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6章 害人终害己 - 神医弃女

第1606章 害人终害己

夜,深了。 赤烨翻过了功名簿上的最后一页,突觉有些饥肠辘辘。 回绝了通天妖王父女的邀请后,赤烨索性在营帐里带了一整天。 除去早上半饱不饱的那一顿,这一整日,他居然都没吃东西。 臣易那小子,也不知所踪。 中途,倒是那侍女进来换了一壶茶水。 赤烨拎起了茶水,灌了几口。 水是温水,带着淡淡的茶香,喝在嘴里,竟和那小侍女身上的香气有点想相似。 喝掉了半壶水后,赤烨没来由有些焦躁。 他随手把茶壶丢下了一旁,再看了眼已经换干净了的床褥,他眼眸沉了沉,忽觉得腹下,一阵阵灼热感腾了上来。 这种感觉……赤烨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他连忙运气,立时明白了过来。 眸间,骤然暗沉了下来,再想起早前舞悦送茶水时,言行举止间有些怪异。 他居然被下药了。 堂堂北狱司妖帝赤烨,竟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侍女给下药了。 赤烨气得不轻,踏步就要往外走去,他的脸色,很是凶戾,仿佛一瞬间就要将人撕成碎片。 可就在这时,一团香风闯了进来。 只见水幺幺只穿了一件水红色的皮篷,走了进来。 “赤烨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 水幺幺声音娇媚,缓缓地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灯光之下,斗篷下,居然是什么都没穿。 “水幺幺,药是你让那女人下的!别以为你是水羿的女人,我就不敢杀你。” 赤烨气得额头青筋迸出,心底憋着一口气,说不出是在愤恨水幺幺的胆大妄为,还是在恼恨那蠢笨的女人,居然甘心充当水幺幺的帮凶。 “赤烨哥哥,我也是喜欢你才那么做的。你是不是很难受,我来帮你可好?” 水幺幺款款走来,脸上满是痴迷之色。 她爱惨了赤烨,这几百年来,朝思暮想都想与他在一起。 可赤烨软硬不吃,这一次,若再不能借着父亲的寿宴,与赤烨生米煮成熟饭,她就再没有机会了。 水幺幺作势,就扑向了赤烨。 哪知赤烨冷哼了一声,竟是完全无视水幺幺的投怀送抱,一把擒住了水幺幺。 “赤烨哥哥,你这是做什么?”水幺幺给赤烨下的药,可是宫廷的秘药,服用之后,药效极其猛烈,她怎么也没想到,赤烨居然能强压下那种药效。 “做什么?水幺幺,你敢对我下药,就该猜到我要干什么。” 赤烨制住了水幺幺的穴道,扣着她的下巴,逼迫着她张开嘴,拎起了余下的半壶水,二话不说,全都灌进了水幺幺的嘴里。 水幺幺呛得不轻,眼泪鼻涕乱流,她想要挣扎,可她的修为哪里是赤烨的对手,浑身上下,被赤烨霸道的妖力束缚的死死的。 “赤烨,药是赤太后命人送给我的……你不能……” 水幺幺被强行灌了下药的水后,赤烨将她用斗篷裹住,身形一掠,就出了帐篷。 外头,看守的赤狱军居然一个人不在,想来是水幺幺进来时,动了些什么手脚。 赤烨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心知这一次,他是被自己的亲娘给暗算了,好个赤太后,亲生儿子都能算计。 既是如此,就被怪我不计情面,什么老部下,什么开国功臣,去他娘的。 赤烨挟着水幺幺,不等她惊呼出声,人已经风驰电掣,暴掠出了数百尺。 赤烨一直落到了一片肮脏的犹如牲口棚一样的棚屋前。 棚屋外,一阵臭味熏天,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有些衣衫褴褛的战俘。 这里是专门关押人族男性战俘的地方。 这种地方,平日水幺幺根本不可能会来。 水幺幺发现自己身在何处后,忽然意识到了赤烨接下来可能的举动。 “不,赤烨,你不能这么对我!” 水幺幺尖叫了起来。 她这么爱赤烨,为了他不惜投怀送抱,赤烨居然要将她……这男人的心,难道是石头做得不成。 可她忽然发不出声音来了,她惊恐地睁开大了眼,被赤烨丢进了战俘棚里。 战俘棚里的战俘听到了动静,只见一名光着身子的妖族女人滚了进来。 那些战俘已经多久没有尝到女人的滋味,他们一个个扑了上去。 水幺幺的眼底,羞辱的泪水滚落,可她身子里的药效,却已经发挥了作用,只能由着那些战俘在自己的身上肆意妄为。 赤烨嘴角残忍地勾了勾,迅速退出了战俘棚。 他的身体内,那一阵阵强烈的药力排山倒海的袭来。 他低咒了一声,知道自己眼下,急需一个女人泻火。 那该死的小侍女,若非是她的缘故,他又怎么会这么狼狈。 赤烨越想越恼,体内的苗头愈演愈烈。 他记得,那小侍女就住在水幺幺的营帐旁。 火是她撩拔起来的,就必须由她来熄灭。 一道黑影,快速闪进了舞悦的营帐。 “该死!” 营帐里,竟空无一人。 赤烨气得,一脚踢烂了舞悦的床,体内的药效越发强烈,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了。 赤烨从没有像今日这么狼狈过。 他跌跌撞撞地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到了营帐口,赤烨的浑身,就如发高烧一样,滚烫不已,他的眼睛,因为药力的缘故,变成了血红色。 可就在他一脚踏入漆黑的营帐时,正欲召唤赤狱军时,他觉察到了什么。 营帐外,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让赤烨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 是那小侍女。 每个人的脚步声不同,那小侍女走路时,轻盈的很,就像是一头猫儿。 赤烨就像是一头饿得奄奄一息的野兽,忽然发现了最可口的猎物。 门口的脚步声,有几分犹豫,赤烨强忍着体内疯狂叫嚣着的渴望,躺在了床榻上。 帐布被挑开了,舞悦先是偷偷打量了下,见了床榻上,赤烨躺着一动不动,她松了口气,蹑手蹑脚走了进来。 舞悦先是查看了下水壶,确定了没有水后,才彻底放了心,她再看看赤烨的床头,那本功名簿还好好地摆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