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孽缘的开始 - 神医弃女

第1601章 孽缘的开始

水,滴滴落下,渗了进去。 男人很高,从舞悦俯身的角度,根本看不见来人模样。 早前还在议论的几名妖族侍卫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笼了过来。 舞悦正欲抬头,看清来人是谁。 “好大的胆子,谁许你抬头的!” 那人冷冰冰的声音,震得舞悦耳膜一阵嗡嗡响。 这声音? 舞悦即刻在脑子里脑补出了一头狂暴的,红毛狒狒的形象。 糟糕,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舞悦暗叫不妙。 自打那一****在族长营帐外偷偷说了一声“红毛狒狒”被那个喜怒无常的男人逮个正着后,她就一直提心吊胆。 尽管不知道红毛狒狒的身份,可从族长和水幺幺对此人的态度看,这人身份必定不简单。 很可能是妖界的妖王,舞悦得罪了对方,又怕被对方发现了身份,这些日子,一直小心避讳,没有再遇到对方。 哪知道,今个儿这么不巧,又撞上了。 舞悦心底暗骂道。 “该死的红毛狒狒,长那么大个,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况且,才一大清早的,他跑到少族长营帐旁干什么?” 舞悦再看看,这才发现,赤烨走出来的方向,是另外一顶帐篷。 难道说,这“红毛狒狒”就住在少族长对面的那顶营帐? 可是为什么早前几天都没遇到他? 赤烨也气得不轻。 难怪他今个一大早,就眼皮直跳,这该死的女人,居然把他最喜欢的一套武袍给泼湿了。 因为通天妖王寿宴的缘故,他不得不在通天部落住上一阵子。 恰好和通天妖王商讨九洲荒狩的事。 他住下后,才发现自己的营帐竟然就在水幺幺的营帐旁边。 不用说,一定是水羿那老家伙故意安排的,想让水幺幺来个近水楼台。 为了躲避水幺幺,这几日赤烨都是早出晚归,愣是让水幺幺一次碰头的机会都没有。 今个一早他照旧带着几名赤狱军的老部下,准备去巡查下妖原,哪知道,前脚才出门,后脚就被泼了。 衣襟上,多了一滩明显带有女人脂粉味的水渍。 再看看身前那个做出了事的女人,一声不吭,还低着脑袋。 又是她,这女人是哑巴不成,弄脏了他的衣物,连道歉一声都不会。 那一日,还明明牙尖嘴利说他是“红毛狒狒。” 赤烨越想越生气。 “哑巴了不成,谁许你一直低着头的。” “不许低头是你,不许抬头也是你,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压。” 舞悦嘀咕了一句。 声音不大,可刚刚好落到了赤烨的耳中。 赤烨身后,那几名赤狱军的军士吓了一跳,都替舞悦捏了把冷汗。 “混账。” 赤烨大手一抓,就如拎小鸡似的,一把拽住了舞悦的衣领,把足足比自己矮了一个半头多的舞悦拎了起来。 “放开我,你个无礼的家伙,不就是件衣服嘛,我赔你就是了。” 舞悦手脚并用,不停地捶打着赤烨。 赤烨的手劲很大,每一根手指都如钢条似的,她的脖颈都要被他捏碎了。 “赔?你赔得起嘛,一个下等的侍女。” 女人的拳头,砸在了胸口上,赤烨没有半点痛楚感,反倒觉得痒痒的。 他瞪着距离自己不过半寸距离的舞悦,皱了皱眉头。 这女人,怎么这么轻,浑身上下,都不长肉的嘛。 还有她的皮肤很白,在清晨的晨曦下,一个毛孔都看不到,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似的。 妖族的女人,哪怕不如男人强状,可大多丰满健美。 有些女子,甚至能上阵杀敌,巾帼不让须眉。 那些留在妖族部落里的女人,大多也很好生养,这才可以为妖族的子民们开枝散叶。 哪里像是眼前的这个,这么小只。 赤烨挑剔地,用眼光扫视着被他拎在手里的舞悦。 屁股太小、腰太细、胸也不够大,唯一还算不错的,就属那双腿,即便是隔着罗裙,也能隐约看出,那腿又长又直。 长得不够养眼那也就算了,脾气还那么差。 她要是个男人,赤烨一巴掌就可以把她拍死了。 赤烨脾气火爆,但还算是有原则,女人不杀,小孩不杀。 由于靠得很近,女人身上的气息飘了过来。 不同于身上脏水里混杂着的那股浓郁的让人反胃的脂粉香,这个弱的跟小鸡似的女人,气味居然不难闻。 赤烨甚至有些喜欢她身上的气味,那是一种,类似于薄荷草的香气,闻着很是提神。 “赤烨哥哥,小舞她做错了什么事?你快把她放下,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水幺幺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出来一看,恰好看到了赤烨正用一副要“掐”死自家侍女的神情,拎着舞悦。 赤烨一看,舞悦果然小脸发白,嘴唇都没了颜色。 他手一挥,舞悦摔倒在地,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狂躁症的红毛狒狒。” 舞悦在心底把赤烨的狒狒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他弄脏了大人的衣服,大人正准备去视察。” 一旁的赤狱军士连忙回答。 “原来如此,小舞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上去和赤烨哥哥道歉。赤烨哥哥,你的衣服脏了,快换下来,我帮你重新准备一套。” 水幺幺作势,就要上前。 “那是赤赤亲手替我准备的衣物,只有一套。” 赤烨冷声说道。 水幺幺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赤烨爱妹如命,整个妖界都知道。 得知大哥赤烨要出远门,赤赤特意在宫女的帮忙下,做来一套武袍。 虽说针线活不甚好,可赤烨却喜欢得不得了,只有在视察这样的重要场合,才会穿上。 “那……不如,让舞悦帮赤烨哥哥把衣服洗干净了?” 水幺幺试探着问了一声。 “对,我可以帮你洗干净,保证和原来的一模一样。不仅如此,我的针线活也很好。” 舞悦一听,忽地想起了什么,很是积极地说道。 赤烨皱眉,瞪着一下子变了副面孔的舞悦,再看看身上,那一滩让他一看就很恶心的脂粉水渍,还有武袍上明显歪歪斜斜的针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