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隐藏的那个人 - 神医弃女

第1605章 隐藏的那个人

舞悦哪里知道,她这一俯身,鼓囊囊的胸恰好在了赤烨的眼前晃过。 她虽不似妖族的女子丰满,可腰肢细,衣服一绷紧,胸前的曲线勾勒的愈发美好。 赤烨哪敢让她再靠近,一把将她抓住了,舞悦却是闷哼了一声。 赤烨连忙松开手,发现舞悦的手腕上已经青了一圈。 该死! 赤烨有些恼火地揉了揉头发,这女人,难道是水做的不城,只是轻轻一抓,怎么又青了一大片。 舞悦一口银牙,差点没咬碎了,再在赤烨旁边伺候着,她只怕会一不留神,泄露了实力,把这红毛狒狒直接掐死。 “我的东西,以后不准乱碰。” 赤烨随手就将那本功名簿放到床头。 舞悦眼看又没机会偷看功名簿了,只得转身就走。 “慢着,谁让你走了,站在我旁边,伺候我用膳。笨手笨脚的,伺候人总会吧?” 赤烨拉长着脸。 舞悦迟疑了下,迫于对方的“淫威”只得是挪到了赤烨的身旁。 “把肉切成一片片,把汤放一旁弄凉了。” 赤烨动也不动,在旁指手画脚着。 舞悦翻了个白眼,只得动手。 “肉太小块了,塞牙缝啊,你吃掉。” “汤太凉了,膻味重,喝掉。” 这一顿饭下来,舞悦就没停顿过。 舞悦已经连骂赤烨祖宗十八代的力气都没了。 这男人,岂止是暴君,简直就是龟毛,处处挑毛病,他嫌弃的肉和汤,全都被迫进了舞悦的肚子。 到了最后,赤烨只吃了五成饱,可舞悦却差点没被撑死。 “很好,收拾一下,午膳和晚膳就不用伺候了。” 赤烨挥了挥手,光是看这女人端着几十斤的托盘晃悠悠的样子,他就没胃口了。 况且,妖族和人族不同。 虽说如今的妖族不少习惯都已经和人族同化了,但是不少妖族还保留了兽的习性,一天只吃一顿,或者是几天只吃一顿,都是稀疏平常的事。 这女人,实在是太瘦了,得养胖一点。 嗯,得多给她吃点肉。 晚膳不吃了? 舞悦差点没把餐盘给砸了,这可怎么办? 水幺幺给她的那瓶药还等着晚膳时下毒。 若是没完成水幺幺的任务,只怕水幺幺又要责罚她了。 责罚倒是没什么,更重要的是,舞悦也想趁着这次机会,趁着赤烨熟睡的时候,想法子偷偷查看那本功名簿。 舞悦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目光落到了赤烨的桌案的那壶茶上。 赤烨似乎还挺喜欢喝她沏的茶,也许可以找机会把药偷偷下在了茶水里。 舞悦心头一动,假装温驯模样,退了下去。 直到人走后,赤烨才恢复如常。 他随手又拿起了那本功名簿,不知不觉到了午后,脸上包扎着,连脸都看不清了的臣易走了进来。 赤烨斜睨了他一眼,心情莫名的愉悦了几分。 “大人,妖王大人有请。” “不去,那老头十之八九又要撮合我和水幺幺,就说我外出视察去了。” 赤烨眉头都不皱一下,断然拒绝了。 水羿父女俩安的是什么心,赤烨怎么会不明白。 这几日,水羿三天两头找他饮宴,宴席上水幺幺总是衣着暴露,动不动就敬酒主动投怀送抱。 她那一身脂粉味,差点没让赤烨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大人,这样会不会不大好,这毕竟是妖王的地盘。” 臣易迟疑着。 “你这么一说,的确不大好,不如你代替本王去饮宴,反正你和水家父女俩也很熟。” 赤烨摸索着下巴。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回禀通天妖王。” 臣易被赤烨冷飕飕的眼光看着莫名地发毛。 他总觉得,最近陛下的脾气有些喜怒无常,早上莫名其妙把自己当人肉沙包,而且拳拳往脸上打,臣易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得是认命得回话去了。 赤烨这才懒洋洋,继续翻开起了功名簿来。 臣易到了通天妖王的王账后,把赤烨的话委婉地修饰了一遍后,这才起身告退。 “父王,赤烨哥哥分明就在营帐内,他这摆明了是不愿意见女儿。” 水幺幺着了一身水红色裙装,妆容精致,就等着赤烨前来。 哪知又被赤烨推脱了。 “幺幺,他终归是妖帝,他不乐意来,为父也没法子啊,再说了,赤烨他已经多次拒绝你了,你看妖族也有不少青年才俊,譬如说南峦妖王的曾孙就是一表人才……” 同通天妖王也是一脸的无奈。 他也看出赤烨压根对女儿无意,可奈何水幺幺就是认准了赤烨一个人。 水幺幺都已经几百岁了,迟迟未嫁,再拖下去,只怕黄花菜都要凉了。 “父王,我早就说过了,我只要赤烨。你是赤烨的长辈,又是北狱司的开国功臣,难道就不能向赤太后赐婚嘛。” 水幺幺噘嘴。 “你又不是不知道赤烨的性子,赤太后要奈何得了他,赤烨又怎会至今单身。我看你还是早点死了这份心吧。” 通天妖王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父亲,我一定要得到赤烨,你不替我想法子,我自己想。” 水幺幺气急败坏着,也不理会通天妖王,一赌气,自己跑了出去。 通天妖王皱着眉,长吁短叹着。 这时,一名通天妖王账下的兵士走了进来,低声禀告了几句。 通天妖王听罢,脸色骤变。 “这事可是真的?森罗鬼果王竟然落到了人族手中?” “千真万确,消息是从几名人族奸细口中逼供出来的,据说森罗鬼果王不日将会由森罗万象城运送到九州大本营。妖王,这事是否要禀告妖帝?” “暂时不用,传令下去,传两大妖将过来。” 通天妖王想了想女儿方才任性的那番话,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先不将此事告诉赤烨。 没过多久,两名妖族将领进入了通天妖王的营帐,足足相商了一个下午,两名妖将才躬身说道。 “妖王放心,臣等一定会将森罗鬼果王带回来,作为妖王的寿礼。” 两人起身离开之时,已经是傍晚。 一名侯在了王帐口的年轻妖族兵士站的笔直。 他的五官平平无奇,但却有一双凤眸眸,在了夕阳光色下,闪耀出了琉璃色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