”时的情形。 那时候,“她”还很小,圆脸,短胳膊短腿,嗯,和这瓶子还真像。 三界鹰抓着那瓶子,在紫堂宿面前晃了晃,见自家主人没半点反应,还以为他嫌弃这灵液。 “啪”一甩,三界鹰就想把这垃圾灵液给丢了。 瓶子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弧线,可是身边一道残影闪过,瓶子落到了一只比瓶身还要莹冽的手中。 “她送的,第二件。” 紫堂宿嘴角不觉翘了起来,呵呵笑了两声。 他从怀里取出了那个生命乾坤袋,眯起眼看了看。 嗯,这是第一件。(某徒弟声嘶力竭喊道,师父紫,这件是你抢过去的,不作数!) 再把生命乾坤袋打开,里面摸出了一把破扫把……嗯,宝贝徒弟在独孤天时,扫地用过的,收好。 再摸出了那口式神炼药鼎,嗯,宝贝徒弟看守过的,也收好。(式神炼药鼎嚎啕大哭,这才是你带走本鼎灵的真正原因?) 再摸出了几封信,嗯,宝贝徒弟寄来的,必须收好。 紫堂宿看来看去,还是将所有和宝贝徒弟有关的东西,全都收回了生命乾坤袋。 再看看那个崭新的瓶子,他宝贝地擦了擦,揣进了怀里。 只要是宝贝徒弟送的礼物,都甚好。 下一刻,紫堂宿抿紧了唇。 “三天,不准吃饭。” 给三界鹰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后,紫堂宿就飘飘然离开了。 留下个三界鹰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似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咕咕—— 三界鹰悲催地叫了两声,主人,不带你这样的,不就是丢个瓶子嘛,要不要这样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