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妖祖VS妖帝 - 神医弃女

第1607章 妖祖VS妖帝

营帐内虽然一片漆黑,可舞悦乃是轮回五道的武者,目力通达,四周的情形看得很清楚。 走到了床榻前,偷偷看了眼赤烨,见他和衣躺着,气息很是平稳。 这是舞悦第一次看到赤烨的睡颜。 与白日动不动就发脾气的红毛狒狒不同,赤烨的睡颜看上去少了几分犀利,多了几分平和。 “红毛狒狒,你还是不说话顺眼些。” 舞悦吐了吐舌头。 她迫不及待地拿起了那本功名簿,翻看了起来。 舞悦自小博闻强记,翻看书籍时,速度极快。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已经看了三分之一的功名簿。 这时,她的目光突然一凝,看到了一个名字。 “是他!” 舞悦激动着,盯着功名簿上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名字。 “他是谁?” 就在舞悦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时,一个冷不丁的声音,让舞悦下意识一惊。 手中的功名簿跌落在地,不知何时,床榻上的男人已经“醒”来了。 夜色中,男人犹如野兽般,一双眼发着红光。 “你……我,赤烨大人,我……奴婢……” 舞悦一时之间,张口结舌。 “原来,你是人族的奸细。” 赤烨直到方才,才发现舞悦竟然身怀元力。 该死,他居然被一个人族武者骗得团团转。 舞悦眼看身份暴露,纤掌一扬,只见她掌心一道轮回火之力激荡,朝着赤烨的面门袭去。 赤烨冷冷一哼,肩头微微一动,身子就如滑鱼般,从了舞悦的身前一下子到了舞悦的身后。 一股妖力嘭的一声,击在了舞悦的身前。 两人实力相差巨大,舞悦的护体元力竟是半分作用都没有。 “该死的人族,你还想逃跑!” 赤烨怒到了极点,掐住了舞悦的脖颈,他甚至没有使用妖力。 强横的气力,舞悦的脖骨都要被捏碎了。 赤烨盯着舞悦的脸,看着她的面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她脖颈上,滑腻腻的触感碰触到他的掌心。 在药物的影响下,一股疯狂的念从体内蹿了出来。 他骤然松开了手。 舞悦剧烈咳嗽着,不等她喘过气来,男人猛地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的手,勾住了她曲线优美的脖颈,强迫着她,与他吻着。 舞悦隐隐呜呜着,拼命躲闪着他的唇。 许是恼怒她的拒绝,舞悦的胸前忽然一阵剧疼,发现赤烨的手掌狠狠压在了她的饱满上。 疼痛让她忍不住轻呼了出来,赤烨的舌却趁机钻入了她的嘴里,反复吮着她的唇齿,在赤烨看来,舞悦的唇如同最可口的美食,他食髓而知味,一遍遍的啃噬吮着。 赤烨没有过女人,也不知什么叫温柔。 他只知道,眼前的这女人是最可口的美食,不断地索取。 不知不觉中,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了碎片。 赤烨身子里的那把火,像是要把他焚烧怠尽,他只知道,这把火只能由她来熄灭。 就在赤烨绷紧了身子,准备冲破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层桎梏时。 嘴角,有咸咸湿湿的味道。 赤烨的身子僵了僵。 脑中最后的一点意识回来了,他停下了动作,看到了一张满是泪水的脸。 舞悦的脸苍白着,眼底的恐惧和绝望让赤烨的心底生出了一种窒息感。 她的身子被屈辱地压在了床榻上,皮肤在黑暗中如同会发光般。 “哭什么哭……今夜之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哪怕你是人……” 赤烨的声音因为药力和欲望的双重作用,变得有些沙哑,他下意识地舔去了舞悦眼角的泪水,不忍她难过。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这小女人是人族还是妖族,他要她。 忽的,赤烨背脊一紧,腾地抓起了被褥,盖在了舞悦的身上,返身就是一掌。 轰—— 两股炫目的力量撞击在一起。 来人和赤烨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赤烨翳着脸,缓缓抬起了头,面目有些狰狞。 无论什么人,在这种关头,被人打断,都是没啥好脸色的,更不用说,赤烨还被人下了药。 他方才为了安抚舞悦,强忍着最后一步,眼下,他浑身上下,疼痛难耐,身子的某个部位,更是要爆炸开一样。 他这时,恨不得把这名不知死活的刺客撕成碎片。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小子,敢坏我好事。” “连我五姐都敢侮辱,该死的是你才对。” 在听到了来人的声音时,原本频临绝望的舞悦猛地抬起了头来。 “帝莘?六弟?” 这一声帝莘,就如一桶冷水,从头至脚,将赤烨淋了个透。 “帝莘?” 黑暗之中,赤烨和那名不知死活的刺客对视着。 “是我,抱歉,我来迟了。” 乔装打扮过的帝莘往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来。 帝莘一脸的惭愧。 他为了寻找舞悦,试图潜入通天部落。 哪知中途除了先变故,让他错过了第一时间找到舞悦的机会。 辗转之后,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前阵子,少族长的账下有一名新侍女。 帝莘想趁着夜色,前去确认舞悦的身份。 哪知找到了舞悦时,恰好扎撞上了舞悦险些被羞辱的一幕。 见帝莘和舞悦两人,“含情脉脉”的模样,一旁的赤烨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女人,居然是帝莘的女人? 这年头一窜出来,赤烨的心底,嫉妒之火疯狂燃烧。 眼前那张和几百年前几乎是如出一辙的脸时,的的确确就是帝莘。 原来,阎九的话是真的,帝莘,真的转世重生了。 “她有没有事,还轮不到你管,帝莘,你可还记得我?” 赤烨怒红着眼。 分不清是新仇还是旧恨,赤烨眼下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个碍眼的家伙。 帝莘打量了赤烨几眼。 眼底的意思很明显,你丫是谁?认识你很重要嘛? “我是北狱帝赤烨,你前世的死对头。帝莘,你竟然连我都不记得” 赤烨怒火中烧。 北狱帝赤烨! 帝莘和舞悦俱是一惊。 帝莘撇嘴。 “你是北狱帝又如何,你又不是我洗妇儿,我凭什么要记得你?”