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得,异火 - 神医弃女

第1598章 得,异火

一缕魂魄,犹如抽茧剥丝般,从年小邪的体内游离出来,被森罗鬼果王一口吞了下去。 形势陡然逆转。 在年小邪身死的那一刻,迎客厅内,所有人的一片死寂。 万象城主面色一灰,想要制止时,念小邪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怎么会? 森罗母藤的魔力,明明是被洛书山河图镇压过的,照理说,森罗鬼果王应该处于沉睡阶段才对,怎么会无端端爆发,残忍地吞噬了念小邪的魂魄。 这若是受了重伤,还好医治,可魂魄被吞噬,怎么救? 事情超出了万象城主的预期,这场比试,没法子再进行下去了。 他神识一动,就想收回洛书山河图,先放了凌月出来。 哪知画内,森罗母藤又是一震,一股震荡波自画中传递了出来。 刹那间,整个迎宾厅内都是一阵嗡嗡作响,盆栽桌椅砸了一地,像唐天琪那种修为弱些的,亏了被人拎住,才没有摔倒在地。 “城主这是怎么一回事?” 薄情等人也回过神来,也不顾万象城主的身份,质问了起来。 “这……老夫也是一言难尽,似乎是洛书山河图出现了一些状况。” 万象城主也是一脸的郁闷。 一旁的奚九夜面色沉凝,凝视着那幅画。 森罗鬼果王突然暴动的缘故,在场成了奚九夜之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奚九夜那一晚,为了救叶凌月,动用了一部分的神力。 那神力破坏了洛书山河上的一小部分的封印,这才会让森罗鬼果的实力忽然爆发出来。 “一句出状况就能解释一切?把她放出来!” 薄情怒喝道,眼中布满了血丝,若非是一旁的唐天颂死死将他拦住,薄情早已冲上前去和万象城主拼命了。 “老夫倒也想放,可眼下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洛书山河图根本不听掌控。叶队长要出来,只能凭她自己的实力。” 万象城主没好气道。 “叶队长,你可能听到老夫的话?” 万象城主的声音,透过洛书山河图,传进了画中。 “城主,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薄情,唐大哥,你们不得对城主无礼。待我得了藤条后,我自会想法子出去。” 叶凌月也察觉到了,就在方才,森罗鬼果王击杀了念小邪时,森罗鬼果王的气势明显增强了。 叶凌月话里透出来的笃定,让薄情和唐天颂情绪稍缓。 可两人再一想,不对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叶凌月竟还想着要夺取藤条。 这是要将比试继续下去的意思? 她话音方落,身子一个俯冲。 众人正猜测他她究竟要干什么。 只见她五指一拢,拈花碎玉手已然发动,只见一团赤红色,转瞬就落到了叶凌月手中。 看清了叶凌月手中是何物时,唐天琪惊呼了一声。 原来,就在念小邪的魂魄被森罗鬼果王吞噬后,他的本命异火赤蝎火立刻就恢复成了火的形态,跌落在地。 而叶凌月的目标,正是那赤蝎火。 赤蝎火,早前唐天琪连碰触都觉得很是恐怖的赤烨火,竟是被叶凌月抓在了手中。 居然用手,去抓本命异火,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 众人都是倒抽了口冷气。 洪明月在暗里看着,露出了几分期盼来。 一想到自己早前,被叶凌月害得连肉身都不保,洪明月的心底就生出了一种病态的渴望。 最好让那赤蝎火烧死那女人,烧得皮开肉绽,不成人形最好。 可洪明月的呼吸,忽的一窒。 什么! 叶凌月的手并没有烧成焦炭,相反,在她抓住了赤蝎火候,她的手指连半点烧伤的痕迹都没有。 细细一看,叶凌月的手掌上,一团灰火萤光般跳动。 原来她竟是用自己的本命火,裹住了赤蝎火,如此一来,赤蝎火就没法子伤她分毫了。 切,最劣等的白火,居然想要对抗变异后的赤蝎火,这女人不仅蠢,还不自量力。 唐天琪、金三少那伙人,都幸灾乐祸等着叶凌月自食其果。 薄情、唐天颂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而奚九夜,却凝视着叶凌月的手,就好像,透过叶凌月的手,他看到了什么。 吸收了妖兽魂魄的变异火种。 可真是好东西啊。 叶凌月手中,抓着那犹如烫手山芋似的赤蝎火,眼底,闪动着灼热的渴切之光。 难得有她看得上眼的异火出现。 耳后,能听到喀拉喀拉的声响。 那是森罗母藤在啃噬念小邪的尸体。 姓念的,你的火,我看上了。 早在念小邪祭出了赤蝎火的时候,叶凌月就对那赤蝎火上了心。 她从龙家得了吞噬百火之法。 可在青洲大陆时,百火太过稀少,她零零星星,只是吞噬了冥火、琉璃鬼火、紫嫣火灵等四种异火,加上本身的灰火,距离百火的数量还相差甚多。 念小邪的赤蝎火,虽不是天生异火,但胜在是变异的火种,勉强也能落入得了叶凌月的眼。 所以,在第一眼看到时,叶凌月就已经惦记上了。 向念小邪发出挑战,将他单独引入画阵,夺取异火,正是她预先的计划。 只是和叶凌月预计的不同,她没想到,念小邪那么不顶事,居然扛不住几下,就被森罗鬼藤给秒了。 呵~不过如此也好,那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念小邪是死在了森罗母藤之事。 她只不过是把他的本命异火给拾金昧了。 手掌上,那赤蝎火像是察觉到了叶凌月的意图。 身为异火的尊严,让它不甘心被区区的劣等白火给熔合了。 焰心处,那一头残暴的火炎蝎不停地反抗着。 那漆黑有力的蝎尾,挟着火焰,狠狠地砸向了灰火。 可看似微弱的灰火,这次却显得尤其的顽强。 那火舌,不断吞吐着。 忽的,原本灰蒙蒙的火焰中,出现了一片幽蓝中带着琉璃色的火。 再接着,火焰中又隐隐出现了紫光。 灰火,每变幻一种颜色,在洛书山河画外观看的人们就由不住眼皮子跳了跳。 叶凌月的这一团劣等火种,竟是一下子出现了数种颜色! 这火,还会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